?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男女平權與修⾏
wymba
2014 年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有兩人,都是了不起的人權鬥士。其中最讓人刮目相看的,是巴基斯坦年僅十七歲的少女馬拉拉。她竟然有勇氣在回教世界反對塔利班不讓女孩讀書的律法,而遭到塔利班份子的槍擊。但她不畏強權,在英國接受治療而痊癒後,仍然堅持女孩也應如男孩一樣,有接受教育的權力。並且在聯合國和多處公開演講,呼籲大家要對女孩施以如男孩一樣的平等待遇。若以佛法來看,這就是有修行。

人往往以為接受,「隨緣」是修行。以為忍耐,「忍辱」才是修行。事實上這是對修行的誤解。無條件的接受一切,事實上只是恐懼。而人要能覺知並超越,克服恐懼,才是佛法的修行。也才是度憂悲苦惱的大海。中國近代的佛教修行性格,往往是逆來順受,接受一切,以為這就是「修行」。其實還不如馬拉拉。因為馬拉拉至少在試圖改善生命。而改善生命就是修行。嚴格來說,修行人的修行如不能改善,提升自己或他人的生命,就是把佛法流於玄學化了。可惜不少人一天到晚沈浸在各種高來高去的「境界」裡面,以為自己是修行。其實是尚未開始,但未償自覺。

男女平等嗎?當然不。事實上世上也並沒有兩個完全平等的人。更何況是生理結構如此不同的男女。但佛法的修行人,該不該把自己對一切不同種族,膚色,性別的「不平等心」,納入覺觀與修行的視野?我們也以為當然應該。否則豈能說自己有修行?

有修行的人,存在於一切文化,地域與宗教裡。絕非只有佛教裡才有修行。馬拉拉的道德勇氣不只是有修行,而且是有佛法裡所稱揚的菩薩道大無畏精神。對於這種心靈,我們除了給予最崇高的敬意,並要提醒大家:覺觀修行的實相,應是「登高必自卑,行遠必自邇」。故見到涅槃實相以前,必先會見到自己比較「近」的執著,例如不自覺的大男性沙文主義心態,或諸如「女子無才便是德」的傳統價值取向。(其實古代中國人的這個思想,和塔利班無二無別)中國佛教所傳承的大乘法義著重空的探究,而空講的是法念處(一切法空)。而一切法自然也包含男女性別之一法。人如果以為男女的尊卑有自性(男尊女卑)而不空,以大乘法義來看自然是法執。而空義亦有一法執則法法皆執的義理,所謂「一翳遮目」是也。而此間的道理,又不是三言兩語講得清楚。有興趣的讀者,可參閱本期「男女平權與修行(十月 2014)」的兩篇文章作為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