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禪定與靜坐
wymba
林建勛

佈施、忍辱波羅蜜,佛青會討論到禪定波羅蜜,「定學」,戒、定、慧,不可缺少的修學方法,長期以來,大乘佛教不否認,卻又不鼓勵深禪定。儘管現存的大乘僧團,大都傳承禪宗系統,卻因不立文字,沒有一套明確的禪修方法傳諸於世,藉以教導後學者,如何次第禪修,反而演變成為中國傳統的「靜坐」,偏離佛法的襌修目標。因此,若想通過修定,到達般若,無異椽木求魚,僅僅是紙上談兵而已。到底大乘菩薩道「六度」中禪定波羅密多,其目標為何?通向般若智慧的「定學」,現代的佛弟子,應當如何依循?

靜坐(寂靜的坐著)、冥想(冥滅思想),指一種身體坐著,腦中不思想的狀態。莊子「大宗師」篇:孔子與顏回談「真人」之道,顔回曰:「回益矣!」仲尼曰「何謂也?」回曰:「回忘仁義矣!」曰:「可矣!猶未也。」他日復見,曰:「回益矣!」曰:「何謂也?」曰:「回忘禮樂矣!」曰:「猶未也」他日復見,曰:「回益矣!」曰:「何謂也?」曰:「回坐忘矣!」仲尼蹴然曰:「何謂坐忘?」顏回曰:「墮肢體,黜聰明,離形去知,同於大通,此謂坐忘。」仲尼曰:「同則無好也,化則無常也。而果其賢呼!丘也請從而後也。」顏回的坐忘,感覺到擺脫肢體、排除聦明、離開身體、去掉智慧、與天地大道相通,這就叫「坐忘」。當孔子聽到這一番話,也大吃一驚,表示顏回真乃賢人,也想跟著學「坐忘」之法。因此,只要靜下心,端正坐著,冥滅思想,生理上就會產生某種程度的反應與變化,所以,西方的天主教士、中國的道家,同樣注重靜坐,而且可以享受到不同程度的愉悅或者是感應。中國道家發展出坐忘論、教導坐忘功,目標羽化登仙,流行二千多年,至今猶存;目前西方社會的 meditation 也是屬於靜坐的一種方法,像是太極拳,没有宗教分別,人人可以練習,十分流行,確實對忙碌的現代人,心靈上起到一定程度的清淨作用。但是,由於靜坐而可能產生超越五官感受的經驗,會使人覺得超過凡夫,如能瞭解佛法的止觀要點,就不會落入歧途。

佛教的禪定,包括「止」與「觀」;「止」,表相上類似「靜坐、冥想」,方法卻不相同。「止」,梵語「奢摩他」,指「心一境性」,安心一境而不㪚動,這個「境」就是所緣,把心專注於「境」,可以達到「定」的效果。這個方法在古印度婆羅門教已經非常純熟,佛陀出家也修到了禪定最高階段「滅受想次第定」。經過數千年的經驗傳續,西元五百年間,經過覺音論師的歸納抉擇,著成「清淨道論」,明確的指出禪修方法,其中的「境」就是「業處」,有四十種業處;包括安般念、不淨觀、四大(地、水、火、風)分別觀、青、紅、籃、白等等。目前,緬甸的帕奧禪林,就是按照這個方法教學,有眾多弟子修到四襌的階段。成佛之道「是道內外共,由觀成差別」,佛法的禪修認為這還是共世間的「定」,道的初期階段,要由「觀慧」成為「差別」。「觀」,梵語「毘鉢舍那」,義為:「簡擇為性」。「修習止觀者,應先修習止,止成觀乃成,次第法如是」,成佛之道如是言。本文限於篇幅,無意深入解釋「觀」門,主要指出襌修與靜坐的不同之處,希望有緣禪修的同道,如果想要入深禪定,選擇一門正確的禪修方法,較易達到目標。

「菩薩道」、「解脫道」,「大乘」、「小乘」,從印度到中國,佛教改頭換面,菩薩道用「過正」的手段去「矯枉」「解脫道」,因此,許多修行方法或失傳、或失真,如同藥舖,有藥名而無藥材,因為長期的缺少這味藥材,店主反而說這味藥用途不大,甚至於説此藥如長期使用,會產生副作用,所以,無需服用,這味藥就是「禪定」。失傳禪法的大乘教,不鼓勵深禪,然而歷史上的禪宗四祖道信,五祖弘忍大師,每日都在禪定中;印順導師亦曾認為:其實(指四禪),有這樣修驗的人,也並不太多。大乘教唯恐弟子入深禪,可能退失菩薩道心的擔憂,其實是因噎廢食,杞人憂天。佛教長期的各説其「是」,各立宗門山頭,把一種原本簡單的禪修方法,或棄如敝帚,或簡化成靜坐,或包裝成複雜難懂,頭上安頭的各種禪法,因此,大乘教區的佛弟子,要藉深定這個階段,轉而觀慧,達到煩惱止息?其結果就是不得其門而入了,或者誤入其途,事倍功半。佛法的止觀法門,停滯在「止」的大山之前,更遑論下一步觀慧。時空的轉移,當年的高山難越,重洋難渡,都已克服,大小乘的隔閡,會隨著交流而融合,台灣弘誓僧團,多年前禮請帕奧禪師傳授禪法,相信佛陀的禪法,將會再次重現大乘教區,終究有一日,名實相符的「戒、定、慧」三學,會使菩薩道更加暢通。

由「戒」的淨化身、口,「定」的淨化麈慾,經過「聞」、「思」佛法,無論解脫道,菩薩道,皆能達到煩惱止息的目標,「法門無量誓願學」,一個菩薩行者,更需加倍的修習禪定,如能生慧,是否更有能力渡化眾生?「凡聖解脫異,深信勿疑惑」,出世慧學的修證,需要累世的修行,而禪定是敲門磚,三寶弟子們,誰不期待有朝一日得此三昩?繁忙的現代人,靜坐片刻,已屬不易,如能進入禪修之門,當然是福報。禪修,需要有經驗的禪師指導,而且也需要一段時間,七日、十日的密集訓練,待掌握這門技巧,而後日日皆可實踐,缺少以上過程,僅僅是靜坐,而非禪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