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禪波羅蜜多與禪悅
wymba
禪定在佛法裡一直是修行的重要部分。但在近代的中國佛教裡,禪定其實也已經逐漸被忽略,正如四念處一樣。雖然被忽略的程度,沒有如四念處那麼地嚴重。這其中的原委雖頗為複雜,但從實際的理地上看,應是因為得到禪定利益的人變得愈來愈少。如果大家都有禪定的法喜,體會到禪悅,禪定波羅蜜多應是不會被如此忽視的。而這其中主要的原因,不能不說是和近代中國文化的趨向玄學化相關。佛法玄學化後的結果,是一切都談得太高。使得本來簡單實際的禪定修習,變得離人愈來愈遠。到最後就變得少人去修了。

大家往往忽略了禪定除了是修行,其實也是一種人生樂趣。無論是修最原始的安那般那法門,或是任何其它的禪定方法,其目的都是讓人體會到禪修的喜悅。大乘教典裡常常敘述菩薩是「禪悅以為食」,就是此義。這當然不是說菩薩不用吃飯,而是指菩薩有在禪定的修習裡得到喜悅與滿足的能力。而且這種滿足非常實際,就像吃飽就不餓了一樣。原始佛說的安那般那觀照呼吸的法門,是非常簡單直接的。修習此法的人,具有享受「呼吸的快樂」的能力。故那時候的比丘雖然一天只吃一頓,隨緣度日,卻仍然覺得很快樂。得解脫的人固然是有「解脫法樂」,但未得解脫的人,至少也能有「禪悅之樂」。他們不會需要那麼多「娛樂」來滿足,也不會如現代人幾分鐘不能上網就感覺很無聊,煩悶。因為他們有禪悅。他們的心地質直柔軟,思慮純粹。呼出一口氣,就知道那是呼出一口氣。吸進一口氣,也充分了知那是吸進一口氣。在一口氣之間,他們就能活在當下,體會到禪悅。這不是因為複雜,而是因為簡單純粹。

我們當然不會反對修行人解脫,成佛,證果。但末代不少學法的人,是把解脫,成佛,證果由目標轉化為「欲望」了。「善法欲」固然沒有不好,但在修習禪定時,如果滿腦子都是這些想要成為什麼的念頭,自然就無法體會到「只是在覺知呼吸」的喜悅。其實佛法的禪定,那裡是這樣?想要成為什麼,「進入」什麼,本身就是牢籠,正為障礙禪定的原因。一旦有了這些念頭,人已經是在熱惱了,枷鎖馬上纏身,那裡還能有什麼禪悅?修習禪定,豈能有這麼一大套背在身上?

玄學化後的禪定教授者,往往會不經意地把那種有企圖心的修習心態暗示,傳遞給學人。進而影響到他們根本的禪坐心態。而這個根本的心態最難超越。這也是禪波羅蜜逐漸式微的根本原因。

如何讓人在禪坐與四念處的修習裡,都能體驗到當下的喜悅,應是佛法「文藝復興」(Renaissance) ,也就是佛法現代化的根本課題。本期的幾篇討論禪定波羅蜜多的文章,可以給讀者諸君提供一些參考。請點閱本期「禪波羅蜜多與禪悅」(七月 2014)專題。


  • 1
關於現代化的部分,可以參考十月的兩篇文章。閣下高論本刊已閱畢,諸多論點本刊雖實難苟同。然本刊屬自由發表園地,對任何言論一律尊重。有何高見,可於十月文章後憑君隨興發表。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