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忍辱的許多誤解
wymba
楊士慕

不生氣,在佛法修行上被賦予相當高的價值。誠實語,卻反而常被隱沒不說。忍辱和誠實,其實都牽扯到勇氣的問題。

忍辱真正的意義在於對於困難,挫折,挑戰的堅持和忍耐,以中文來説其内在意義來説,更接近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靭性和耐力。不怕橫逆困苦,勇敢說出真實語,行其當行,止其當止的雄健與氣魄。

北傳佛法六度的忍辱波羅密,放在人際關係和傳統中華文化的社會架構當中,卻衍生出許多誤解和扭曲。

忍辱最常見的誤解就是:以為只要用力的,強制的壓抑內心強烈的感受和情緒,只要「強忍不說出來」就是忍辱。以心理健康而言,「無法控制」和「無法表達」同樣代表著嚴重情緒溝通管理問題。近年來發生重大自殺和無差別隨機殺人刑案,如台北捷運殺人,美國康州小學校園喋血,加州聖芭芭拉美亞裔混血青年槍殺同學,不管其背景動機是什麼,也不管童年經驗或族裔家庭,都有共同的心理特徵:獨來獨往,不與任何人溝通,也無處可以渲洩憤怒和壓力,就好像定時炸彈隨時有引爆的可能。有憤怒和不滿情緒,無法覺察更無法表達出來,錯把壓抑,否認,隔絕,閉塞當成忍辱,其實只是在心中不斷充填強力炸藥雷管,等待更大更可怕的爆炸。

「冷漠」是另一種對於忍辱嚴重的誤解,中國儒家文化向來崇尚和諧隱惡,保護社會由上而下的權力結構秩序,往往變相成爲對權力高位和既得利益集團的姑息縱容,對社會上不公不義的霸凌,罪行,舞弊,營私噤聲隱忍。中國社會正義感和法治態度的缺乏,總以爲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不管在校園中的霸凌,政治上的濫權枉法,社會上的犯罪侵害,還是常見的家庭暴力,忍耐常被冠上崇高和道德的光環。槍打出頭鳥,個人自掃門前雪,用忍耐的漂亮面具掩飾對不公不義的冷漠無感。

然而,對於受害者而言,隱忍是落入身心煎熬與擔心害怕的無窮盡深淵當中。不能對不對的事和人大聲的說不,主要原因是受害者害怕說出來之後,不僅無濟於事,更有可能受到更多社會上的二次傷害和無端指責。性暴力的受害者常會被指責不檢點,穿著暴露,水性陽花。家暴中的受害者者(不管是肢體暴力,還是情緒暴力),常會以為家醜不可外揚,他(她)總還愛我,胳膊往内彎,家暴只是意外偶發案例,大事化小,小事化無,忍耐一下就會過去。黑道的地盤保護費,政治上的貪贓枉法,社會對弱勢團體的歧視和剝削,總等待賢明君王或是其他正義之士奇跡的出現解救。自己不敢站出來嚴正抗議,等於已經自動放棄自主自救的力量,難道「忍辱」就可以解決問題?對不公不義的人事忍耐噤漠,難道不是變相隱性的鼓勵加害人更為變本加利?

「傲慢」也是隱而不察對忍辱的誤解。有話不說出來,有氣卻埋在心裡,有情緒裝的好像一點也不在乎,無所謂。藉口很多冠冕堂皇的理由,解釋,想法(也包括使用佛法),逃避,不理睬,否定他人,來彰顯「我比你高,所以不跟你一般見識」的傲慢心理。真正的內在事實是:害怕強烈和猛利情緒,逃到火燒不到的高地:不戰,不和,不降,不理,在心中鄙視別人,哄抬自己。我不跟你吵,好男不跟女鬥,因爲我情緒管理比你好,這是假忍辱真鄙視。

「還債」和「消業」也常名列在名正言順的忍辱首要理由當中。隨緣消舊業,莫再造新秧,你閙你的,以爲被罵完了,數落久了,糟蹋夠了,欠的還完就兩不相干,各走西東。人與人的業力關係像是跳舞或是拔河,一方退的快,一方進的更緊。因緣業力的放下,在於彼此沒有任何糾葛遺憾。如果只是一昧隱忍,退避爭鬥,不動如山的任由對方抱怨哭閙,根本是對於對方的感覺不聞不問,無動於衷,沒有真心關懷照顧到對方心理和情緒需求。而對方也無從瞭解自己的想法和感受,更談不上找出問題的癥結所在,彼此以同理心開誠佈公的溝通。真正的問題不在爭吵中誰能忍讓多少,誰不出聲默默承受,而是能否感受到彼此的真誠,愛意和關心。

忍辱很多的誤解來自對強烈情緒的害怕。的確,沒有掌控,隨意亂發的情緒,暴虎馮河的莽撞,常是小不忍則亂大謀,既傷人油害己。忍辱很大的一部分在於訓練對於身心五蘊的調服和平衡,但這和壓抑控制内心感受完全不同。能清楚,明白,堅毅,穩定的用平和話語勇敢說出心中需求,拒絕使用妄語,粗惡語,離間語,雜穢語引發更多的對立爭鬥。也就是說,有效,平和,同理,理解的溝通,而不是帶有暴力,倨傲式的壓抑閃躲,才是人際關係中忍辱的實際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