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忍辱波羅蜜多
wymba
林建勛

大乘菩薩道的修行依照六度,依此六度,可以成佛,忍辱波羅蜜多正是其中一度。「忍辱」望名生義,就是辱受他人加諸於己的侮辱,包括傷害身體及精神上的折磨。因此,基本上對於忍辱波羅蜜的認知就是忍氣吞聲,逆來順受,加上輪迴的觀點,因為上輩子欠你,這輩子必須還你,忍辱就是消業障。相信大多數的佛教徒都會有類似的看法,然後,依敎奉行,作為修行的方法。由此延伸到家庭暴力、職場欺凌,甚至在團體中作義工受到的無理的侮辱,都誤以為是修忍辱波羅蜜多,不能申辯,甚至於不能反抗,反而覺得是自己業障深重,愈被欺負,業障消得愈多,還了債,下一世就會比較圓滿。

大般若經第五百八十九卷説「安忍波羅蜜多」:「時滿慈子蒙佛敎勑,承佛神力,便白佛言:若菩薩摩訶薩欲證無上正等菩提,於他有情種種訶駡、毀謗、言說應深忍受,不應發起忿恚恨心,應慈悲,報彼恩德。如是菩薩應於安忍波羅蜜多深心信樂,隨所發起安忍之心,廻向趣求一切智智, 是菩薩摩訶薩能住安忍波羅蜜多。」

寒山問拾得:世間有人謗我、欺我、辱我、笑我、輕我、賤我、騙我,如何處置乎?
拾得曰:只要忍他、讓他、避他、由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過數年,你且看他。

布袋和尚有偈:有人駡老拙,老拙只説好,有人打老拙,老拙自睡倒,涕唾在面上,隨他自乾了,我也省力氣,他也無煩惱,這樣波羅蜜,便是妙中寶。

大乘經與大乘菩薩道的「忍」波羅蜜多,就是依照上述方式修行,簡而言之,遇到辱罵、欺凌,只有受之,受不了,避之,避不了,只好逃之,永不見面。當然,寒山,拾得兩人乃文殊,普賢菩薩化身,布袋和尚更是未來佛彌勒菩薩,他們碰上悪徒,可以逃之夭夭,你我凡夫俗子,一旦家庭,職場中遇到加害之人,天地雖大,想必無處可逃吧!

佛陀對弟子的教導依照「八正道」,注重個人修行的身、語、意的正面思維,並沒有強調忍受欺凌的應對方法,對不守僧團戒律者,用「默擯之」,對於辱罵者,用不接受的態度,基本上也是消極的不作為。如此,佛法以及大德的教誨,都錯了嗎?理想中的佛教徒,是否都應該被教導成唯唯諾 諾,逆來順受之輩?佛世時期,印度對出家人普遍的尊重,除了托缽乞食,甚少與人接觸,基本上 沒有什麼忍辱的問題,尋求個人的解脫道上,即便有人侮之辱之,絕對能夠受之、避之,頂多從此 不相見。大乘佛法興起,出家人行菩薩道,從利益眾生處著手,天天與娑婆眾生相處,難免受辱, 所以「忍」波羅蜜多成為修行法門之一。從印度佛教到中國佛教,不論解脫道,菩薩道,佛教徒被塑造成溫良恭儉讓,食素不殺生,面對欺凌,打不還手,駡不還口,唾面自干的軟弱之人。依大般 若經,尚需報彼「辱罵」者的「恩德」。當我們放下經典,離開道場,又有幾個人能夠做得到呢? 其實,我們誤解「忍辱」波羅蜜多,大家看到「忍辱」,卻忽略「波羅蜜多」。波羅蜜多是「智慧」,要用智慧來判斷「辱」是否能忍,了解到「辱」生起的「因」與「緣」,決定如何面對此「辱」,而非無條件的忍受或逃避,這就是八正道的正見與正思。另方面,佛教徒常常在頌経時, 並不清楚經中深意,如大般若經,對象是「菩薩摩訶薩」,係指修行累劫累世的大菩薩,指生命都 能立刻犧牲的大菩薩,你我只能手提20斤的凡夫,千鈞重擔,焉能承受?所謂「挾泰山以超北 海」,非不為,乃不能也。超過自己能力範圍的修行,不但不能離苦得樂,反而苦上加苦,永無解 脫之時。

大乘教的六種修行方法「佈施、持戒、安忍、禪定、精進、般若」立足於「智慧」,必需與「波羅蜜多」相應,才能渡到彼岸。日常生活中,面對欺凌,如何相應,並不容易,何況當局者迷,筆者也没有密訣傳授,一旦有狀況發生,即應尋找專家求助,默默承受,絕對不是消業障的良藥。佛青會提出「忍辱」問題,也並沒有解決方法的仙方良藥,世間事千緒萬端:家庭暴力、包括父母對子 女,夫妻之間,學校𥚃的霸凌,職場上的歧視騷擾,朋友間的惡言惡語,都有不同的因缘交會,與己無關,漠然視之,與己相關,亦不敢面對,除了助長加暴者的行徑,自己更是長期活在痛苦之中, 有正見的佛弟子,應該面對這個問題,解決問題,才是利人利己的菩薩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