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忍辱波羅蜜多與四諦
wymba
苟嘉陵


佛陀初轉法輪時,所講的修行主體架構是四聖諦(苦諦,苦集諦,苦滅諦及苦滅道諦)。但在後來開展的大乘佛法裏,主要的修行系統卻變成六度,也就是佈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及般若(智慧)六種波羅蜜多。這種轉變到底是何道理?前者與後者間,又有何關係?我以為把這些弄清楚,應是人間佛教發展的重要課題。否則不少北傳的大乘學人,一方面總會有自己學的到底是不是真的佛法的疑慮,另一方面,也還是會有大小乘到底誰高誰低的心理糾結。而事實上六波羅蜜多(即六度)和四聖諦不但沒有衝突,在修行上反而是有一體性。而這其中最主要的連接點,就是般若。


六波羅蜜多雖然是六種,但每一樣的前提均是必須有般若(梵語,智慧的音譯)。有了般若,才能度到彼岸,也才成其為波羅蜜多。而般若正是徹見諸法實相,體解一切法空的智慧。這在四聖諦的修行系統裡,屬於八正道正念(即四念處)中法念處的範疇。修行人若在法念處上徹見一切法本來空寂,法爾如是,心得自在,就是有了般若。但這並不代表般若可以離開整體的八正道及四聖諦而單獨存在。正如法念處也不可以離開身念處,受念處及心念處而單獨存在一樣。


人若沒有對四諦的瞭解及對八正道整體的修行,修行的人格就不會完整,也不會具備法念處需要,且有穿透性的覺觀洞察力。就算對空義有些瞭解,心也會如風中的燭火般忽明忽暗,無法徹見一切法空的真義。所以大乘教法和原始教法修行上的承接,是假設行者已然掌握了四諦法,而有了解脫道的心地基礎。然後方可談般若。否則所談的般若會變成鏡花水月,六度也會成為小說故事。故我再三強調學菩薩道必須有解脫道的基礎,二者間不但不衝突對立,反而應是相輔相成。大乘經典裡雖然有對「小法」的批評,那是對停滯於解脫道者的批評與激勵,並沒有說解脫道不重要。所以行菩薩道的人,需要瞭解完整的四聖諦,四念處,才能掌握般若。所行的般若,也才能立足於生命整體的覺觀(包括身,受,心,法)上。這樣就不會流於知性與思辨的「密見稠林」。這一點,恐怕是被許多修行大乘佛法的朋友所忽略了。


有了四念處修行的心地基礎,修起忍辱波羅蜜多,就比較不會只是「忍氣吞聲」,而會能在身,受,心,法上都覺觀而離執了。侮辱來時,行者若尚未徹底通達無生法忍,就必會動怒。而那個業力,會浮現在身體及感受上。此時不是要否定它(自欺欺人),也不是要打壓它(暴力),而是要放鬆地去覺知,去冷眼看它。無需用力,但需要覺知。有話頭說「怒火能燒功德林」。此時不妨問問自己:「已經燒了幾畝地?」這也就是心念處。平時如有在修,就比較有念力,燒得面積也就不會太大。重新恢復「功德林」的南風習習,不會太傷神。但若燒得厲害,要重新植林就難了。以此來看,大乘佛法的忍辱波羅蜜多和原始教典的四念處修行,豈有不同?不同的只是大乘佛法特別以煩惱為修習覺觀的對象,所以強調忍辱。但真正忍辱的功夫,如果沒有念處的覺觀心地基礎,也就是念力,侮辱來時恐怕會手忙腳亂不知所措。等到覺知到是「魔王」在偷襲你的後方,在燒你的大本營與功德林時,已經是損失慘重。此時再跳腳悔悟,已嫌太遲了!


大乘佛法的殊勝,其實不在其高妙,而是在其實際。人自己關起門來修解脫,往往會自我感覺良好。一旦遇到不相干的人,隨便講兩句冷言冷語的批評,許多人馬上就受不了了。可見大乘教主張修行要在煩惱堆裡修,其實是有道理的。也正因如此,才會有要與人發生關係,講究佈施與忍辱的六波羅蜜。大乘教特別注重忍辱,要人在受辱之後還能精進而「到達彼岸」。若用現代的語句來說,就是教人要有「抗壓性」。這其實就是最切身的修行了。現代人處在高度競爭的緊張環境裡,抗壓性每每比較低。不少人稍有不如意,就鬧情緒,或者依賴酒精,藥物。更有甚者,還會鬧自殺。若以佛法來看,這都是欠缺解脫道自在的心地基礎,沒有喜悅的生命品質的現象。如果能修修大乘佛法所講的忍辱,再配合上四念處的覺知,就算尚不能度,至少也能在生死洪流裡以自為洲,不會再那麼脆弱。


若真要在忍辱上講般若的覺觀,我倒覺得所謂的「辱」,不見得一定都是來自他人。不少的屈辱感,自卑感與罪惡感,其實大都是來自自己。許多人的心理問題,也都是因為自己不能放過自己而造成的。而不能放過自己的原因,可以說大半皆是起於「我執」。而要能見到我執,靠的是赤裸裸的覺觀。要有覺觀,方可言度。由此也就可以看出所謂的忍辱波羅蜜多,並不是給自己找一個「空」或「無我」的理由來自我寬慰。而是透過般若的覺觀,能看出是自己在不放過自己。若能看出這些事實,人就能由那些屈辱感,自卑感與罪惡感的陰影裡走出來,也才能「度」而到達彼岸。而這個架構,就是四諦:人必須見到「苦集」,才有可能行「苦滅道」,放下我執而達到「苦滅」。


近代人講六度,往往忽略了其和原始教法的關係,而把般若神秘化,玄學化了。結果是把波羅蜜多也弄得玄之又玄。其實波羅蜜多的意義就是度,也就是到達彼岸,是很實際的。而這個彼岸就是「苦滅」--- 憂悲苦惱的止息。哪裏有何神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