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佛教徒的傳統束縛
wymba
林建勛

我曾經是基督徒,中年後成為佛教徒,將近二十年,原本認為:由緣起展現的佛法,應該會使得心靈更自由,沒有原罪,不再依賴上帝;行為更自在,不𢣷怕審判日的到來,但是,成為佛教徒之後,反而碍手碍腳,動則得昝:菩薩要先利人再利己,沒有奉行,罪惡感即起;三宝中的僧寶為尊,要敬重,頂禮,沒有如禮,業即造成;僧團弘法利生,在家信徒要䕶持。唉!成為一個依教奉行的佛教徒,壓力山大!

仔細想想,為什麼我會有如此感歎,其實,與我根深地固的傳統「儒家的服從性格」有關聯,這個君臣、父子、師弟、夫婦的倫常,從小就束縛我的思維方式,因此,無論改信什麼教,都是換湯不換葯,結果還是服從、依賴,唯教是命,走不出一條真正的解脫之道。所以,即便是廿年,廿世,甚至廿劫,彼岸遙遠,永遠到達不了。

從漢朝代代相傳的儒家思想,一向是帝王統治人民的思想工具,讀書人通往富貴之路,只能通過考試,換言之,要認同這一套箝制個人思想自由的制度,才能升為統治階層,二千年來,包括我在內的中華兒女,無一倖免,皆為服從性,甚至可説是奴隸性特別明顯的民族,簡言之,中國人從岀生,父母,兄弟,師長,社會,國家,每一個成長階段,就加重一付蹽銬,如果以佛教輪迴的觀點,我們世世代代,精神上就有一付枷鎖,然而,大多數的同胞,不但不會感知這個枷鎖,反而會覺得是身體的一部分,如同五臟四肢一般,所以,即便是佛法闡述的解脫,如果沒有認識到這是一付枷鎖,如何能夠把他卸下來呢?

我並非反対四維,八德,而是重新審視什麼是四維八德?忠,忠於誰?孝?什麼是必要之孝?仁?如何實踐?信與義的尺度?和平的標準?等等。同樣,佛法從印度到中國,從解脫道延伸至菩薩道,有多少失真?有什麼謬誤?由緣起法開展的修行方法?戒律制度?方便與究竟的界線?出家人與在家眾的互動,是否因時空的不同而需改變呢?如果無法將此等等問題分別清楚,心無掛礙的境界,也將是紙上談兵的空話。

這個月的主題大哉!三言兩語道不淸,説不盡,二千年都無定論,我的觀點,只是拋磚,旨在引起疑情。佛教徒該不該討論?如果僅僅依教奉行,不如去信上帝,尤其喜歡讀書的人,一本聖經足矣,何苦皓首窮經呢?不必浪費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