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台湾如果这样做
wymba
念清

今天的新闻报道了“占领立法院的台湾学生于今晚(10日)将要退出议场”的消息,对此我生起一丝快意,因为持续了20多天的反服贸运动终于能以和解的方式落幕了。

对这次学生运动的作用和影响,不同的人会从不同的角度给出不同的评价。我作为大陆人,看到了台湾人民在政治上的“主人翁”意识,也看到国民党政府面对学生的“占领”,也维护了相当的民主政治的形象。这些都是值得我们大陆人民和政府学习的地方。因为从目前的情况看,这种事情若发生在大陆,若有人敢“占领”中南海,就极有可能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论处,也很可能以“暴乱”为名,真刀真枪地“维持秩序”了。从这个角度说,对立双方的和解让我看到了台湾民主的力量和当权派非暴力的文明。

当然,这次台湾的学生运动也有一些不尽人意的地方,比如,有学生和警察间的流血冲突,有150多人被送进医院,立法院的设施遭到破坏等。对此在网上批评的文章不在少数。我想,在谴责这些学生非理性的同时,我也要批评国民党政府是不是该提高自身敏锐的觉察力,在学生诉求还没有形成规模之初就该见到“学运的力量”而采取有效的缓解措施,以避免事态扩大。

近日,我透过反复地觉察发现这次反服贸的主要原因就是“近墨者黑”的思想所引发的抗拒心理。说穿了就是一种台湾一部分人的集体我见跟我执。这种“我见”就是以为自己比大陆优越,各个方面都胜过大陆的心理。而“我执”就是由台湾的自我优越感引发的,强烈地以台湾为中心的明哲保身的“不往来”的态度。
但事实上,这种视大陆为“垃圾”的不往来的态度,在短期来说可能不会构成什么问题,但从长远看危机不是没有的。因为从实际看,大陆不只是像垃圾,倒是更像“黑老大”,有一天这个老大可能会黑到“和尚打伞”,到那时后悔是没有用的。所以,我非常赞同苟嘉陵的“台湾要有改变大陆的企图心”的观点。改变大陆不是因为怕他,而是因为“上兵伐谋”,“不战而屈人之兵”的上等策略。我的看法是台湾要懂得“近朱者赤”的道理,在确保台湾持续稳定发展的前提下,要给大陆“近朱”的机会,也要主动把台湾在政治、经济、文化上的经验和对大陆的要求传播出去,要慢慢瓦解他的“黑”而排除一切可能的危险性, 要达到与其共享人间和平安乐的目的。

我想,两岸的佛教徒应该能了解“台湾如果这样做”是颇符合佛教的大乘精神的,这是利人又利己的选择,但前提是台湾需要觉观,需要深入地见到自身的“我见跟我执”及大陆的实际状况,从自我的洁癖中走出来,对大陆的人权及法治提出合理的批评及要求。关键是台湾要实际地采取中道的智慧,既不急于改变大陆,也不流于放任不管。台湾目前做法我是觉得有点偏向于让大陆“自流”的一边,因此我会希望台湾各党派能重新定位自己与大陆的微妙关系,要有拉兄弟一把的实际动作。

台湾如果这样做,势必会某种程度地影响大陆政治民主化的进程,而且大陆的民主愈成熟,台海和平的安全系数就会愈高,两岸的前景也将会更加广阔。这是明摆的事实,台湾有多少人可以见到?

?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