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由權力角度看太陽花學運
wymba
楊士慕

政治,我關心但不懂。佛法,略懂皮毛,但覺得用不到政治之上。

太陽花學運轟轟烈烈的展開,表面起因雖是源於反對兩岸服務貿易協定的黑箱作業,深入來看卻突顯台灣内部諸多層面的問題糾結難解:對於經濟疲弱的不滿,代議制度空轉的挫折,新世代對未來的焦慮不安,兩岸統獨省籍根本分歧,民主與權力的爭取。
在佛教網站上,只想思考政治和佛法比較有關的課題:權力。

所有權力爭取的背後主要原因,表面好像是貪婪和欲望,其實更多來自對於對於變動的恐懼害怕。

經濟,未來,安全,自由,民主,期盼都是維繫自我生存(我所)的重要元素。任何只要可能危及自我的,正是害怕擔心的來源,也都會用盡所有力量來保護維持,這導致我們不自覺對權力的爭取追求。人類很多心理防衛機轉和疾病,大多來自當身心因應外在環境所產生不舒服的情緒感受時,企圖想要用「控制」,「掌握」,「主宰」來維護自我的完整安全,維持習慣性現況常是最直接的反應。

佛法是重視自力自救的宗教,自依止,法依止,莫異依止。即便是遇見佛陀如此智慧高超的人天導師,其教導的重心仍然是:自己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上。
太陽花學運口號,使用當年五四的口號:「自己國家自己救」,反映出學生對於政府和民主代議制度缺乏信心。馬英九政府傾力推銷「利大於弊」的兩岸服貿,不也是想爭取民眾相信其專業判斷和行政權力。藍綠,黑白,統獨,勞資,師生,兩岸,無不傾力說股服民眾和媒體往自己堅信的想法靠攏。

權力表現的基本現象:想要把別人拉進自己所相信的,熟悉的,堅持的信念之中。權力元素的展現實踐,放在商業上是銷售廣告,在政治上是政令宣傳,愛國民族意識,若置於宗教上面就是傳教弘法,爭取信眾。

好東西要和好朋友分享,是有名的廣告用語。但是,可曾想過,如果真的只是想要和別人分享而已,何必汲汲想要拉攏,推銷,乃至強迫,別人相信自己所相信的。內心說不出來的心態:能夠讓別人相信我所相信的,表示我比你懂,我比你行,我比你更知道你自己,有可以掌控影響你,和高你一等的權力本事。

馬英九總統,學運領袖,行政立法高層,抗議團體,工商大老,政治黨派,都想著自己是對的,想勸拉別人聽我的。又有誰真有把握自己是絕對正確,而可以保證自己主觀意願,能正確決定別人的方向和未來。

權力的獲得和展現,可以透過各種不同方式。經濟實力現況(讓利與陰謀)。法律規範(警方鎮壓學生與公民不服從),民意歸向(五十萭人上凱道對抗9% 總統),專業學識(經貿專家,談判代表,學界商界),話語權(名嘴媒體與沈默多數),選舉代議制度(總統,民意代表,行政官員)。也可以說,政治,不管是民主還是獨裁,永遠都是各方不斷權力對抗折衝,角力衝撞出來的結果。誰又能代表誰,誰可以真正替誰決定別人的前途?成王敗寇,從歷史角度來看,唯有實質權力才是政治爭奪勝出的硬道理。真理站在誰的一方,辯論輸贏落在誰家,恐怕不是決定權力大小的主要條件。

權力來自害怕,愈多愈大的權力,其實代表更深的害怕,讓主權者更加覺得惶惶不安。原來只是用於保護維持生存自我的權力,最後反而成為自我的一部分,就必須使用更多的權力來保持既有權力。

權力弔詭處也正是如此:我們拼命想要控制掌握,爭取自主,然而生活上的每件事情卻又不得不依賴他人。衣食住行,民生經濟,政治協商,沒有一件事可以自己一個人來幹,完全必須仰賴別人的幫忙分工。所以無論是藉由何種方法取得權力,處在權力高峰時候,事實上依賴別人的程度就越多,就越會加深害怕失去權力的不安全感。

另一個令人喪氣的權力現實是:一般人都是欺負弱小,害怕強大的。

對於權力主宰掌握者,我們大多會採取順服聽從,用安定,法律,和平的大道理努力維持現狀,安撫不同異議的聲音。對於權力劣勢者,卻反而會用埰用更嚴苛的標準要求,藐視其權力弱小是咎由自取,不循正途。完全遵守君臣倫理之道,難道不是維繫君永為君,臣永為臣,鞏固為絕對權力上下的結構。如果犯法必然是錯,又如何對治和改變惡法?權力改變不太可能來自既的利者的自我放棄。冷漠,的確是滋生權力腐敗的溫床。

這也正是權力結構的核心問題:團結合縱的共犯結構。一個人犯罪是殺頭,一幫人犯罪可能正名成革命。馬英九一己想法,可能會被懷疑成賣台,馬政府和國民黨的共議就可能是台灣未來經濟最好的方向。太陽花學運領袖不也說:一個人的作夢是夢想,一群人作夢就是力量。當人處在一群具有相似想法當中時,自己權力似乎擴大增長,放下自己想法的反省能力,也會淹沒在人群簇擁之中。

即便再進步的現代民主制度,也都必須付出嚴肅抗爭權力的代價。美國的南北戰爭,黑白穜族,難道不是多少生命犧牲所換來的;德國希特勒不也是人民用選票選出來的。

請原諒我對政治缺乏信心,也提不出解決多方對峙堅持不下的困境僵局。因爲,政治和經濟取決於權力和實力,佛法重視自我改變,而不是改變別人。
我所瞭解的佛法:真正力量不是來自爭取,而是放下與傾聽。想要將自己的權力意志強力加諸於他人之上,只會讓自己更害怕,更隔離,引起更多衝突對立。唯有認真體會痛苦,才會讓自己和別人真正站在一起。

也只能感嘆的說,台灣政治的現況最缺乏的是:有實力,有願景,有魄力,又能放下自己權力,傾聽人民痛苦的政治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