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从台湾学运“反服”谈起
wymba
李思宇     3/30/14

最近,台湾岛上发生惊人的学运事件,为反对政府与大陆方面签“服贸”,学生抢占“立法院”大楼。诉求内容是:防范大陆以大吃小,抢走学生未来饭碗。心生恐惧之下,发动所谓“太阳花运动”。学生领袖骂当权者“出卖台湾”,扬言“独立”云云。

贸易,本来无高下,各取所需,自古双赢互利 。贸易是双向性交流,也是互补的沟通。我爱你的香蕉,你要我的土豆。交流,让平民百姓生活多样化,丰富化。世界因交流而合流,因合流而彼此融洽,更因融洽而丰富多彩。恐惧因为你“大”而抢走我的饭碗,那是怎样的思维呢?

人类因平等贸易而繁荣。尤其现代以贸为桥的国际性关系,正在拉紧这个世界纽带,走向互相了解的深度,彼此尊重的和谐时代。

因此,台湾学生的反“服贸”是逆世界潮流而行之。

从历史上看,台湾是一个孤儿。台湾近代的遭遇,可谓五味杂陈。曾经在西方列强欺凌掠夺下,郑成功收复台湾。后来一场甲午战争,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把台湾割让给倭寇,当年全台湾省“哭声震天”,“鸣锣罢市”,顽强抗日20年,但付出惨重代价。可见台湾人当年的祖国情结,可歌可泣!抗战胜利,台湾全境载歌载舞,庆祝不再是一名飘落的孤儿,从此可以挺起腰杆做自己的主人了。不幸的是,接收台湾的政权,并没有给这个长久流浪的孤儿以温暖。理想与现实的残酷落差,加给这片土地的灵魂难以磨灭的创伤。

从地理上观察,孤岛台湾,四面临水,四季临风。风强波高,常常让他们从心底产生危机与不安感。另一方面,顽强生存的毅力,也造成多疑、善变,以及如何以多变达到自我保护的性格。他们宁可相信自己生存的模式,也不能轻易接受别人的种种好意。

前些日子,一个机缘我到纽约甘迺迪机场接一位台湾年轻留学生。路上我们聊天。 我问,最近台湾“广大兴”渔船老板被菲律宾人无辜枪杀,您的看法如何?也许事不关己,他不知所云。我说,近来报上经常看到消息:大陆方面群情愤慨,而台湾受害渔民也诉求大陆出面支援,您的看法怎样?

这年轻人仍然答非所问。渔民的境遇从来没有引起他的关注。我又问,您对大陆的人看法如何?他竟然回答:大陆的人不好,粗鲁,不太友善之类。我问,您去过大陆?“没有”。我十分惊讶。当时他回话的时候,也许知道我来自何方,这样说法已经是含蓄与客气了。

再说,台湾常常以境内实践“西式民主”成就而沾沾自喜,认为是“民主楷模”,然而“太阳花运动”,看似“民主”产物,但背后并不单纯。从学领“反服贸”诉求演变为“台湾独立”呼号,就不是“民主楷模”了。“民主运动”,与其他一样,常常沦为政治的欺人手段。

台湾佛教兴盛,如果以佛教基本修持法“观”功来探讨,我们也许可以找到学生“运动”背后动机的蛛丝马迹。

首先,反服贸的人自绝承认自己是大中华一员。或者灵魂深处“宁可不是”。 即便国民政府如何努力打造新形象,爱台湾,都无法打动这些人的心,因为“你是从大陆来的”,正如李登辉所说的“外来政权”。不管对针对自己当权者还是对大陆的态度,说穿了,就是逢中必反。

当年对岸经济落后,百废待兴,而台湾恰好抓住机缘,经济起飞,挤入“亚洲四小龙”行列。那时候这些人怎样看大陆?如今,大陆大有后来者居上气势,却不忘以“特殊同胞”政策,屡屡向台湾抛出橄榄枝,不幸的是,被这些人曲解为“以大吃小”。他们藐视、漠视、以及不平衡的酸溜溜心态,正告诉世人内心深处的悲哀与扭曲状态。这种心理扭曲,就是上演今天反“服贸”闹剧的真正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