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中道論政
wymba
苟嘉陵

台灣的學生佔據了立法院,展開與政府的對峙。其訴求是反對與中國大陸簽服貿協議。友人對我說此事和佛法無關,我則笑著沒有答話。但當天晚上在佛青開會,我就提議把般若廣場四月份的主題定為由佛教思想去討論此次台灣的學運。而這個討論當然無可避免地會牽涉到台灣的「統獨議題」,雖然不少人認為服貿協議只牽涉到經濟。

許多人認為統獨問題在台灣,其實只是個「假議題」。此話不假。因為藍營好像並非真統,而綠營也似乎並非真獨。但統獨問題在台灣,絕非不是問題。只是大家因為某些原因,朋友間往往會對此問題避而不談。但佛法的修行立場卻不這麼以為。佛法如實觀的修行主張愈是不能談的東西,往往就愈是問題的癥結所在。而愈是迴避問題,問題也每每就會愈形嚴重。這就是佛陀在四諦法裡所言「苦集滅道」的基本真義。所以我主張台灣人應該討論這個問題。只是需要理性,不可陷入情緒的激動。下面我們就來討論一下在統獨議題上,台灣可以在那些地方如何得到佛法的幫助。

首先我以為是「如實觀」。就是要如實見到目前在台灣,存在著對與中國大陸走得太近的普遍疑懼。哪怕是會因此而喪失了商業利益與台灣的競爭力,這個疑懼都依然存在。所以若由如實觀的中道角度來看,我以為對這個疑懼在台灣普遍存在的認知,應是從政者的要務。任何與大陸間協約的簽訂,也都必須建立在對這個事實的認知上。否則執政者不可能定出可行的時間表來執行政策。許多人認為佔據立法院的學生有黨派色彩,其行動也有民進黨幕後操縱的痕跡。對此我們不知真假。但我以為就算此事為真,此事仍然反應了台灣相當的民意,執政黨對此不可輕忽。輕忽的結果必會造成強烈的反彈,也會進一步惡化台灣社會早已存在的分裂。

從政者往往會因急於達到某種短期目的,而沒有面對真相。這一點藍綠陣營其實都一樣。事實的真相,是台灣人對一步一步在發生且似乎無可避免的統一,有著深深的不安和疑懼。而藍綠雙方,對此事都沒有提出有遠見而能讓國人心安的未來願景。是因為這個未來願景的缺席,才使得民眾不安,恐懼。馬政府為兩岸的交流與互動邁出了第一步,這是他的貢獻。將來的史家也不會忽視這個貢獻。但交流了以後該如何呢?是不是就是深化經濟層面的交流,最後造成政治統一呢?我想台灣人對這個結果,是很不確定。台灣人會覺得馬政府似乎是只顧到把台灣的經濟放在「中國大舞台」上,卻沒有顧及對所有的人闡釋如此作為的意義。(不方便闡釋?)而目前在野的綠營呢?原先可以說是頗有願景,有民進黨的台獨黨綱。但經歷多年來在國際現實裡的拉爬滾打,如今的願景恐怕也已然模糊。綠營似乎也已經不得不承認,中國的存在只是事實,無以迴避。離開這個事實談什麼台獨,其實和國民黨當年的「反攻大陸」沒有差別,都是神話。也正因兩大陣營都曾經歷以神話度日的歲月,沒有實際的願景,老百姓才覺得不安。故以佛法的中道法義來看,對未來願景的缺乏,才是台灣社會不安的根本原因。此病因不除,類似立法院被學生佔領的抗爭事件,將會層出不窮。以緣起的立足點來看,去責備這些學生只是綠營操縱的傀儡,並沒有太多意義。

我在十多年前曾提出「中道統獨觀」,如果為台灣的政黨善巧運用,應至少可以幫助改善台灣面臨的困境與不安到一個程度。

佛法所謂的中道,並不是折中,也不是中庸,而是在如實瞭解事實真相後所行的實際合理道路。它的施行因為是建築在對事實的如實暸知上,故行中道者不會「霧煞煞」。對任何事物沒有不實際的幻想式期待,也就不會有太嚴重的失望。但行中道的人也因為對事物有如實深入的暸知,故能適當地長期投入所能投入的努力,最終將能轉變事情發展的方向。但這一切都必須建築在「如實觀」上。沒有如實觀,就沒有中道。

台灣的統獨兩派最大的弱點,就是因為心裡有所執著,故不能如實觀,結果也就無法掌握中道。統派的人大都有比較重的民族情結,結果形成一種一廂情願式的統一意願。殊不知佛法講的中道,必須是理智勝過感情,否則就會為自己的感情所累。統派最大的弊病就是因為只顧著統一的願望,結果對中國目前欠缺民主,法治等諸端事實視而不見。這就是一廂情願。而中道的修行要徹底揚棄對任何事實的視而不見。中道論政不會反對任何人有國家民族觀念,但堅決主張不能為任何國家民族觀念所蒙蔽。中國目前未能臻於民主,台灣就該高度理性地在政治上和中國保持一個交流而互敬的「健康距離」。前提應是必須維護台灣民主制度的完整性,絕不能流於和香港的地位一樣。台灣的統派如果被國家民族觀念沖昏了頭,使自己喪失了目前獨立自主的民主體制,那就是沒有行中道。因為民主是十四億中國人的眾望所歸,是大家的希望。藍營如果用「自廢武功」的思維模式領導國家,當然就會遭到台灣民眾的唾棄,也會令全世界所有的華人大失所望。

而台灣的獨派其實也和統派一樣,並沒有如實觀,也同樣地未能行中道。獨派過去最嚴重的「不如實觀」,就是以為美國或日本會為了台灣的獨立而和中國為敵。次等嚴重的「不如實觀」,就是以為自己可以跳脫整體中國的問題而自尋解脫,獨立。我想在今天,綠營少數的菁英已經見到了這兩種不如實觀的不可行性。美國不希望中國強大是事實,但那和為台灣獨立而出兵是兩碼事。日本也只不過是在美國的羽翼之下而有看似強硬的一些政治姿態。其實是唯美國馬首是瞻,不敢也不會有和美國太相左的動作。所以以為美日會為台獨而出兵,也是一廂情願。這種思惟當然很危險。我想目前還是有不少綠營人士有此期望式的想法。而綠營如果持續做這種春秋大夢,將來會比藍營還要更遭國人的唾棄。因為台灣人對真相看得很清楚,心中自有一筆賬。跟著統派走,萬一走錯,大不了是被統了去,至少還是「青山依舊在」。但如跟著獨派走而走錯,夢想美日會因台獨而出兵,那就是頭腦不清。青山如果都不在了,那裡還有柴燒?這是自掘墳墓的選項,台灣人是不會跟從的。

其實無論是綠營還是藍營,都沒有徹底暸知台灣前途的根本解決,不可能離開整體中國的問題而單獨存在。佛法裡把這稱作「共業所感」。如果暸知了,目前的藍綠陣營都應會有大不相同的舉措。中道論政主張台灣該做的,是盡全力去影響大陸,使其走向全面的現代化。這其中必須包括民主與法治。這件事當然不容易,也不是一兩年內即可完成,而需要長期的努力。但事實是台灣必須如此,並沒有其它的選項。台灣必須在大陸尚未民主化以前,完整地維持自己的民主體制,才能充分發揮影響力。台灣人也必須清楚地見到,台灣目前在政治上和大陸保持健康距離的意義何在。而這個距離極為重要。這就是中道。台灣最好清楚地公開表達,自己目前「不統」的原因為何,才能掌握整體的大勢方向。一旦能掌握這個大勢方向,台灣的藍綠就沒有了本質性的矛盾。藍營仍可以主張最終的統一,但必須落實「何時能統」的中道,不可越雷池一步。能如此,台灣人才能對藍營徹底消除疑慮。而中國如果真地走上民主法治,台灣人會希望是中國的一部分,本來就是是自然合理的意願。故中道論政主張台灣人要大聲表達這個意願。至於綠營當然仍然可以堅持自己終久主張獨立的願景,但必須在國人面前展現出這不是一種情緒,而是一種理智。綠營其實可以比藍營更大聲地給中國更多的壓力,去要求執政黨的法治與政治改革。(孫中山的革命已超過百年,而中國的民主猶未落實。任何人都有理由大聲說話。)如此一來,台灣不但可以改善自己內部的社會分裂,也可以促進整體中國的現代化。這才是兩岸真正良性的互動。而這個問題一旦得到解決,服貿不服貿並不會是什麼大問題。但這一切的落實,都必須建立在如實觀的中道實踐上。

對我的「中道統獨觀」,獨派的人往往會認為我是統派。而統派也有人懷疑我是獨派。但事實上我都不是。我只是承續大乘佛教龍樹菩薩所傳下來的中道法義。我確實認為如實觀對台灣很重要,並希望台灣人能儘早認識自己的價值,超越無謂的對立,幼稚的情緒(包括藍綠),去走對自己,全中國及全人類都最有實益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