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知其不可為而為之
wymba
楊士慕

知其不可而為之,語出《論語,憲問》,用於形容擇善固執,周遊列國,廣傳仁政,卻不見諸國委以重任的孔子。在孔子十八年周遊教育的時間,空有滿腔熱血報負,諸侯還是彼此鯨吞蠶食,征伐連連。

然而,即便孔子阻止不了當時諸侯爭戰屠殺,又有誰可以否認,儒家仁政思想對於中國王道倫理有著千百年來深遠的影響。

曾經有人問說,釋迦佛陀在世的時代,不也是征戰不斷,弱肉強食,佛陀大雄力大悲心再強再高,曾在路上二次以親情之蔭阻止敵軍侵犯,但是釋迦族最終還是無法倖免族滅人誅的戰爭浩劫,那麼佛法,或是廣泛的宗教,真的對於息戰止暴有任何實際的效果嗎?

更何況,除了佛教之外,以宗教之名所挑起的大規模宗教戰爭,更是在歷史之中屢見不鮮。政治和宗教的結合,也常成為統治人民的洗腦工具。

佛法講的是因緣觀,因緣業網是廣泛複雜,層層交織,前後互聯,不能以一世一時的短暫現象來推論千秋萬代的影響。由非常短暫的時間來看,也許佛教沒有能夠阻止當時戰爭的發生,但是對於往後和平反暴力的政治和文化的影響卻是不容小覷。

舉例來說,信仰佛法以前的阿育王,為爭奪王位血腥殺害家室,屠殺征討不斷,也曾凶狠殘殺萬人俘虜,故有「黑阿育」殘忍暴君之稱。皈依佛法的阿育王,幡然悔悟,和平治國,護持佛教不遺餘力,反而成為印度孔雀王朝最為人稱誦的偉大君王。

前些日子花些時間,想瞭解站在不同角度看事情所產生的截然不同觀點。在網上觀看許多日本右翼愛國份子,對於南京大屠殺,慰安婦,乃至於對世界侵略史實的否認和反駁。生為華夏中國人,自然對於這樣的顛倒是非黑白的言論氣憤填膺。尤其當在宣傳影片當中結論說,「南京'『事件』,不是日本人屠殺中國人,而是國民黨屠殺共產黨。」的荒謬論述,更是令人火冒氣結。

神風特攻隊,究其實際是軍事戰略上以小搏大的純粹自殺行動,對於世界大戰勢力和戰局的影譽不大,但是藉由申請世界遺產,推動「崇拜自殺,效忠天皇」的軍國主義,事實是極端民族民粹的復僻。

自殺,無論採用何種道貌岸然的高尚名目,都和勇敢和偉大扯不上任何關係。但是,操縱玩弄民族主義情結,不管是中國還是日本,不管是戰勝或是戰敗,基本上仍然沒有脫離暴力的陰影。

更加諷刺的是又看到一段被歷史遺忘的史實:二次世界大戰之後,數千名戰敗投降的日本關東皇軍,戰後竟被密約留置東北,秘密收編在國民黨的軍隊之中,成為國共戰爭中的砲灰犧牲品。影片採訪中,日本老師老淚縱橫,大嘆不知為何為誰而戰?從小被灌輸完全效忠天皇和絕對服從的神道教育,在戰場上出生入死,眼見同袍軍友紛紛在戰火中犧牲生命,卻根本不知道戰爭的真正意義在那裡?還以為,為天皇和戰爭犧牲,是通往解脫和天國的捷徑。

宗教如果不能獨立反省,提出反暴力的主張,而附庸政治勢力的宣傳之下,人們就更有可能做出更瘋狂,更殘忍的傻事。

歷史可以被寬恕,但不可能遺忘。寬恕的本質,是建立在苦難和戰爭的深刻反省,而非再度點燃挑起民粹爭戰的怒火。在歷史上和心理學上,受害者常常會翻身成為加暴者,用更殘忍的手段來報復所自己受到不公不義的待遇。

使用暴力絕對阻止不了暴力。而暴力的挑起,常是因為過份渲染「我」和「別人」的不同。佛法強調以苦為鑑,因為痛苦沒有國別,藉愛國之名,行民粹奪權,不管侵略或是報復,只不過是美名化的暴力。

中國是世界大戰的主要被侵略國,在慘無人道的戰爭中付出巨大軍民生命傷亡和國家財力的嚴重損失。戰爭或許勝利,但是民族自信心卻還是疲弱的。其中原因之一,中國的君王皇權的政治實況,太多人花太多時間處心積慮想奪取個人私己權力利益。

平心靜氣回頭想想中華民族五千年的歷史文化,大部份的時間不也是群雄列強割據,自己人殘弒征伐自己人,總想逐鹿中原,登基皇帝霸業。中華民族也曾受到外來異族元清的侵略統治,漢族揭竿而起時,使用的鮮明旗幟,仍然還是人種族群的差異。中國血淚滄桑的近代史,當沒有外國打中國時,中國人忙著明爭暗鬥自己打自己。外來族群侵犯時,表面結盟合縱共禦外侮,內在爾虞我詐私下暗鬥。一旦擊退異族之後,又開始干戈內鬥。

差異,尤其是民族國家的不同,是最容易操弄情緒的工具,同鄉打異鄉,同族鬥異族,義軍打叛軍,一旦功成天下,又馬上再切割出更多家室,出身,宦官,搞出新的圈圈打另一個圈圈。

佛法的慈悲和因緣觀,並不是站在維護民族自尊心的基礎,而是在社會人文素質中培養出自我反省,感同身受的寬恕包容,不願再把自己承受過的苦難加在別人,甚至於是敵人的身上。

對於日本只願承認戰爭可怕,卻拒絕反省和承認造成戰爭的罪行,當然應該予以嚴肅指責。反觀德國對於引起戰爭和殺戮猶太人的許多舉動:賠償,道歉,審判納粹蓋世太保罪犯,和戰爭反省的不遺餘力,才是用道德與勇氣確保和平的真正決心。道德良心的深刻反省,通常來自社會文化和宗教信仰,而不是政治勢力的角力爭奪。

日本著名動畫家宮崎駿最新封山鉅作《起風了》,創下日本56億日元的本土票房紀錄,片中間接影射生產神風戰鬥機零件的父親,全片充滿溫馨反戰的人本精神。在日本社會當中,也許多倖存老兵,勇敢站出來譴責軍國主義的洗腦。

佛法的確不可能有效制止政治軍事上的强取豪奪。但是,佛法可以促進和平自由的軟實力,發展社會的道德良心,形成社會反省思考的思想底蘊。神風特攻隊和南京屠殺,不管敵我,都是寶貴生命的喪失;強擄殖民地慰安婦,和在美軍托管戰敗日本時期,廣招當地婦女為美軍提供性服務,都是對婦女自由和尊嚴的嚴重傷害侮辱。

苦難,沒有國家的差異。佛法的慈悲和因緣,雖然一時一刻改變不了人心貪婪和殘忍;知其不可為而為之,能夠帶來和平和非暴力的正面影響,影響一個算一個,改變一時是一時。

?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