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中日何時爆發第三次戰爭?
wymba
林建勛
       
日本把神風特攻隊員的遺書,向聯合國申請成為世界文化遺產的舉動,一石激起千層浪,當事人美國的反應有些遲鈍,卻在中國的論壇上,群情激憤,從官方到民間,撻伐之聲不絕於耳,頗有不惜一戰,徹底解決中國、日本之間,數百年來恩怨情仇的緊張態勢。從釣魚台納入領土、參拜靖國神社、否定南京大屠殺、淡化慰安婦賠償、擴大自衞隊為正規軍,一連串肄無忌憚的挑釁動作,不斷刺激中、韓兩國敏感的神經,安倍內閣逐步擺脫戰敗國的束縛,走向政治、軍事大國的企圖,昭然若揭。對於曾經在戰爭中被迫害的最大國家一中國,舊恨未了,新仇又起;另一方面,中國官僚貪腐,怨氣衝天,正愁民怨無處宣泄,此時高舉民族大義,正可轉移焦點,藉此時機,乾脆一併解決了從明朝開始的倭寇之患,豈非一舉兩得?第三次中日戰爭的種子,是否已經開始從地底下萌芽生長?

今年又逢甲午年,一百二十年前,北洋艦隊覆滅於黃海,日本強迫訂定馬關條約;割讓台灣、遼東半島,賠償兩億兩白銀,相當日本廿年稅收;之後的八國聯軍也只有賠償四億五千萬兩,日本之兇狠毒辣,可見一斑。這筆鉅額賠償,加速日本軍事現代化,成為第二次侵華戰爭的資源。戰後,日本雖然無條件投降,但是日本人的心目中僅僅敗於美國,中國戰場上,日本軍隊始終佔據優勢;所以,絕大多數的日本政客內心,從未認輸。侵略中國,日本教科書記載的是「進出中國」,無需內疚,更惶論懺悔。何況日本政壇上的領導人,多為軍閥後裔,他們除了緬懷祖先的英勇事蹟,更要克紹箕裘,完成未竟的大日本之夢;目前天皇依舊在位,表面上民主的選舉,骨子裡脫不了封建思想的世襲統治,多半的議員,仍舊是封建貴族的後人,翻一翻安倍晉三的上三代家譜,就會相信所言不虛。
 
綜觀歷史,從室町幕府到德川幕府,長達千年的日本,一向由武士階級統治。德川幕府末期,由下級武士與浪人主導的王政復古,還政於天皇,也是訴諸武力,血腥遍地。明治維新卅年間,日本打敗淸朝、帝俄,全國陷入瘋狂的軍國主義,現今日幣萬元紙幣上的人像--福澤諭吉,也是慶應書塾(慶應大學)的創辦人,主張脫亞入歐論述,主導日本軍國主義侵略方針,揚言支那人是劣等民族,用不著平等對待;時空雖然改變,但用武力解決紛爭,還是一貫不變的武士道方法。日本政客不斷的踐踏中國,毫無疑問,日本精神導師福澤的「支那賤種」的主張,依然一脈相承,深植日本領導人內心,成為不可說的政壇秘密。安倍第一次當選首相,就曾計畫赴靖國神社參拜;下台後,多次向媒體表示,未能親赴神社參拜,實為一大憾事,如果能夠再次擔任首相,絕不會錯過機會。從他第二次執掌政權的陸續動作判斷,深思熟慮,一步一步恢復軍閥的未竟之業,早在胸中盤算多時。去年「永遠的零」電影,美化日本青年的愛國情操,突出神風特攻隊員視死如歸的武士道精神;也是繼三年前「宇宙戰艦大和號」影片之後,前後相呼應的連串政治宣傳。其目的,除意圖試探美國反應,也是激化日本青年民粹主義的一個手段。強調日本復興,不必屈居戰敗國之地位,這是安倍向美國及全世界正式送出的試探招數,看看外界反應程度;未來,一記重過一記的招式,必然會層出不窮。以安倍晋三為首的右翼政客,處心積慮,不顧後果重建戰前的大日本帝國的野心,如離弦之箭,勢難回頭。

戰爭之苦,和平可貴,世人皆知,都不願發起爭端;可笑的是,翻開歷史,古今中外,解決國與國之間矛盾的方法,最終,只有戰爭一途。當年,日本帝國海軍聯合艦隊司令山本五十六,極力反對向美國宣戰,結果,卻由他發動偷襲珍珠港。大部分的戰爭,都是雙方在不知不覺中愈陷愈深,回頭無路。佛法以慈悲自渡渡人,提倡和平,戒之在殺。但是翻閱三藏經典,都只有教人如何斷除煩惱,離苦得樂;佛陀時代,曾經以「七不退法」,教導雨勢大臣如何治理國家,卻不能化解印度境內各國的攻伐征戰;晚年,佛陀的祖國被滅亡,也無從阻止。世界大同、烏托邦,都是人類苦難中精神寄託的理想,如同極樂世界,必須由所有發善心善願的眾生合和而成。中國、日本,兩個國家和睦相處,必須由兩國人民共同諒解、交流、包容,任何一方專斷蠻橫,只能讓創傷裂痕愈來愈深。日本政客枉顧歷史教訓,無視受害者的痛苦,中國人百年來受之於日本的凌虐屈辱,因為國共內戰,迫於現實,忍氣吞聲,然而心中的憤慨不滿,傷痕從未撫平。所謂九世復仇,春秋之義,以戰爭統一中國,歷經韓戰、越戰的共産黨,再加十四億憤憤不平的激動眾生,兩國之間的戰爭孰可免?而勢不可免。

反觀德國對戰後的深刻反省與㡨悔態度,早已得到猶太人與歐洲人民的諒解,所以能夠現成為歐盟的領袖之一。日本政客如能以此為鏡為鑒,當然也能成為亞洲的領導者。可惜日本仍然沉醉在大東亞共榮圏的自大舊夢裡,更仗著美國保䕶傘,有恃無恐,孰不知一葉障目,看不見中國早已不是滿清末年的衰弱頹勢。共産黨人高唱大國崛起,盛世再現之際,短視的日本政客,響往櫻花怒放一瞬間的武士,會不會再次效法神風特攻隊,駕著F16,不顧後果衝向中國這艘航母?狹路相逢強者勝,雙方劍拔弩張的態勢,誰能夠制止災難發生呢?緣起的生,緣起的滅,釜底抽薪之計,應該呼籲日本民眾,下一次選舉,讓野心政客下台,誠如美國導演奧利弗.史東,去年八月在廣島核爆紀念的演講,正視並檢討中日之間的問題,仿效德國在歐洲的方式,否則,類似安倍晉三、石原慎太郎等右翼政客繼續執政,將會讓日本陷入萬劫不復的地步,明日過後,廣島、長崎的焦土慘狀,不僅僅會再現九州,恐怕更會波及到日本全國。同樣的中國人民,也難倖免於戰爭之苦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