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论毒品的感受
wymba
李思宇  
                     
佛门强调五戒,最后一项是戒酒。现在许多法师在解释“五戒”内容时,把戒酒延伸为“戒毒”。这不得不说是因应时代变迁而作的明智调整。佛教也在改革,毒品的危害,看来远胜于酒。


人们谈毒色变。中国近代史因鸦片而几乎国破族亡,于是发生一场惨烈的“鸦片战争”。毒品,不止于损害人们健康,更可怕的是麻醉人的精神。这是致命的祸害。

吸毒的人都有这样经验:当第一口吸进去的时候,那是前所未有的舒服!顿时觉得眼前的世界改变了,空虚,痛苦,烦恼随着口中吐出的烟雾而飘散消失。然后接着第二口,第三口、、、、、、明明知道它的害处,人们却甘之如饴,这就是毒品的最大危险所在。可是,毒品何以魅力无限,让人无法抗拒呢?说穿了,它只是给人一种“畅快”的感觉。

畅快,是纯粹的感官享受,由此而得到心灵上的慰藉。尤其当人在无奈的浮沉中,烦恼和痛苦煎熬里,感官爽快可以逃避一切不如意,以为那是永恒的快乐,“但愿长醉不愿醒”。即使回到现实,即使痛苦没有丝毫减轻,而是加重。愈是痛苦,就愈变本加厉追求舒心与解脱,以致在所不惜。

实际上,人的一生都活在感官的贪爱中。连续剧的情节,让你“思君忆君,魂牵梦萦”,任凭双眼艰涩,仍然坚持一节一节往下看去。孩子把着电玩机过十字街口,即使气车响起警告的笛声,也充耳不闻。恰如你思念酒香,不必喝它,只要闻到就浑身来劲。

当贪爱的感受达到“无我”的境界,乃至无法自拔的时候,必定化作无休无止的追求行动。“贪爱”难道不是毒品么?

贪爱的感受在渐渐中升华,势不可挡。我们用指甲抓痒,甲到痒除,是那样痛快淋漓。可是,我们竟然发现,后来却不停地抓,直到抓到皮肤渗血,也心甘情愿。暴怒斥人的时候,那种一针见血,排山倒海气势,岂能一时罢休?感受的升级和追求,就像黄河决口,无法阻挡。这种巨大的危机,原来都由对微小的“过瘾”念念不忘与重复开始。

器官感受是生命的本能,本来无可厚非。但问题是人们对这种感受所产生的过度反应。过度,是走向偏激的根源。美与丑,动听与刺耳,香与臭,甜与苦,冷与热,乃至好与坏,都决定于个人对它们的内心取向。生长在阿拉斯加的人来到佛州,即使天气乍变,突然“寒冷”起来,他仍然觉得温暖。感官对世界的反响,有千差万别,我们何必那么认真与执著于其中某一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