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神風特攻隊與日本禪宗
wymba
孫進

笔者孤陋寡闻,一向以为宗教暴力是穆斯林教、基督教及天主教的問題,与佛教无關。最近才得知問題並非如此簡單。據很多史料指出,二戰期间,日本禅宗激烈鼓吹并積極參與了天皇的"聖戰"。

這幾天我查了一些"神風特攻隊"的資料,很想瞭解這些駕駛自殺飛機隊員當時的內心動機及精神支柱。以我有限的研究發現,在神風特攻隊及其他日軍種種不可理喻的殘酷行為背後,日本禪宗發揮了強大精神動員作用,並且戰後日本佛教界長期對此保持耐人尋味的集體沈默。

首先揭露這一事實的是美國歷史學者布來恩•維多利亞(Brian Victoria). 布來恩本人精通日語,曾在日本曹洞宗寺院修習多年,獲授予資深禪師。經過廿五年鍥而不捨的深入調查研究,先後出版了兩本轟動學界的專著《戰爭中的禪》以及《禪宗戰爭故事》,以詳盡的史料及確切的證據,揭露日本禪宗戰時與軍國主義結成同盟。

二戰期間,日本禪宗作為機構化的佛教,依附於天皇,充當拉拉隊,將戰爭合法化為"正義之戰"。他們不但鼓勵在戰場上殺戮,並且對日軍進行精神教育,訓練士兵"無我"地戰死戰場,將之視為一種完全開悟的表現。他們將禪的無我變成了對天皇的絕對效忠。

著名禅师原田祖岳(Hamada Sogaku) 當年写到:“若下令行军:前进,前进;若下令开枪,砰砰。这就是彻悟的无上智慧的体现。” 原田甚至在日本面臨戰敗、美國可能攻入日本時,號召全體國民為天皇集體自殺。

张纯如在《南京大屠殺》書中曾說,一些日軍承認,他們被教導說,除了天皇之外,所有的人的生命都毫無價值。既然他們的生命輕如鴻毛,那敵人的生命就變得更不重要。因此殺戳對他們沒什麼心理障礙。他們用禪修增強定力及意志力,在面對死亡時毫不猶豫。他們以為為天皇而恓性將會像佛那樣解脫生死。

據一本關於神風特攻隊的專著記載,有一個隊員在駕機執行自殺攻擊前,曾對他的長官說,轉世來生時,我將成為你的上司。

日本禪宗不僅鼓吹聖戰,並且身體力行,禪師隨軍舉行念經儀式鼓舞士氣,並成為很多着名將領的私人禪師。他們並舉行募捐運動,籌款購買戰機,其中的一架駕戰竟被命名為"觀音幕府"號。

布來恩研究結果促成部份日本禪宗宗派道歉,稱他們戰時的行為造成亞洲人民深重苦難。但據我目前所見所聞, 未見他們探討在二戰時為甚麼偏離佛法如此之遠。深入探討這個問題,可能有助於避免類似的宗教瘋狂行為重演。布來恩解答這個問題時涉及了日本經濟、政治、社會文化歷史等等因素。例如有些日本和尚明知殺戮與佛法的智慧和悲憫背道而馳,但因顧及養育太太及子女責任義務,仍違心選擇支持軍國主義。另外,布來恩提出的人類"部落心理"因素也頗為獨到。他指出,各種宗教信仰雖然表達方式不一,但均有普世價值道德觀,適用於任何一個人。每個人都有"佛性"。我們理應對待每個人象我們的兄弟姐妹。那麼為甚麼宗教暴力仍會發生呢?深層因素是我們人類身上代代相傳的原始部落心理。我們總是想象我們自己的人高人一等。我們不會偷搶殺戳自己部落的人,但對其他部落的人則另當別論。特別是當一個民族受到威脅時,雖然他們明瞭普世價值觀,但仍會退回到長長欠久以來保持的狹隘"部落心理"中。布來恩說,我們人類在部落里生存了數十萬年。如果認為二千五百年前佛陀發現了解脫之道,人類就徹底從"部落心理"中擺脫出來,一下子跨入了新時代,那可能只是一廂情願。

日本此次為神風特攻隊員遺書申請世界遺產,是否可為"部落心理"下另一個註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