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神風特攻隊 -- 人類的羞恥!
wymba
李依鸿          3/11/2014

1941年仲夏的一个清晨,东方还没发白,人们在梦乡中。一声“迫击炮”打破宁静的家乡夜空,从此,整个乡村陷入梦魇,三十多位村民被杀,四百多房屋被烧,财物被搜刮一空。

日本人打进我们村庄来了,侵占大半中国了。 南京三十万手无寸铁同胞一日之间被杀,黄河上下无数人流离失所,一时间祖国南北尽焦土 。日本人惨无人道,烧杀抢奴役,竟美其为“大东亚共荣圈”,标榜“为了解救中国的灾难”

更惨烈的是日本二战穷途末路的“神风特攻队”。 一群年轻日本人,钻进设备简陋的战机,顶棚盖上,就是一条不归路。日本战犯怂恿这群乳臭未干的年轻人以自杀来攻击美军舰艇。如今舰艇上的幸存者回忆起来,仍然惊心动魄。世人都谴责911为恐怖袭击,难道日本侵略周边国家,大量屠杀别国平民,以及“神风特攻队”的血腥攻击行为不是“恐怖袭击”吗?!

然而,日本一些人为他们过去强加给别人的痛苦,竟然树碑立传;不但如此,还要厚颜无耻地向联合国申遗!这样看来,西方的“普世价值”在战后的日本虽然经营了数十年,不但没有奏效,而且彻底破产了。这是无情的讽刺,更是人类的悲哀!

一个民族的生存与发达,必然有它独特的文化精神所支拄,否则这个名族就没有前途。同样,一个无赖民族,也有一套荒唐规则作为它的理论根据。孔子来到柳下惠的强盗弟弟山寨处,劝对方改邪规正,强盗这样回答:你的“仁义礼智信”,在我的团队里都做到了。比如身先士卒打家劫舍,平等分赃,称兄道弟,危急处互相救应而不失信义。孔子听了大吃一惊。

西方“普世价值” 既然在日本破产,那么,日本人的精神支撑靠什么?神与佛。日本人恭维“天皇”,正如现在的日本领导人安倍晋三大喊“天皇万岁”那样。另一方面,日本是当然的“佛教国”,这是无可厚非的。中国唐朝鉴真大和尚东渡,曾被日本奉为国师。日本十四世纪出了一个“武士楠木正成 ”,他的“七生报国”豪言壮语,深深启发了后来“神风特攻队”。“七生”,没有佛教生命轮回的内容吗?因此,强盗,也有他“理所当然”的传承的。

这是对佛教的一种莫大侮辱。

再说中国,佛教兴盛已经毋庸置疑。中华文明的精神在于包容与和谐,这有赖于国土辽阔,幅员广大与自然资源丰富。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也成就一方文明。二战后作为战胜国的国家,不但没有给予日本惩罚,而是展现中华文明的大度:以德报怨。  

日本一些人领情吗?没有!也不会!究其原因,我们不难看出:日本以群岛成国,土地狭窄,昆虫爬行般由南到北散落在太平洋一偶。它资源贫瘠,四面临风接水,加上南北火山时而爆发。日本人无时不刻处在风雨飘摇的惊恐之中。这样水土,养出来的民族多半是妒忌、贪婪、暴戾、骄横与狡猾。但日本曾经拜西方文明之赐,搭上欧美工业革命的轮船,让它在科技上胜人一筹。然而,日本民族的普遍流氓习性使然,确切一点说,日本国近代部份执政者,是一群披着西装革履的大豺狼。他们把科技首先运用军工业上,蓄意养出一支蛮狠的侵略队伍,“神风特攻队”虽然是垂死挣扎的一群,但它给人类的文明刻下难以磨灭的烙印。

战后日本,是被人类羈鎖在一只“笼子”里的豺狼。正如石原甚太郎在美国国会里所说:日本已经被关在笼子里太久了。他的诉求,就是要修改日本国的“和平宪法大纲”,豺狼本性眼看又要暴露在世人面前了。今天,安倍晋三正是不折不扣的野狼代表。

曾受惨害的中国,不能不加以警惕。古时候,佛陀与阿难一次对话,防止了一场箭在弦上的血腥杀戮。阿迦答沙都王准备攻击邻国瓦基族,派大臣禹舍到佛陀处探口风是否允许。佛陀运用智慧,在禹舍到达前,与阿难一问一答,说一个国家如果具有七个美德,上下一心,百姓守法,敬老尊贤等等,这样的国家是打不败的。禹舍听后,悄悄溜走汇报他的国王,这样一场战争避免了。具体一点,中国不能寄望豺狼突然发“慈悲”,那只是自欺欺人。防范豺狼最有效的办法,就是自我提升,建造如同佛陀说“七个美德”的国家。因为打铁还须自身硬。

?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