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我同情那些孩子們!
wymba
苟嘉陵
當我看到這則新聞,說日本鹿兒島縣的「知覽特攻和平會館」把二戰時因參加「神風特攻隊」而為國捐軀的青少年們的遺書,交聯合國教科文總部提出申請納入世界記憶遺產名錄時,我的心裡是一陣酸楚。我的朋友阿修伯曾多次為文提及此事,我猜他很憤怒。我沒有憤怒,反而在心裡說了一句「我同情那些孩子們!」李太白長干行裡「妾髪初覆額,折花門前劇。郎騎竹馬來,繞床弄青梅」的句子,登時浮現在我的腦海裡。我發現自己在流眼淚。是的,我哭了,為那些為了天皇或帝國而「捐軀」了的日本青年們。

難道不是嗎?他們中許多人的年齡甚至尚未及冠,就在長輩及長官的「引導」下走向戰場,以自殺飛行來「為國捐軀」。在我的念中,在他們上飛機時的身影後,我見到了他們的父母,親友,還有青梅竹馬的戀人。如果是我,我想我不會有「風瀟瀟兮易水寒」的悲壯感。因為日本在當時已經瀕臨戰敗。這種玉石俱焚的舉動,已經不能算是在為國家,為勝利而付出了。在此種情形下,讓年輕人去做這種自殺攻擊,是很英明,很光榮的事嗎?我看是很卑鄙。我不禁在心裡為那些少年,青年們叫屈。我發現自己在心裡嘟囔著好些名字,像東條英機,岡村寧次,土肥原賢二等等....。你們這些人真是大能人,大賢士,國之干城啊!真是好樣的!連這種事都做得出來!虎毒尚且不食其子。你們在已經知道日本大勢已去的情況下,還要讓青少年們駕起老舊的飛機,撞向美國軍艦,「為天皇效忠」。我說你們真是不知羞啊!這不是勇敢,而是怯懦。因為你們不敢面對真相。我們不用談什麼佛法。以世界文化平均水準來看,這種作為是不折不扣的泯滅人性。東條英機等甲級戰犯所犯下的罪行,不只是對所有被屠戮的中國人,韓國人,美國人有罪,也包括了日本人。如果我是那些青少年的父母,我就要對日本軍閥控訴到底。是他們害了這些無辜的孩子們。可恥啊!這些人在接受審判時,還要宣稱自己只是「奉命行事」,只是盡軍人的天職。我說日本武士道的臉,都讓這些大能人給丟光丟盡了啊!

我不是在污蔑日本人,也不是在輕視武士道。因為我深知不是所有的日本人,都如那些軍閥般地沒有人性。但我的確瞧不起這群讓青少年去做自殺攻擊的長官,長輩們。我想要為神風特攻隊申遺的人,可能覺得這是日本的光榮,能有那麼多愛民族愛國家的年輕人自願為國捐軀。但他們沒有想到的,是在其他人眼裏,神風特攻隊的悲劇事實上正是日本的國恥,剛好表現出日本文化裡最陰暗的一面,也就是人可以為了「群體的抽象價值」而喪失人性。這其中豈有任何榮耀可言?而且我知道,不是所有的神風特攻隊隊員都是自願的。他們中間就有人能看穿這些「愛國長輩」的虛偽,只是無法不服從。有一位戰死的青年名叫佐佐木,曾在赴死前留下一句名言:「什麼是愛國?難道就是幾百萬人為了另外幾百萬人,而被剝奪生命與自由?」這是他坐上自殺機以前所講的話。這才是真正有血性的日本男兒。如果是把這句話向聯合國申遺,我會鼓掌贊同。因為這句話有覺性,有人性,也是一種智慧。而每一個日本人其實都有這種智慧。只是因為智慧的聲音沒有那些「狂熱長輩們」所發聲音的音量大,才會為其所淹沒。但智慧在日本,當然是存在的。只是要如何才能使其成為主流,而能主導日本的大方向,那需要更多日本人的智慧,努力與修行。

民族主義的狂熱如果無法控制,對任何民族而言,終久都會是巨大的災難。它會形成像怪獸一樣的漩渦,吞噬一切。人在狂熱時會變得很「勇敢」,天不怕地不怕。問題是天下沒有永久的狂熱。而狂熱過後就是必須面對的虛無。佛法的修行是要人永遠不要陷入任何的狂熱,這才是禪宗所謂的「平常心是道」。佛法也同時要行者永遠不要以為自己最優秀,最傑出,高於一切。相反地,佛法要人時時內省自照,看看自己有沒有落入「我慢」的陷阱。這就是「都攝六根」,也是「淨念相續」。而人如果沒有這樣,卻老以為自己的民族最高,大大地優于其他民族,其結果必是陷於狂熱而自傷慧目。而人若喪失了慧目,就會走向毀滅。日本在二戰時偷襲珍珠港,就是喪失慧目的最佳例証。我想當時日本的有識之士,事實上都已經清楚地見到日本最後必將落敗。因為想要統治全亞洲的欲望,已經讓決策者失去了理智。最後是果不其然,珍珠港事件後美國的參戰,決定了日本最終的命運。

若要多談些佛法的修行,我會說只有智慧才能救日本。也只有日本人自己運用自己的智慧,去超越政客所設的民族情緒陷阱,才能遠離軍國主義的輪迴惡夢。目前的日本陷入與中國關係的膠著,正處於一個臨界點。政客不負責任地濫用民粹激情來換取選票,殊不知如此作為的後果,將是任何人都無法收拾的災難。民族情緒一旦失控,因緣來時將變為吞噬一切的黑洞。日本目前最需要的「如實觀」,就是必須瞭解不只是日本人有民族情緒。難道中國人就沒有?韓國人就沒有?今天的中國已非當年積弱的清廷,而且曾在百年內受過日本帶來的巨大傷痛。日本到今天都沒有真地面對過去的歷史,也沒有真地面對鄰國曾因日本而承受過的傷痛。如此發展最終的結果,會是戰爭。日本政客如果以為美國可恃,可依賴,依法眼看是一廂情願的白日夢。美國不過是把日本看成其圍堵中國,也就是其世界戰略的一部份。這種心態是冷戰思維的延續,希望藉著日本來牽制中國。但日本若真以為到了節骨眼上,美國會因保護日本而對中國宣戰,那就是又喪失慧目了!因為美國不會。日本到時候必須獨自面對憤怒的中國。而十四億人的憤怒,豈可小覤?日本人不能忘記,美國人是不會忘記:神風特攻隊當年轟炸的是美國軍艦,炸死的也是美國人,不是中國。把當年的傷痛再度攤到美國人面前,是日本英明的作法嗎?我十分懷疑。

我同情那些被軍國主義犧牲了的日本青少年們。他們只是何其不幸生於當世之日本,又碰到了一些不得不服從的狂熱長輩。如果一定要把他們的事蹟再度披露於世人眼前,唯一的意義是讓世上其他的民族再度清楚地大聲告訴日本:「請看看你們到底都做了些什麼?」無論是做了什麼,大和民族一點也沒有因此而得到世人更多的尊敬。日本如果不能有這個覺知,還在以有那麼多「不怕死,愛民族」的青少年為傲,那就是仍在民族狂熱的愚蠢迷夢裡。若無法警醒,過去的悲劇與痛苦恐怕終將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