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神風特攻隊申遺?
wymba
不少人會問:「經過那麼多年,還要再討論日本當年的神風特攻隊,這個動作真地有意義嗎?」或者乾脆質疑:「把日本人為神風特攻隊申遺的事當作佛法討論的對象,是不是有些牛頭不對馬嘴?因為這似乎根本和佛法無關啊!」

但般若廣場肯定,對最近的這則日本「申遺事件」加以討論,是極有意義的。而且確定它和佛法的修行相關。因為所謂修行,是人類身語意行為的反省,調整與提升。一個錯誤的行為及思想,如果沒有被充分地反省,就將無法得到糾正。而因這個錯誤所造成的痛苦,也就會不斷地再來。這就是所謂的輪迴。所以由佛法修行的角度去討論日本人的申遺,不是因為仇恨,而是希望因此而能促進人類的反思,進而修正自己的行為,使無邊的痛苦得到止息。也就是「不再輪迴」。

不少人以為基於慈悲,中國人不應該再記恨日本。以為不再去揭「歷史的傷疤」,是人類的同胞愛。這個思想以佛法來看,其實是似是而非。真正對日本人的慈悲,應是使其能自覺,而不再一而再,再而三地陷入「民族擴張的狂熱泥沼」,而能真地以平常心,平等心對待友邦。這才是日本人的福氣。而能創造因緣對日本人講真話的人,才算是日本真正的友人,也才是人類的同胞愛。如果有人因為熱愛日本文化,或是因為痛恨中共,就和日本採取「統一戰線」,而和日本的文部省一鼻孔出氣,認為侵略中國只是「進出」,南京大屠殺也只是中國人的「捏造」,其實是國共兩黨互相爭鬥而「栽贓」給日本。若以佛法的角度來看,這就是深陷痴迷而不自覺。是「與凡俗同知見」,也會是無邊煩惱,無量痛苦的因。這不但不是對日本人的慈悲,反而是適足以害之。因為不如實的史觀,在因果的天平上豈能端得平?廣島,長崎之禍至今猶未百年,其痛不可謂之不劇。此等的人間慘禍,我們又豈忍再度看其發生?所謂「眾生畏果,菩薩畏因。」深明因果的修行人見到日本又重蹈覆轍,同為眾生的我們,又豈忍不言所當言?豈敢不言所當言?

大家也許以為講這些有什麼用?那些主張大和民族至上論的人,又那裏會管你說什麼?但我們以為要把佛法的立場表達清楚,很重要。否則世上永遠都會有半桶水的陸梁小丑在假扮「禪師」,「天師」,用佛法來支持其自我擴張的目的。說什麼自殺攻擊是為了天皇,為國捐軀就是「解脫」云云。對這種邪知邪見,我們當然要直斥其非,而且是不假辭色!軍國主義者聽不聽得進去是一回事,而要在正法的立場上為人類「正視聽」,又是另一回事。孔子作春秋而亂臣賊子懼,也就是正視聽。我們很高興見到美國的有識之士,如名導奧利佛•史東(Oliver Stone)先生,就曾在日本的廣島公開演講,嚴厲地批評日本人因欠缺思想而為政客所操弄,並希望日本人要覺醒。這種道德勇氣可謂是雄視百代,很有美國獨立時的精神。此乃實語者,如語者,不異語者。我們把這種襟懷就視為菩薩道的慈悲!

也正因如此,般若廣場以為對神風特攻隊申遺一事,有必要加以討論。日本最近的這個動作,顯示不少人猶深陷在民族狂熱的迷夢之中。本刊此期的數篇文章,均對佛法與時局有深入的探討。欲閱覽詳情的朋友,請點擊「神風特攻隊申遺?」三月號2014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