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人間佛教的發展和補強
wymba
楊士慕

人間佛教的開展和推動,雖然遍地開花,百家齊放在漢傳佛教的沃土上蔚然成風,對於長期只重超度亡魂,寄求來世的修行偏差,有著重要的反正和調整的作用。但是,若是以格局和前瞻的層面來看,似乎還是陷在佛教自我設限的宗教框架之中。

局限框囿的原因可能來自宗教本身的封閉,保守和獨尊的特質。不單是佛教如此而已,只要牽涉到信仰的層面,再成功的世間學術,科學知識,還是會被虔誠的宗教信眾,自動降級矮化成為世智聰辯的次等智慧。

宗教永遠代表最高,最終極,最圓滿的無上體悟,而世間知識和文明進化,無論怎麼發展昌盛,都還只是淺薄,短暫,次要的生命成就而已。
佛法可以教化度眾,卻不能謙虛的向世間的知識和文化科學進展,進行充份的交流,學習,請益。只能教別人,不能學別人,正是人間佛教不能永續向前發展的重要致命傷。

暌諸人間佛教的整體大方向來看,一方面似乎朝向原始佛法源頭探溯的方向前進(歷史還原考証),著重在佛在人間成佛,原始經典阿含,相應部的比對梳整,南傳經論和巴利語的重視,是人間佛法回到樸實無華,佛陀本懷的重要走向。

不知道源頭,談不上展望。尤其印順導師和其後學者,在浩瀚如海的三藏經典中,爬梳整理北傳菩薩道的史實和經典上面的依據,實在是居功厥偉難能可貴的貢獻。這個人間佛教菩薩行的發展方向,代表至關重要佛法的立足根本和核心價值:佛陀如何處理生命中苦的面對和解決。也就是溯本正源的還原純正佛法修行的真正精神,重視開發智慧來勘破對生命各式各樣的執著。廣意來說,可算是人間佛教朝向「般若慧」聞思和理論基礎的方向開展。

另一方面的代表性佛教團體,如慈濟,佛光山,法鼓山顯然更重視的是人間佛法大悲心的落實和推廣。不可否認的佛法二千多年的歷史流變當中,部派和經典流傳當中,不免逐漸走向理論化,複雜化,和玄學化的道路。繁雜難懂的佛學名相和望之卻步的大部頭論典,往往會讓單純觀察生命和五蘊身心的修行力道,轉向成為只是用腦袋苦苦專研浸泡在浩瀚如海的典籍當中久不得出。理論推衍的愈專愈深,用的語言愈來愈難懂,其結果正是和一般人的平常日用愈來愈遠。

很老實的說,即使學佛修行多年的老參法友,不要說精熟,只要能夠讀懂,或是只是讀過一遍許多著名大部頭的經論釋述,都己經是寮寮可數。
過度專研精深理論和名相的結果,常常會和一個人每天每刻面對的生命,生活和生死的實際痛苦愈來愈遠,走入只有極少眾可以了解的知識尊貴的象牙塔當中。生命當下的痛苦和書本美麗的理論,事實上,存在著實踐上的明顯落差。

站在第一綫和社會民眾接觸服務的人間佛教,正是人間佛教「大悲心」的實踐者,也是最具有應付因難和挑戰的實在修行功夫的人間行者。因為,在理論經典中尋思,不常會遇見人的問題。而人與人的問題,要比人與書的問題,來得複雜難解許多。婆媳,親子,生死,上司下屬,夫妻,男女,只要牽涉到人,就不是可以用理性和歸納可以想得通,說得明的。想用套用書本上條列明白的理論,即使是佛典的至理名言,來解決生活上人與人難理的糾結,恐怕也是窒礙難行困難重重的。

走上菩薩大悲行的方向,常會有修福不修慧,俗化淺化佛法的疑慮。然而,此疑慮的基本假設還是建立在於,似乎將每個人進入宗教信仰的目的,都推想是要解脫生死,成佛開悟。

平實而論,在佛教中待久的法友應該可以同意,想解決生活的痛苦,遠比想解脫生死的人數多上很多。只要佛法能夠真正有效的解決生活上的基本問題,佛法如果能夠幫助信眾增上世間樂,又有什麼可以淺化和俗化佛法的擔憂呢?

真正有志於解脫和正見智慧增上的法友,自然不會只停留在善行布施而已。比較應該擔心的反而是中國文化中傳統以讀書為重的仕大夫思想,萭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以為廣讀經論就要比服務大眾,更能掌握佛法法義的深刻精髓。理論和應用,沒有高下不分軒輊。難道在服務和接觸社會大眾,所累積出來的生命經驗和智慧,真會比在三藏經典中薰習尋思來得淺俗?舉例來說,長期助念往生的法友,致力從事傷亡救難的法友,真的會比在書本研究的法友,對於死亡和傷痛的感受來的淺薄?

佛法修行並不是法門宗派孰高孰低,也非死板板的只有讀書或是善行的二分法,而是對自己執著清楚的觀照。做什麼事情,修什麼法門,都可以有開悟得智慧的機會。若只是認為只有研讀經論,才是得到最高深妙法智慧的想法,極可能落入自我本位和文化慣性思考的窠臼。掌握佛陀因緣和四聖諦,努力觀照自我執取,至於用什麼方法,走什麼道路,並非增加智慧的絕對要件。

漢傳人間佛教目前最欠缺薄弱的走向,我以為是朝往自由,開放,交流,廣學世間科學,知識,和世界人文發展掛勾的人間「方便智」。

佛法弘揚傳播,如果不能和與時俱進的科學,醫學,人文,科技並行共進,並且互相交流學習,很可能落入類似於中醫面對西醫長足進步,所帶來進退兩難的窘境。每個中國人都知道中醫好用,是傳統文化珍貴資產,有深厚天人合一的理論底蘊,也對於養生療癒也有非常實際有效的臨床功效。然而,許許多多醫學科技和知識上面的革命性的進步和突破,使得保守又想牢牢扤住傳統中醫理論上面經絡,五行,節氣,熱寒,生剋,時令的籠統抽象慨念,顯得左右失據。只能繼續使用自己傳之千年,寓意深遠,又因人而解的話語,來因應西醫看得見,摸得著,測得到,直接明白,人人可用,可以檢視的標準化醫療成效。

這绝對不是貶低中醫重要而難以取代的價值,而是說再好,再深,再棒的方法和經驗,如果只是固執的抓住傳統保守和封閉的思想,只會喪失共享其他因緣成長的機會。法眼和佛眼只有極少數的人可以修成,但是成千上萬的研究學者可以輕易透過電子顯微鏡,電腦斷層掃描,核磁共振,研究身體細微難測的組織變化;神足通很難,搭飛機容易;他心通更是少之又少,但是腦神經科學,數位科技,已經能將人類思想和情緒的腦波,轉換成人人可以理解的語言。業力前世的觀念,在遺傳基因和量子物理學的發展上面,也有嶄新不同的意義。

佛教修行力道的強項,在於心力培養,對治身苦和心苦,和對五蘊身心的綿密觀察,這些方向其實在現代醫學和科學也都有非常長足的進步。舉例來說:使用佛法的修行和信仰,真能夠有效的解決重度精神病患,深度憂鬱,藥物上癮,還是人格異常的偏差行為?換個角度來說,修行多年,法義尋思很久的法友,真的一定會比在心理諮詢和支持團體中不斷進步的平常人,心理和思想來得成熟健康?

許多佛教修行和世間知識比較的想法,事實上都仍存在很多探索空間,有待科學實證的研究檢驗。然而,如果食古不化,抱殘守缺,硬是堅持自己所相信的,必定是最高,最好,最完美,無懈可擊的終極理論,那很可能就是掉落入違反因緣法,認定「我就是最好」自我本位主義我與我所的執取當中。

人間佛教的發展和走向,對於漢傳菩薩道精神來說,的確是異常珍貴,不但具有革命性的弘法思潮,也是回歸佛陀淳樸本懷的落實體現。然而,人間佛教如果只願往佛教歷史的道路上堅持挺進,不願謙卑的向人間學習,傳統,保守,和唯我獨尊的宗教心態,將是更上層樓的絆腳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