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修學佛法的目標為何?
wymba
苟嘉陵

我比較同意做任何事要有目標。有了目標,才有努力的方向,也才容易成功。否則無論境界再高,沒有目標就容易流於清談,而變成不切實際。

中國人也許的確是善於清談的民族,幾乎任何事都能講出一大篇理來。四川人把這種本事,叫做「擺龍門陣」。過去中國六朝時候的士大夫,清談的本事就大得不得了,一旦談起來,真可說是直上青雲干九霄。但所談的事,大都只是談玄說理,和實際人生了無關係,更不要說是有益處於國計民生了。所以我以為多言無益,也反對修行人做太多清談式的法談。修行要把佛法的正知見弄清楚,的確是必須的。所以法談有法談的價值,與必須存在的意義。但佛法的正知見不是那麼複雜的事,好像要談個好幾年都還談不完。我以為中國過去的禪德說得很好,就是「佛法無多字」。佛法的理是很深刻,但絕不複雜。把它講得好像很玄很複雜,我以為是落入中國人清談的文化窠臼,不是佛陀說法的本懷。所以我同意要定出簡單而明確的佛法修行目標,也以為這是人間佛教發展的首要課題。在本文裡我要分析並討論這個課題,也提出我個人修學的管見,禮請十方的法友批評指正。

許多佛法修學的目標,字面上是很簡單,也合乎佛法的精神。但缺點是不夠明確。例如成佛,証阿羅漢果,解脫,了生脫死等等,都是法友耳熟能詳的修學目標。但這些目標雖然正確,卻不夠明確。因為大多數人對這些目標,其實是並未如實了知。而一旦未如實了知,以它們作為修學的目標,就難免會有許多猜測與想像的空間,也會造成不少「後遺症」。正因為如此,我以為應該以簡單而比較不會為現代人誤解,也最好是「可經驗」的東西作為修學目標。故我一向主張佛法修學的初步目標應是喜悅。這個看法,我已經在「做個喜悅的人 --- 四念處今論」一書裡表達得很清楚了。

以喜悅作為目標,比較容易懂,也比較不會有太大誤解的空間,而流入玄學與神秘主義的領域。所以我主張喜悅應是修學佛法的第一個目標。沒有喜悅,就說明了修行者的修學尚未突破瓶頸。不是在知見上於緣起法尚未通達,就是在修行上還沒掌握覺觀修行的中道要領。這個標準當然不是我所首創,而是佛教裡大小乘修行的共同見地。佛法修行的基礎是四諦,而四諦 --- 苦、集、滅、道 --- 的目的是苦滅,也就是憂悲苦惱的止息。這個原始的目的是用否定句來表達。(即憂苦的不存在)而如果要用肯定句來表達,就是喜悅。(即喜悅的存在)原始佛法的七覺支裡有「喜覺支」,就是在說明修習覺觀的過程裡,必定會有喜悅的覺受。而大乘佛法的菩薩十地(即修學菩薩道成就的十個階位),也是以「歡喜地」為初地。這都清楚顯示了佛法修習的初步目標,非常簡單而明確,就是喜悅。用喜悅作為目標也很實際,不是不着邊際的談玄說理,也不是裝神弄鬼的故作神秘。所以我提倡佛法的修學,要先有這個喜悅,再談其它才比較實際。

佛教裡大家常講的「法喜充滿」,幾乎已經成了一句口頭禪。往好的方向看,是大家其實也都知道這是修學的目的。但在實際上,大多數修學者的法喜,其實是體驗得不夠,因為對覺的修行掌握得不夠。佛教裡講的法喜,正如儒家所說的「讀書在於變化氣質」,是「修學在於變化生命」。真有覺的修行體驗的人,不是參加了法會而有法喜,念了經而有法喜,或是打了坐才有法喜,而是喜悅是其生命的一部分。是因為生命裡有解脫知見,有和解脫相應的修行,而瞭解煩惱的來龍去脈,也確切知道如何才能使煩惱止息。所以就算其人的修行尚未全面而究竟,但其生命是定會透脫出「解脫法味」的。那種在心靈上「確曉人間事」的體悟,會自然地流露出一種安詳和篤定。過去不少禪德,就把這種篤定稱為「大休歇處」。那種法喜不是「充滿」,而是行者生命裡確實存有的解脫屬性。那是建立在解脫知見與解脫修行上的。現代人較少有這個經驗,才會把「法喜充滿」掛在嘴邊。好像法喜是可以吹滿的氣球,一旦漏了氣就扁了。事實上解脫道的喜悅不是這樣。一個人生命裡有沒有喜悅的解脫品質,是千真萬確的事,見道者三言兩語就能知道。有的人並不代表就已經證了阿羅漢果或佛果,也不代表就已經「了生脫死」了。但他的生命裡有「法眼」,會有一種安詳和篤定,因為已經「看見那條路」了。這在大乘佛法裡稱為「見道」。見道的人雖可能猶有煩惱、餘習,但不會再有「本質性的苦惱」了。因為他已徹底看見了煩惱的緣起性與空性。那種喜悅未必擺在臉上,但那個才是佛法解脫道有成的第一癥候。我提倡「做個喜悅的人」,也就是在講這件事。

憑良心講,經過這麼些年的觀察,真能有「法的喜悅」的生命品質的人,的確是比較少的。但的確有,我也一直都有見到。至於喜悅以後要怎麼樣,那當然就是要更上層樓地深化智慧與慈悲,百尺竿頭更進一步,而能與諸佛菩薩同知同見,同一鼻孔出氣。但那是悟了以後的事了。我非常明確地把「解脫的喜悅」定為修學佛法的初步目標,那當然也是一種開悟。而之所以沒有用開悟作為目標,也是因為不希望學人對此生出不如實的想像。用不如實的想像作目標,很難沒有貪心,也的確有走入歧途的可能。太虛大師過去就曾提醒學人,要大家不要落入「即時成佛之貪心」,就是此意。回頭再看看今天種種充斥而氾濫的神秘主義修行,動輒以「無上師」,「大圓滿」,「真佛」等為號召,完全失去了佛法「自依止」的精神。所以我還是主張大家都老老實實地回歸原始佛法「可體驗的修行」,以喜悅作為修學的第一目標,反而比較來得實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