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由佛法修行和健康情緒看生命逝去
wymba
楊士慕
記得好幾年前,曾經投稿佛教季刊,題目是什麼早就已經忘記,大概是用白話文重新描寫阿難和佛陀對於舍利弗入滅前的故事記載。舍利弗在佛教中被稱為「法將」,是釋迦牟尼佛說法的得力助手,也是日後《阿毘達磨》發展出來的重要人物,更和大乘佛教的「文殊師利菩薩」有遙呼相對的密切關聯,在佛法傳播宏揚的貢獻上不言可喻。
這篇文章主要描寫的是,舍利弗在即將入滅前先向佛陀告辭,想回到遠方的故鄉探望百歲老母。其中我大膽揣測舍利弗尊者「兒童相見不相識,笑問客從何處來」近鄉情深的內心過程。八十多歲的舍利弗尊者與百歲母親只見面短短一晚,舍利弗尊者就在自己幼年成長的家中進入涅盤,安祥入滅。我在文章中大膽臆測已是阿羅漢聖者的舍利弗尊者,二十多歲離家修道的舍利弗,與數十年不見母親相遇的情景,必定是百感交集,感動落淚,但又不失阿羅漢聖者的安祥自在。
但是,季刊編者並不同意如此的揣測和看法,他認為既已是阿羅漢,就不可能有重大哭泣和傷感的情緒反應。是的,聖者的內心世界沒有人可以知道。經典上《雜阿含638經》也的確記載當舍利弗的侍者純陀沙彌,帶回舍利弗的舍利及衣鉢時,阿難和佛陀的反應是相當不同的。
阿難看到舍利弗的遺物時,他所表現出來的情緒反應是:「舉體離解,四方易韻,持辯閉塞」,也就是說阿難感到天崩地烈,上下四方都分不清楚,世界陷入了黑暗,四周的事物都變得模糊。阿難也是服侍佛陀多年的修行弟子,雖然當時仍未證得聖果,但也是功夫十分了得的修行人。阿難和舍利弗是多年同參共修的法友,彼此建立深刻的情誼和法緣,摯友逝世入滅,阿難的不捨和難過是可想而知的。阿難的說法是:「我為法故,為受法者故,愁憂苦惱。」── 因為再也聽不到具有如此大智慧的法友說法,而替學法者感到悲傷。
佛陀對舍利弗入滅的教誡,大體可以分成四段:(1)舍利弗一生修行的精神遺產和功德:戒定慧解脫,身証涅盤,三十七道果,並未因身體的消逝而幻滅;(2)無常的必然性:『一切所愛念種種諸物,適意之事,一切皆是乖離之法,不可常保。』。佛陀舉用大樹和大寶山的例子,說明大樹的根、莖、枝、葉、華、果雖是茂盛繁華,但是最初長成的大樹枝也還是會先折斷的,然而樹枝的斷折,其實也是有助於未來枝條的繼續成長。(3)涅盤示現和生命價值體現:佛陀是如此說的:『如來大眾眷屬,其大聲聞先般涅槃。若彼方有舍利弗住者,於彼方我則無事,然其彼方,我則不空,以有舍利弗故。 』;(4)所有依怙終將消失離逝,唯有自己更努力的幫助自己:『汝今莫大愁毒。阿難!當知:如來不久亦當過去,是故,阿難!當作自洲而自依,當作法洲而法依,當作不異洲、不異依。」
舍利弗入滅的經典記載,反映出朋友至親往生時,最令人痛苦的兩件事情:感傷美好因緣情誼的消散不在,然而更令人害怕的是,惶惶不知在失去因緣之後,自己應該如何一個人獨立自處。也就是說,面對往生最難處理的是:健康表達情緒和自我獨立生活的問題。
情緒,是人類原始而自然的反應,發生於原始進化的中腦邊緣區,主要作用在於和外界保持密切互動。人類具有將近四五十種的多重情緒反應,如哭泣,感傷,憂愁,憤怒、孤獨、、,隨著不同情境和狀況而出現,是高等動物中最豐富的,也最能夠針對不同對象,作出最多面向的反應的靈長類動物。健康多樣的情緒表達,已是心理學上身心成熟發展的重要指標之一。
然而,人類的進化發展與知識傳播過程的歷史上面,卻逐漸過分朝向著重大腦皮層複雜的思考與運算方向前進,高舉「知識至上」、「理性為準」的重智教育,視理性思考為最進步高等的人類反應,而將情緒視為洪水猛獸般避之唯恐不及,好像情緒等同於粗魯、原始、劣等,鄙陋、不能掌控、沒有教育的「次級身心反應」。時下坊間和宗教界流行的「情緒管理」(唯獨不見「思考管理」?),言下之意表達的是我們身心所自然升起的某些情緒是不對的,不好的,需要被約束,被管理,其中隱藏的是畏怕情緒的心理情結。
原本自然原始的情緒反應,卻被人類的思考和社會禮俗切割成四分五裂,變成有些情緒可以接受,有些不能接受。嬰兒原本該笑就笑,該哭就哭,是最自然,又健康的生理情緒反應。長大之後卻受到教育和禮俗的調理制約,許多情緒反應動輒就會便被貼上許多性別(男生不能哭)、場合(公眾場合不能哭)、或是責備(懦弱的才哭)的黑色標誌。
尤其在佛教很多儀式上面,對於情緒表達看法仍是僵硬古板。同樣以哭泣來說,拜懺中痛哭流涕被視為懺悔有所功效,而在往生逝世的場合,卻以為會增加死者往生的罣礙。但是,單就有親屬往生辭世的家庭來說,我以為最殘忍的事情,莫過於用宗教僵硬的想法和儀式,壓抑甚至責備家屬(尤其是有虔誠宗教信仰的家屬)自然表達悲傷的情緒。最怕聽到使用宗教勸誡的理由:「不要哭」、「悲傷沒有用」、「哭泣,只會讓死者更捨不得,放不下」,好像只有努力壓抑眼淚,對亡者不斷稱念佛號,才是面對死亡時,唯一最正確的的情緒反應。
對於宗教修行人而言,也先無形中替他們扣上修行的大帽子:真正有修有証的修行人,是不會悲傷流淚,也視死如歸,輕鬆自在的。似乎是說好的修行人,面對生命的無常和情愛變動,都是沒有感情,沒有眼淚,百分之百純理性的「修行機器人」。然而,如此冰冷無情又沒人性的修行方式,真的是對「身受心法」(尤其是感受)的如實了知,如實接受嗎?
其實,真正可能會出問題的並不是「情緒」,而是緊緊抓住情緒背後的「想法」和「信念」
也可以說,情緒沒有好壞對錯,只是自然表達反應過程而已。沒有執取的情緒,升起接受,自然流露,表達之後也就自然而然的安祥放下。然而,如果把放下情緒背後的想法的執取,錯解成為「不能有情緒」、「反對自然表達情緒」,甚至對於情緒有所敵意,厭惡,或是否定,那就和心理健康背道而馳了。
阿難的眼淚,讓人感受修行人的真性情,對於情緒不斥不拒,單單純純接受情緒的自然流露的身心反應。佛陀的教說,則是更進一步說明修行人不昧於情緒的真勇氣,努力勘破情緒背後的無明執取。眼淚和智慧,兩者同樣讓人感動。

?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