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告別
wymba
李思宇    2013/11/12
林会长的太太余师姐敌不过多年的病魔纠缠,终于撒手西归了。那天中夜,当听到林会长说他的太太“走了”,沉沉地叹了口气,“咳!解脱了,对她未必不是好事”。
佛堂帮她办了一场“告别”仪式。
仪式简单,隆重,庄严。灵堂两边一幅林会长的对联“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情绵绵无绝期”,上面悬挂“上生佛国”。灵前摆满了余师姐生前喜爱的鲜花,佛号习习绕梁。
据在医院轮流照顾的一位师姐说,余师姐走前一天,精神起来,她其实并不想走。她的先生当然更舍不得了,说这么年轻,要求医生继续帮她洗肾治疗,让她多活一些日子。亲情与不舍,一览无遗。
人,宁可咬紧牙关忍耐一切苦痛,只要能够活下去。即便修行人,也未必不是如此。苹果电脑创始人乔布斯说,即使要到西方极乐世界,最好也要活着去。可见人对于死的恐怖,是永远解不开的一个结。我想乔布斯先生应该是乐天派,否则他不可能创下苹果的品牌。首先他虚拟出一个不敢想象的世界,寻寻觅觅,试着把那近似不能发生的东西变为现实。他的发明,让世上的人都活的潇洒。如今,只要一支苹果手机,就可以纵横天下,通往古今,但面对死亡仍然无奈。
其实这世界本来就是虚拟的。虚拟的世界,给人无限的期待与向往。从时间看,生命在不断流逝,上一刻跟下一刻告别。从空间上想,我们在流动。记忆里,第一次脱开父母紧紧拉住的手,自个儿踏入幼稚园,与许多别的陌生孩子一起。 那种突如其来的恐怖,害怕,无助是不言而喻的。现在回想起来,那是人生第一次谨慎的告别,它也是第一次磨练和挑战。慎重的告别充满了不尽的期待与希望。我们一生经历过无数次的认真告别,比如离开家乡求学,跨出校园创业,甚至漂洋过海,每一次都是告别,都是人生的转折点。告别,才是生命成长的机遇。
佛门谈无常,更教人如何面对。每一次告别都是无常的现实。你也不知道离别了过去之后的日子如何。当然,只要积极态度,未雨绸缪,我们多半可以游刃有余。无常在时空上是一条河流,一直往前奔赴。时间的流逝,生命的递减,都是“无可奈何花落去”那种迁流的悲凉。这过程中还要面对种种的病痛与不如意的折磨。也许任何折磨仍然可以咬紧牙关熬过,但是,最后的告别——死亡是逃离不了的。
有人说“生命是一次旅行,它从这一站往下一站走去”。这是非常豁达的人生态度。既然是旅行,我们可以结伴而行,沿途还可以赏尽风花雪月。但是,旅途到了最后,总有要告别的一天,“大难来时各分飞”。生命到最后常常是孤独、无助、彷徨,甚至令人心生恐怖。自从佛教“往生”的概念出现,减少了这种畏惧感。“法度众生”,朝闻法夕死无憾。
我非常钦佩“往生”的说法。往生,未必就一定告别现在“上生西方”。往生,是生命的接驳处,“从这一站到下一站”的告别。也就是告别现在,面向未来。既然如此,我们对死亡的态度从容许多了,不但行前会自我积极准备,储存旅途资粮,有备无患,临危不乱。
佛门的“西方极乐净土”与耶教的“天国”说法类似,是一处“不生不死”的境界, “无老死,亦无老死尽”,这样我们远离恐怖,享乐无穷。这当然是生命旅途的远大目标。即便这一目标难以攀登,但把生命的终止形容成“往生”,无疑让人类“绝处逢生”,给人希望,从此有了新的期待。
我欣赏“告别”的说法。佛法给人以圆融,把世俗的“追悼”说成“告别”,当然深具有深远的现实意义。生命,在不断迁流,我们经历无数次慎重的“告别”,每一次的告别,都是提升生命品质的机缘。即便生命的尽头,最后一次“告别”,也可以上生“极乐”。
因此,只要我们时刻把握当下,直到最后的“告别”,都是潇洒的。

?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