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莫讓佛法成為負擔
wymba
苟嘉陵
世上許多事都可以成為負擔,但以因佛法而有負擔是最沒道理。因為佛所說法的本來目的是讓人自在,離苦得樂。人學了佛法應是負擔減輕,心頭無事。如果學了佛法反而心有千千結,變成心事更重,那恐怕是會錯了佛陀說法的本意。佛法的負擔可以表現在人生的各種層面。其中較突出的,就是當面對死亡的時候。我聽過不少佛友關於面對死亡時的議論,覺得應該講講我的看法。因為死亡畢竟是人生大事,所謂「死生亦大」。不去面對探討它而把死亡視為禁忌,反而才是憂悲苦惱的所由生處。
佛法的解脫道,的確是講「了生脫死」。但了生脫死卻是佛教裡讓人誤會最深的觀念。許多不必要的心理負擔,其實都和此觀念相關。佛友最主要讓我聽著覺得刺耳的議論,就是講某些人修學多年,真到了臨了,還不是未能了生脫死,仍依依不捨地留戀而不肯離去?或者是說有些人平常是有修有証,但到了病篤的時候,還不是一樣會叫爹叫娘地喊痛,全無有修有証的樣子?言下之意不僅是不以為然,甚至還有一種指責,奚落之意。我聽了通常會說,修行人有一個程度的修証,並不代表就已經成佛。人有身體的痛楚而會叫疼,這很正常。臨了即將離開自己的親人,會依依不捨也很正常。但我通常沒說的,是末代佛教流行的這種心態,不但不和解脫道的精神相符,事實也不與菩薩道相契。要能在這件「大事」上有所調整,我以為正是今天的中國佛教徒所需要的修行。
我常說末代佛法玄學化的一大特徵,就是談得太高,往往會用佛的標準來衡量一般的修行人。其結果反而是把人搞得很虛偽,反而失去了佛法覺的精神。面對死亡人會有恐懼,這很正常,就算是有修行的人也一樣。正如病到真地痛楚時會喊疼,也很正常一樣。佛法的修行如果沒有正確地瞭解覺觀,就不會了知覺觀主要的修習原則,是接受與覺知生命。當我們有恐懼,就要覺知那是恐懼,而不是以為自己「不應有恐懼」而去否定或壓抑。同樣地,面對哀傷,不捨,乃至痛楚,覺觀的原則都是要覺知那是哀傷,不捨,痛楚。是要接受,不是逃離。覺知的結果,會是所有的恐懼與哀傷,都會因覺知而不再那麼地恐懼,哀傷。但這個轉變不是因為壓抑或逃避,而是因為面對及接受。也因為能接受,雖有痛楚,就不會把痛楚擴大,而陷入憂悲苦惱之境。所以面對死亡的不二法門,是修覺觀而接受,在大乘佛法裡則稱為「隨順」。無須用力去抵抗恐懼,而是要知道自己有恐懼而覺知。
只要有一念「有修行的人應該是如何」的想法,佛法就成了負擔。而所有「該如何」的念頭,包括喜悅,輕鬆,自在,統統都是。只有覺知而接受事實,包括自己的不喜悅,不輕鬆,不自在,才是四念處覺觀的要領。臨了是如此,平常用心亦是如此。純熟了,自然能體解「流水三昧」的一心不亂,也自然了之「一相無相」,遠離顛倒夢想。而它的原則,只是簡單的覺知而接受。平常若能掌握這個覺觀要領,無常來時就有落腳處,不會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誰說大阿羅漢就不能流淚?佛經裡雖沒有阿羅漢因面對死亡而流眼淚的記載,但有阿羅漢哼小曲的記載。另外如須菩提在金剛經裡,也曾因感動而「涕淚悲泣」。而須菩提是第一離欲阿羅漢。可見阿羅漢不是「沒有情感」,絕非草木。以為有成就的人就不會流淚,恐怕也是如對「了生脫死」的瞭解一樣,是「以凡夫心度賢聖量」的一種誤會。所以臨終時感覺不捨而流淚,其實沒有關係。不需要以為自己「不應該流淚」。但的確需要覺知自己在流淚。痛楚難當而呼疼喊痛,也無妨礙,但也要覺知自己是在呼疼喊痛。眼淚來時讓它來,不用擋它的道。讓它來去,才是不執著的解脫路。以為自己已經「解脫」而不可流淚,那個念頭才是魔障。修行人若承認自己「未解脫」,疼時喊疼,我說遠比為了「充解脫」而隱忍者要強得多。真解脫的大阿羅漢們,不會有一念以為自己已經解脫了。只有未解脫的凡夫,才會想著解脫者「該怎麼樣」。也會讓佛法成為負擔,解脫成為誤會。
以上所講,是佛法修行人臨終時可參考的用心處。但也只是參考。並且絕不代表我反對修行人臨終時念佛。人如果平時修淨土法門而熟習於念佛,臨了當然也是念佛才最有益。但重要的仍應是接受生命,不是信了淨土就不能哭,也不能叫了。近代頗有人生出了一種見解,以為臨終時絕對不可以哭,也不許親人哭,否則就去不了淨土,這是曲解了佛菩薩設立淨土法門的本意了。一個人平時勤懇虔敬地念佛,當然就有念佛的善業與淨業,而這個業的力量,是不會因為一時的哭泣就被磨滅的。硬要說人哭了就去不了淨土,那是犯了「撥無因果」之過,也是「與凡俗同知見」。要人不要哭得太厲害,那是對的,但絕不應說情感的流露就是往生的障礙。助念是有益的,確有功德。一心不亂也是有益的,是往生的助緣,但也不可主張痛了絕不能喊痛,以為那是往生的妨害。末代中國佛教徒搞出來的這一套,簡直可以說是違反人性。但真正的佛法,是一點也不違反人性的。淨土法門的建立,原是因為佛菩薩的慈悲,是與人方便。如果到最後硬是把它搞成好像要折磨人似的,不許哭也不許叫,就失去了淨土法門本來「易行道」的意義了。
台灣近代的高僧廣欽和尚,臨走時所說的偈語就頗令人振奮。他用閩南語說:「無來亦無去,沒什麼事情(代誌)。」修行人若能體解這層意思,就不會有太多恐懼了。不過佛法的修行須在平時,的確是千真萬確。平時有一分修行,到時就能減一分痛苦與慌亂。但要有正確的知見很重要。沒有正確的知見,佛法反而會成為負擔,修了半天會是白修瞎練。無常到時也就容易慌亂。

?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