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佛教与科学
wymba
李思宇     10/13/13

孙中山先生一针见血地指出:“佛教乃救世之仁,佛学是哲学之母、、、研究佛学,可补科学之偏”。笃信耶稣基督的孙先生尚且如此推崇佛教,何况我们一群“佛弟子”呢?

孙先生乃耶教徒,如此脱口而出,可见科学与佛教的关联,有着不解之缘。西方的强大,拜“科学”发达,而佛教偏偏来自东方。佛教与科学之间,究竟有什么内在联系呢?

每一项科学发明,都来自观察,以及细微的探讨。显微镜问世,让无数微生物无所遁形。科学家瓦特,小时候因为看妈妈烧火的壶盖“啪啪”作响而好奇,后来竟然发明出蒸汽机,奠定了18世纪60年代工业大革命的基础 。瓦特的成就,显然经过一番“入微观察”后的感悟。从观察到感悟,靠的是五官,即所谓“眼、耳、鼻、舌、身”,再通过不断思维、反复推敲。这正好是佛门常常提到的“五根”,“五境”,与“五识”,身心意识发展层层递升的过程。所以,“观察”是科学发明的起点。科学提升人类物质文明,我们今天的舒适生活环境,完全得益于科学的不断发达。

再说佛教,不也是一再鼓励我们修持“四念处”么?什么叫“四念处”?“身,受,心,法”。其中“观身不净、观受是苦、观心无常、观法无我”,这让人惊讶,佛法四个“观”,竟然全部都针对自己的身心。可以说“观”是学习佛法的起点。

这样看来,观,是科学与佛教的最大公约数。但佛教的“观”,发挥更大的作用。

是的,佛门修持靠“观”,我们常说“一日三省吾身”何尝不是观察自己的行为与思想?观,由认识自己开始,体验自身。没有观,头脑迷糊,颠三倒四。科学家的出发点一定是美好的。比如,火药的发明,火药可以为人类攻坚破垒,穿凿山洞;比如飞船升空,再比如电脑问世、、、无不以人类福祉而穷追不舍地努力付出 。然而,火药被用来大量伤杀无辜,飞机被用来撞大楼,电脑被用来搜索别人的隐私、、、科学造福人类,但运用科学成果的人群,更需要道德的约束,这就需要佛教“观”的素养了。

科学给人类带来福祉,还在医药方面。如何挽救躺在加护病房里垂危的病人?现代医药的器具可以权且延长生命,遗憾的是病人身上的“插管”不但无法减轻痛苦,事实上疼痛反而因器械而增加,更谈不上躲避死亡的恐惧。这时候佛法可以提供帮助,至少能够给病人了解“无常苦空”道理,进而接受最后的放下。更神奇的是,许多时候看似无可挽回的绝症,因为虔心念佛,不断提起正念,放下,竟然峰回路转,症状也不知不觉中减轻,最后延长了生命。

一项科学的大发明,常常意味着一代甚至数代人的努力。我们在大邮轮中观看大海,享受美景与品赏山珍海味,但殊不知“带鱼好吃,风浪难抵”。创造与发明,有时须要多少的艰苦付出与惨烈代价,挫折与成就共存。如果以佛教“无常”与“因缘果报”道理来武装科学家的头脑,失望时不会泄气,反而契而不舍,制造下一次更完美的因缘,迎接更巨大的挑战。这一点,苹果手机的创办者乔布斯最有体会,他的成就,背后就有鲜为人知的一幕:每一次失败也是每一次突破的因缘。佛教的智慧,被乔布斯转化为苹果之“光”,惠及全球人群。

科学是外在的发明,它造福人类;佛学是内心的发掘,它提升人格,进而推进科学的健康发展。人类最大的希望,就是佛教与科学的结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