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人間佛教對不同修行道路的肯定態度
wymba
楊士慕

探討人間佛教,首先要釐清的是「人間」這兩個字。

人間,有時也稱做「世間」,包括的範圍可大可小,可以是自我的五蘊身心,也可以是外在的山河大地。器世間,通常用來表示身心以外的物質世界,但是此並非佛法真正強調的重點所在。佛法修行的要點首先著重於改變自己,遠多過於要求改變別人,或是從事社會,政治,制度上面的改革。

尤其當沒有真正對自己和事相看清楚之前,縱有偉大美麗的理想,冒然從事激烈的改革變化,通常只是變相的自我膨脹和權力爭奪而已。中東阿拉伯之春和近代國際政治更迭,不都是高舉民主正義的大旗,而行使政治權力搶奪之實。

人間,或是世間,更重要的意義是:「無常敗壞」。特別指身心五蘊對外接觸反應時,所產生的信念,情緒,感受,想法,習慣,經驗或是認知上面的遷流變化。

舉例來說,《雜阿含231經》說到:「有比丘名三彌離提往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白佛言: 『世尊!所謂世間者,云何名世間?』佛告三彌離提:『危脆敗壞,是名世間。云何危脆敗壞?三彌離提!眼是危脆敗壞法,若色,眼識,眼觸,眼觸因緣生受:內覺若苦、若樂、不苦不樂,彼一切亦是危脆敗壞;耳、鼻、舌、身、意亦復如是,是說危脆敗壞法,名為世間。』」

也可以簡單的說,所謂世間(或是人間)佛法的修行方式,就是清楚知道自己緊緊捉住不放的是什麼,透過五蘊反覆的如實觀察,培養出離染和放下的功夫。人間佛法修行在行為上面直接體現出來的則是:不但勇敢熱情的追求自己的信仰,同時也能謙卑的讚嘆,接受,乃至於學習世間的科學、宗派、不同宗教的意見和經驗,不斷放下成見繼續成長進步。

常見到人間佛法修行見解上的偏離就是:以為自己所學的東西是最好,最優秀,最正確,也最能代表佛法。硬是想將自己的想法強加在別人的身上,還沾沾自喜自詡為『度眾』『弘法』『利生』,孰不知在不尊重和不接受每個人有別別不同的觀點,喜好,志向,熱情和特長的時候,已經違反尊重世間因緣的修行方向,隱含想要強人從己,說服他人的攻擊和霸道。

朗朗上口的佛語:「『下』化眾生」的「下」字,實有強烈宗教傲慢和修行優越感的暗示,好像是說進入虔誠信仰的佛教修行人,就已經是高人一等,可以居高臨下的指導天下人的行為和信仰。

按照這樣的見解和想法,豈不表示其他虔誠的基督教徒,天主教徒,回教徒或是其他不信宗教的人士,他們的智慧見識和人品修養都低於佛教徒?德瑞莎修女,服務台灣山地村落一輩子盡心盡力的傳教士,其修行力道,慈悲救世和宗教見解,有可能遠遠不如佛教徒嗎?難道除了佛法法門之外,其他方式的生命成長都只能淺化成世智聰辯,都不是修行突破,亦非深刻智慧?佛法中這種不自覺流露出來的自我為尊(大,好,上)的宗教狂熱想法,正是反映出「只有我的最好」的無知和傲慢。

如果我們下輩子輪迴轉生在中東,還有可能會認為佛教比回教還來得有智慧嗎?喜歡吃辣的,不管再怎麼引經據典,能夠證明比喜歡吃甜的更好?更健康?喜歡游泳的,一定會比喜歡跑步的更長壽?更強壯?

對於自己宗門衣缽的過分看重,和對於其他法門,其他宗教,世間知識的輕視否定,表示的不是自己比別人高超優越,而是對自己的執著和盲點還看不清楚。

研究經典注釋的修行者,以為站在人間第一線的慈善關懷服務只是福業善行。社會弘法慈善的修行者,以為論典研討只是高談論義不知人間疾苦。睽諸佛教兩千多年的歷史,又有哪個宗門(不管上座,部派,中觀,空有),可以存留至今而屹立不墜?又怎麼證明哪個宗派比其他宗派來得更有修行見地?

尤其我深深以為北傳大乘菩薩道長期在歷史上面,對於「急証解脫」經驗修行者的無情否定和鄙視,實是欠缺公道和反省。在原始佛陀的時代,佛陀對「人間比丘」教誨,處處可見的是:四禪八定,慈悲喜捨,無常斷慢,求證解脫涅盤。大迦葉尊者和阿難專者,人各有志,個性不同,取向不同,沒有誰高誰低的差別。更何況想努力成聖斷苦,對自我執取的勘破。不顧一切的奮力自救,縱使此生救不了別人,且先不管是不願還是不能,然而對生命的實踐和完成已經非常難能可貴,又何必以慈悲的理由處處為難挑剔?

經典理論固然重要,但是處處執著經典的出處考證,又和執著慈悲、宗教體驗、信仰、文化、社會、民俗,有何不同?因緣改變,解決的方式也就隨之改變。只能談高遠的涅盤智,聖義諦,第一義的崇偉,而無視於當前生活上直接面臨的痛苦,通常對於解決痛苦是無濟於事的。

愛因斯坦再聰明,廁所馬桶壞了還是得找水管工人修理;孔子再賢明,也有不如老農老圃之嘆;佛陀再偉大,生病背痛還是得要服藥按摩。

了解自己和尊重別別不同的因緣,接受依因緣而生而滅的生命百態,才是人間佛教的主軸衣缽。

?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