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宗派主义、山头主义与人间佛教的开展
wymba
念清

开展人间佛教,当然先要了解什么是人间佛教。

所谓人间佛教就是用佛法帮助众生解除苦恼的佛教。

从这个定义里,我们可以澄清的一个事实就是“学习佛法的目的是消除苦恼”。换言之,佛法是消除苦恼的工具。

但目前佛教各宗派对佛法的理解不一,学习佛法的目的五花八门,有为了成佛、证涅槃、度众生的,也有为了离欲、戒淫、消灾、求福等。虽说大乘佛教是广开方便法门,但其实更多的是误把“方便”当“究竟”,而不知道佛法的存在究竟为了什么。

如果不知道也没关系,因为我们可以学。各宗派对佛法不同的理解也当然可以透过交流学习,取长补短。特别是要把佛陀最初建立佛法的目的、实践的方法探讨清楚。一方面,透过闻思修,提升智慧,减轻自身的苦恼。另一方面,体认方便与究竟的差异,去粗取精,去伪存真。最终达成法的共识,为人间佛教的开展铺平道路。

人间佛教的开展需要合作。但是目前最大的阻力就是宗派主义、山头主义在佛教中大范围的存在。这种门户之见使四众弟子互不往来,很难以学习的态度来探讨佛法理论及佛教整体的精神。即便有因缘相聚,也容易各执己见、各执其是。宗派主义、山头主义的其实就是本位主义、自我主义的延伸,一切只为自己所在的山头或宗派的利益考量,而不顾及佛教整体在人间的作用。依我看,自我本位的思想会长期存在于佛教界,恰恰是佛教本身在整体上误解了佛法而不能应用在自身的表现。既可笑又可悲的是,佛法难以在佛弟子中间普及,人间佛教的开展就是一场遥不可及的梦,而众生的苦恼也就会“真实地”永不消逝。

那么,什么是佛法呢?

我们可以从人间佛教的定义里面思考两个问题。一个是,能消除苦恼的佛法到底是什么?另一个是,谁可以用佛法帮助众生消除苦恼?

在学习佛法的过程中,我以为如果没有弄清这两个问题,想要达到解除苦恼而喜悦自在的目的是不大可能的。因为任何事物的存在都是有因缘的,苦恼的存在也是有因缘的。想要见到苦恼的因缘并转变苦恼的因缘而使苦恼不存在是需要了解一套理论及方法的。而我所了解的就是佛陀夜睹明星所体悟到的“缘起中道”理论,以及后来他建立的“四圣谛”、“八正道”、“四念处”等修行方法论。这些佛法理论的具体内容请参考苟嘉陵的著作《做个喜悦的人》,这里就不再详述。

下面我从不同角度来探讨第二个问题——谁可以用佛法帮助众生消除苦恼?我想,如果大家理性地思考这个问题,不但会对学人在择师方面有一个理性的判断,且对不懂佛法却忙于弘法的人知所节制。

事实上,能用佛法帮助众生消除苦恼的人不一定就是出家法师或在家居士,也不一定就是某宗派的领袖级人物。但他一定是用佛法解决了自己的烦恼的人(或至少减轻了自己的烦恼)。换句话说,只有用佛法有效地对治了自己的烦恼的“过来人”,才可以给人“指出一条路”,提供帮助。否则自己还没有“过来”就为人“指指点点”,最多也就过过“我比你行”的癮,但毕竟是以盲导盲、误人误己。

学人亲近善知识固然重要,但也不是必需。因为善知识所提供的帮助也只是一种助缘,并不是说依靠善知识的帮助就一定可以消除苦恼。就算佛陀在世给我一个人“开小灶”,也不见得一定能解脱。因为苦恼不是靠灌输就可以消除的东西,必需是自己见到苦及苦因才可能解决的。老师的作用就是“指一指”,至于见没见,见到什么程度,悟到什么程度,放到什么程度,就全靠自己了。

善知识不多见,伪装的善知识一大群,学人不可不慎。最起码该了解善知识的一些特征,比如,有爱心,亲切,讲真话,不傲慢,不贪心,不发火,善于法施,内心平静、欢喜。反之,就是伪善知识。

总之,用佛法的人要“懂佛法”,如果所懂的东西不足以消除或减轻自己的苦恼,就要再从闻、思、修上下工夫。

人间佛教的开展需要不断地自我调整,要透过四念处中的法念处的修行,见到自己宗派主义、山头主义及崇拜法、依赖大师的心态,而能逐渐放下并超越之。

老师发来苏东坡的一首诗,颇值得回味。“溪声尽是广长舌,山色无非清净身。夜来八万四千偈,他日如何举似人。”诗中所体现的解脱智慧与菩萨胸怀令人向往。开展人间佛教离不开智慧与慈悲的双翼,希望有朝一日能展翅高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