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人間佛教 -- 衣缽傳承
wymba
李依鸿 9/1/13


“人间佛教”究竟有没有“传承”?它的“衣钵”在哪里?

盛行“人间佛教”的今天, 许许多多汉传佛教团体争先恐后,竖起“人间佛教”这面大旗,固然让现代化的佛教更深入人间,深植人心。

这是佛教现代化的象征,但问题是“人间佛教”的提出孰先孰后?

中华文化历来注重“传承”,帝位传承,宗教传承,文化传承。这些传承一定都有 特殊的,有代表意义的信物,由上一代传给下一代。中国人从来就活在传承的世界里。传承,是风格的流传,更重要的是精神传统的世代迁流。这是文明的特征。历史从古至今不断发展,传承文化在这里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佛教始于古印度,这不同于汉文化的地域,没有中国式的“传承”步骤,但有它特殊的传承方式:“以心印心”。著名的佛教典故“拈花微笑”,不能不说是一种“传承”。

由于“印心”只是精神世界的传播,缺乏具体信物以示正统,难免引起疑问甚至发生误导的遗憾。这在佛教传入中国后,问题开始出现。于是“印心”式的传达接受中华文化的重大改良,变为“信物”式的传接。“衣钵传承”在禅宗里盛行了。

那么“人间佛教”如何传承下来?它的“衣钵”在哪里?

我们遍寻经论,浩瀚的佛教经典里竟然没有“人间佛教”字眼。直到近代太虚大师提出“人生佛教”,倡导“人圆佛即成”的人本思想后,接着又阐释佛教人间化的必要以及如何实践人间化的步骤。诸如“复兴佛教运动”的“三大革命”,教理,教制,教产等改革,乃至出家众的一些现代化规范等等。“人间佛教”的说法渐渐被接受。

因此,“人间佛教”并没有所谓“衣钵”的具体信物而传扬。它是特殊时代里一位特殊人物所发现的一个特殊主张,它合乎特殊环境的响亮名称。既然是“名称”,难免是一种“方便”,而佛法为了更好地被弘扬,方便法门从来就是不可或缺的。

再说“衣钵传承”,这个中华儒家文化注重的独特现象,它原本是“以人为本”的象征,不幸的是却往往因人而斗,而夺,而杀。帝位争夺战在中国历史上屡见不鲜,可惜这种病毒也传染到了佛门。然而佛门毕竟是修行地, 主张“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离世觅菩提,犹如寻兔角”的唐代大德,关键时刻豪放自如,演出“你争我放”一幕,如此才有“南能北秀”的崭新局面,佛教开始正真兴盛了。

佛门修持的外在条件中除了衣钵,僧鞋也是不可忽略的。何以只重传递“衣钵”而不带有僧鞋呢?僧鞋的重要性实际上不亚于衣钵。穿衣吃饭,人所必须,但在修行者中,由于肩负弘法利生,必须走出去。走出深山老林,下凡间入人群,佛法才有意义。因此,僧鞋的作用就非凡了。

僧鞋必须不断改进。这当然与僧鞋踩在的地面条件有关。古时候是一片大自然,僧人脚下穿的多半是草鞋,现在是水泥地,瓷砖片,僧鞋底部也因地面构造而进化。“佛法不离世间觉”的说法,演变为“人生佛教”一词,绝对是同出一辙,如今上扬的是“人间佛教”,何尝不是?

传递下来的“衣钵”只能珍藏,它不能被任意改变,更不许随意替换,但僧鞋可以因实际的地面条件而调整。这好比现代的“钢管舞”,音乐千变万化,舞步五花八门,舞态还可以让观众目不暇接,但舞蹈者始终不能离开舞池中那根笔直的坚硬钢管,这是一种大运动中的不动。“人间佛教”,虽然是新时代的一面鲜艳大旗,不管哪一位率先提出,强调其内容如何独特,但它的精神始终不能离开“佛说的,人要的,净化的,善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