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如是我見
wymba
二愣

在高談闊論人間佛教時,就已經不是人間佛教了。可是高談闊論時,也可以是務實的人間佛教。這話怎麼說呢?可分兩方面來說,如果在寫文章(談論)時,不忘修行,時時自覺到自己在做什麼,那麼就是人間佛教。可是不如寫作時靈思泉涌,物我兩忘,跟著靈感走,是靈感在寫文章,而不是自己在寫文章,靈感與自性已經是非常的靠近,創造的靈感由自性流出。第二種則是開悟的人,一切皆從真如自性流出,不過這種人是鳳毛麟角,少之又少。

其實佛教沒有什麼人間不人間,不在人間的佛教,就不是佛教;同理,也沒有什麼正宗不正宗,不是正宗的,就不是佛教。佛教就是佛教,甚至於佛教也不是佛教。如過去一位禪宗祖師所說,「佛之一字,我不喜聞」,講一個佛字,要漱口三天。佛教這個名詞流傳到後來,已經成為一個形象。講到佛教,一般人的印象就是燒香拜拜、和尚尼姑、寺廟、誦經唸佛、行佛教儀式等,都是很浮面的東西,已經鮮少有人去深究到底「佛」這個字所蘊涵的意義是什麼,這也算是資訊過度發達的一個流弊吧!在當初翻譯時,故意不翻「佛」的意思,可是演變到今天,已成為一個名相,或是一個名字,就像張三李四一樣,這也許是翻譯者始料所不及的吧!

「佛」是佛陀耶的簡稱,意思是覺者,醒悟的人,並不專指釋迦牟尼佛。只要是徹底覺醒的人,都可叫做佛。所以佛這個稱謂是沒有界分的。基督教、道教、回教的聖者,都可以叫做佛,只不過他們用的名詞不太一樣罷了。宇宙大道,不過是藉著釋迦牟尼佛的金口宣說出來,並不是只有佛才可以述說宇宙人生的真相。沒有佛,法性也是常在,這便是「法爾如是」。佛並沒有任何創見,只是在我們有限的時空,或是所知的歷史,釋迦牟尼佛第一次提出了緣起性空。在無盡的時空中,這些相似理論早已被重複過無數次。聖經上所羅門王也說,「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而有些人卻要說,我才是正宗,說不定還要申請專利、正字標記,好像要把宗教據為己有,這真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不過我們卻常常做着很可笑的事卻不自知,也是一種顛倒吧!就像小孩在玩家家酒一樣,玩的興高采烈。

中國有一句俗話,「萬變不離其宗」,所謂「萬流歸宗」。宗是什麼呢?可以是佛陀(覺),可以是(正)法,可以是(中)道,可以是本源自性,可以有無數的形容詞,可是指的都是一件事。不過這些都是指標,真正的究竟義是無可言說的,不可說,不可思議!如禪宗參禪,「萬法歸一,一歸何處?」人間佛教、山頭、宗派等,都是萬流中的一流,佛祖釋迦牟尼佛是我們這娑婆世界的教祖,大家都是佛的弟子。所有的支流都可以是正宗,大家都是正宗,沒有什麼我是正宗,你就不是正宗,這是墮入了二分法的窠臼,走極端,落入二邊的思維模式。怎麼樣的模式呢——就是你對,我就錯;我對,你就錯。這就是爭端的起源,每一個人都認為自己很對,卻去否定對方。事實上是兩個人都可以對,因為立場不同,着眼點不同;也可能兩個人都錯,如瞎子摸象,未觀全貌,卻爭論不休。

再來說傳承吧。傳承與開悟是分不了家的,沒有開悟的弟子,就沒有傳承,這一脈的佛法就在人間滅絕了。在承續時,弟子必須是已經修到了可以開悟的階段,只待師父的臨門一腳,或是天生稟賦,如禪宗的六祖一般。前者可能是從頓根修到可以開悟的利根,後者則是天生利根。不管怎麼樣,如果弟子不被搞開悟,究竟的佛法是傳承不下去的,應該是任何宗派都一樣。五祖當初傳衣缽給六祖時,並沒有指定要傳給誰,也有可能傳給神秀,只不過神秀不爭氣,最後還是未能悟,否則就沒有這段膾炙人口的故事了。就像灰姑娘,麻雀飛上枝頭變鳳凰,才夠傳奇,也彰顯出市井小民也可以成佛,人人皆可成佛。

說到傳承,也可以提提漢傳佛教。漢傳佛教,就是中國式的佛教。所以要承襲漢傳佛教,必須以深厚的中華文化為基礎,就像大乘必須以小乘為基礎。中國佛教一向自詡為大乘佛教,實情到底是怎麼樣呢?南懷瑾老師提到,中國文化的修身,是可以等同於小乘的修行的,這點我非常的同意。禪宗雖然別立蹊徑,可是仍舊脫不了中國文化深厚的影響,因為中華文化已厚植在社會,厚植在民心,許多禪宗的祖師都有非常深厚的國學底子。沒有小乘或中國文化為基礎,大乘佛法就被掏空了。

「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中國人傳承漢傳佛教,肩負文化與宗教兩重重擔,實在是一件很沉重的擔子。不過我們不必氣餒,佛法無多子,真正的文化精髓也是那麼一點點東西,抓到了,就可以妙用無窮,也正所謂「萬變不離其宗」吧!共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