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宗派與衣缽
wymba
苟嘉陵

嚴格地說,講人間佛教應是不講中國傳統佛教中宗派思想這一套的。佛光山很早就成立了宗派。最近也聽聞法鼓山想要或已經成立了宗派。但這些事實上都不和佛法原始的精神相契。由此點來看印順法師的立場,應算是嚴守了根本佛法的精神。他一向都表示自己沒有任何成立宗派的意圖,也從未以「開山祖師」自居。他的眼光是卓越的,能看出中國佛教發展的大方向。他幾乎可以說是幾位大師裡面,唯一能超越傳統中國佛教這一套的人了。說他是人間佛教的導師,應是允為適當的。

世界佛教青年會既然由上期八月號起開始探討人間佛教,我倒覺得就不妨以人間為面向,來討論到底什麼才是中國佛教所需要的。上次我們已經說明了人間佛教該是注重當下生命的佛教,而不只是如過去一般只行「往生送死」之事。此次我們就來討論一下宗派思想,看看它為何不合乎佛法的精神。

對台灣佛教目前的宗派思想,我以為最主要值得批評的,就是往往形成一種貢高我慢的宗派意識。一切都以自己的宗派為中心,以為自己的師父才是「成就最高」。也常常形成宗派間的排他意識。這些都是和佛法原始的精神大相徑庭的。

佛法的主題是要人能放下我執,也把以自我為宇宙中心的思維模式視為我見,認為那是人類痛苦的根源。現在一旦信了佛教,成為某宗派的一員,反而又在原有的我執我見之外又多加了一樣新的,以為我的宗派最正宗,我的師父成就最殊勝。如此一來不是減輕煩惱,反而是增加煩惱了。也因此之故,我對目前台灣佛教明顯存在的宗派思想不以為然。我以為台灣的人間佛教如果真能突破過去「不在人間」的積習,就該把這些「子孫廟」式的思想一併革掉,才是「換湯又換藥」。否則難免還是一鍋粥。雖自稱是人間佛教,但真正人間的成分,我看還是頗有可議之處。下面我們就來討論一下為何。

佛法真實的精神,是人類心靈的解放。所謂「一花一世界,一葉一如來」,是要每一個眾生皆能超越煩惱的羈絆束縛,而得到解脫自在。這個基本的原則,無論是原始佛教還是大乘佛教,都是無二無別的。所以佛法的主題應是生命自身的「寧靜革命」,而不是一種群眾運動,也不是建功立業。而是要每一個生命自覺而能甦醒。宗派思想形成的我慢是一種法執,既不符合原始佛法的旨趣,也不符合大乘佛法的真義。它的膨脹延伸就會形成「山頭主義」。變成各大山頭都高高在上以自為尊,認為自己的貢獻才最大。甚至皆認為自己才是佛教的「正宗」。那種以自為尊的味兒,恐怕就連我這個不大走動道場的人都聞得到。這令我不禁要問:「那種以自為了的傲,到底來自何處?」我看正是來自我的宗派有多少萬的信徒,或是我的團體募了多少萬元,救助了多少萬人。殊不知佛法並非一種群眾運動,好像人多了就是功德比較大。也不是一種民主選舉,更不是一種市場行銷,好像有人投我的票,買我的貨,或是我的「演出」比別人的叫座,那就是真的佛法。禪宗初祖菩提達摩初到中土,遇梁武帝。梁武帝就有這種沾沾自喜的心態,以為自己的功德很了,就先問自己的功德幾何?達摩一句話就把他頂回去,說「實無功德」。梁武帝當時的心境,應是挫折,氣惱,加上倉皇。其實達摩講的沒錯。以大乘佛法的正義來說,菩薩行者只要以為有一個眾生是自己所度,就是落入我,人,眾生,壽者。已經是在煩惱窩裡打滾了。更遑論自以為「有功德」而在沾沾自喜。

我肯定台灣各大道場的走向社會人群,那是人間佛教需要的。我願誠心地尊重讚歎。但我不肯定那種以自為尊的心態,好似我的信徒多就是老大。就算是講民主,選民如果沒有獨立思考的能力,所謂民主也只是一群「會投票的驢」。人間佛教如果變成以人多為傲,以「市場佔有率」為用心處,我說這個人間佛教必會產生量變與質變。因為弘法者沒有以眾生心靈的解脫為用心處,而是以「成大功,立大業」為目標。其結果必是熱惱。因為在心態上已經把自己搞成企業的老總,或時時擔心民調支持度的政客了。我把這種宗派心態,稱為「與世俗同知見」。各大宗派的「掌門人」如果以這些為人間佛教,我就得說那是知見上的謬誤,需要匡正。誰說人多了就是佛教?菩提達摩來到中土,最終傳法不過一人,就是二祖慧可大師。沒有人敢說那不是大乘佛教。禪宗是傳到第六代惠能以後,人才變得比較多。但那也是因緣。在六祖以前,禪門一直是冷冷清清,從不熱鬧。也從來沒有聽說禪門為了人多,就一天到晚敲鑼打鼓大作「佛事」的。道場若以禪門的傳承自居,卻還終日送往迎來地大作佛事,本身就已是不通。而弘法者的心裡若只有「光大祖庭」的虛榮,我看才是佛法衰落的主因。過去「不在人間」的佛教,就是因為以「往生送死」為常課,我們才批評它不是人間佛教。如果現在的各大山頭,為了光大自己祖傳下來的宗派,就終日以「水陸法事」為主課,因為有錢才好辦事。你說這是人間佛教嗎?這就是我對目前各宗派最根本的批評處。到底是不是人間佛教,我以為無需講太多。修行人常省己過,應時時覺觀自己的用心處。一個佛教團體,到底有沒有以眾生心靈的解脫為首要考量,各家應該自己知道。

以大乘佛法無限開闊的格局來看,我並非絕對反對宗派的施設。禪宗不就是宗派嗎?天台宗,淨土宗,不也都是宗派嗎?它們都曾在中國佛教裡大放異彩,也都曾獨領一代風騷,對眾生與佛法的貢獻都很大。我們也未曾聽聞因為是宗派就不是佛法,或不是正道了。可見問題仍然是人,而不是宗派。一旦有了宗派,會有「衣缽傳人」也是自然的事,並沒啥好反對的。但當宗派一旦成為「富可敵國」,想要沒有衣缽傳人的爭鬥,恐怕也是不大容易的。就連當初五祖弘忍大師要把衣缽傳給六祖惠能時,並沒有什麼利益的糾葛,結果都有五祖的門人心有不服,而要對惠能展開追殺。幸而惠能機智,說退了來人。可見是人性如斯。所以我主張佛教團體不要太有錢,規模也無需太大。太有錢,規模太大,將來必生事端。不是會遭到「王者」之所忌,就是會發生同門鬩牆之禍。這樣反而對佛法的弘揚不利。最主要是佛法的主題應是眾生的解脫與清涼。排他性強或擴張欲強的宗派思想,歸根究柢仍是「情執」,仍是中國人「子孫萬代」的思維模式。不是佛陀說法的本懷,也不是現代化的人間佛教。

積累太多,無論是名是利,都容易成為執著,也容易「生病」。

?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