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以法為師?以人為師?
wymba
林 寒 山

中國人尊重倫理,佛教徒愈發尊重倫理,星雲大師批評了印順導師,確實跌破眼鏡,十分意外!以大師的胸襟,以及與人為善的修養,在「百年佛緣」的口述歷史中,認為導師應定位成(論師),而非人間佛教的推動者!在印順導師、仁俊長老及聖嚴法師等先後圓寂的今日台灣佛教,星雲大師幾乎已成佛教界眾望所歸的長老中的長老,一言一行,無不牽動佛教界的神經,這番言語,自然會刺激到導師的門人。開仁法師的回應,基於倫理,除引述導師著作中的平生之志,並沒有替導師提出反駁之詞,更嗅不到一絲一毫的煙火味!日後,想必也不會再有任何的辨誣之言,佛青會甘冒大不闈,惟恐天下不亂,把一件趨向平息之事提出來,似乎有「攪亂一池春水,干卿底事?」的挑撥嫌疑!

在台灣推動的「人間佛教」,表面上看起來似乎熱鬧滾滾!佛光山、法鼓山、慈済功德會,人人一把號,吹得震天叫響,這塊沃土滋養佛教六十年,也許功德款來的太容易,引得一些上師崇拜的外道,及專門打著密教旗幟的佛教金光黨,充斥各地,被信徒們供養的一個個腦滿腸肥,佛教界抱著自掃門前雪的態度,當然也許有些自己也不怎麼身正的心虛的心態,未見有人出面辟邪顯正。佛青會鑒於此,把長久迷於「以人為師」的佛教,提出來談一談,敲一敲,也許,會讓什麼是「人間佛教」應有的內涵?人間佛教如何適應時代性,更清晰,對迷失在快節奏的眾生,指出一條修行之路。

印順導師是論師?或是三藏法師?星雲大師雖貴為敎界長老,也不能一槌定音!如果歷史上的玄奘、不空均被尊稱三藏法師,以導師対經、律的通達無礙,及對義理的研判論證,查一查、比一比高僧傳中的大德行誼,釋印順無疑是中國佛教史上的第一人,「民國三藏法師」之稱,名符其實,當之無愧!把他定位成論師,確有貶低之嫌。二千年的中國佛教,流傳至今,幾乎全為禪宗與淨土道埸,真常唯心系的支脈,対導師的一些大部頭著作,如初期大乘佛教的演變與開展,原始佛教聖典之集結等,在𨤳清中國佛教的源頭時,多半不願面對,有意的忽視,甚至仇視導師在義理的歸納與演譯,自然不願承認他為三藏法師了!當然,這稱號,也需面對歷史的考驗及後人的認同。

至於「人間佛教」,星雲大師的佛光山僧團,六十年來,讓一向保守且限於寺廟的佛教,走向社會;佛光會、青年團、童軍團等組織,更是與家庭掛勾,提昇普及了佛教的社會地位;也改變傳統佛教只顧渡亡,不顧生活的印象,這些貢獻,當然是「人間佛教」的一個面向,但是否能夠代表整體「人間佛教」的定位,及未來的發展方向,除了佛教界其他山頭的認同之外,尚需時間的考驗與後人的認同傳承,更何況佛光山僧團勤於法會活動,延續為人垢病傳統的經懺本質,近些年,更由於道場擴建速度太快,法師的養成教育基礎不夠,素質日益低落,想要坐上「人間佛教」的第一把交椅,也不能讓人心服;印順導師的福嚴僧團以培訓僧材為主,長於義理的傳授,若僅以此劃地自限,恐怕也會像三論宗,天台宗,逐漸消失在中國佛教的舞台上,而走入歷史。導師以其體弱多病,無緣承擔繁雜的渡眾寺務,雖然佛教徒的分佈,如下層大、上層小的金字塔結構,現代的學僧身強體壯,是否能將契理契機的「人間佛教」,作一番新的詮釋,新的面向,除了把艱深的法理,簡化成易懂的道理,灌注些新的活力外,也能他落實在弘法利生的法務上呢?如果僅僅延續法脈,或注釋導師的等身著作,缺乏信徒的參與支持,印度的部派佛教前車可鑑,那麼「人間佛教」的大纛,自然就會落在佛光山僧團的山頭了。

佛青會是一個居士團體,遠在天涯海角,沒有資格對僧團或法師指點批評,對星雲大師及印順導師,皆無比的崇敬,佛青會主張的佛法現代化,也是人間佛教的另一種說法,對佛光山頻繁的經懺活動,如果歸類為四悉檀,也隨喜認同,但對是否能夠代表這個時代的「人間佛教」,還為時尚早,目前,沒有非要說清楚道明白的必要性,就留給後人評斷吧!星雲大師曾說:「若要佛法興,除非僧讚僧」,大師雖然推崇印順導師,但說導師「不肯為眾服務」,這句話實在太沉重,簡直被貶為自了漢!但為仁,不敢讓於師,冒犯之處,向大師駐錫之處頂禮,原諒小子胡說八道,因為太尊敬星雲大師,不希望任何一點有損大師形象之事發生,希望只是口誤而已,人非聖賢,孰能無過呢?吾愛吾師,吾更愛真理!人間佛教的掌旗者,到底是誰?爭千秋之名,歷史自會有定論,何必急在一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