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回到當下
wymba
二愣

太虛大師講了「人間佛教」,修行人的心態要說,他說的就是我啊!我有沒有這個毛病呢?修法念處的人說,人間佛教是一個法,一個對治法,要我們「回到人間」。我回到人間了嗎?回來了,這法就可以捨棄。有菩薩心腸的人就說,我也試着帶別人回到人間吧!可是絕不會強求,只是順緣而行。

不只是要迴轉過來回到人間,還要回到人生,自己的身上,更進一步,迴轉到自己的本心,回到當下(此時與此地)。心為身的主宰,身心齊頭並進;「人成即佛成」,也是太虛大師所說。

說別人不關心政治?別人還要反咬你一口,說你太關心政治,鬼迷心竅呢!他說的對不對呢?可能很對啊!兩方面都對,因為立場不同。不關心政治不對,難道那些最關心政治的政客就很對?有些作姦犯科的政客,拉出來槍斃一百次都不夠。迷失在政治裡,何嘗不是打高空?迷失在佛法裡,亦復如是。不關心政治,是一個現象,它背後隱藏的真正原因是什麼呢?可能是心有餘而力不足,也可能是麻木不仁,可能是其他千百種原因,佛法都有辦法治。麻木不仁,就從身念處修起,把自己的感覺、感情康復過來。病好了,自然會去關心四周的一切。不找到原因,治標不治本,難免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

我覺得很好奇,如果印順導師還健在,聽到別人對他的批評,不知有什麼反應?

猶記得當年李恆鉞教授講課時,所用的標題是「人生哲學講座」。當時就想,這不是掛羊頭賣狗肉嗎?明明說的是佛教的一套東西,為什麼要美其名曰「人生哲學」呢?及至現在年長,才覺得李教授是對的。當然李教授有他的考量,不想將課程太染上宗教的色彩。不過對教授來說,佛法即是他的人生,他的人生即是佛法。「佛學講座」還是「人生哲學講座」,對他而言基本上沒有什麼差別。而對筆者這個凡夫俗子,則是佛法是佛法,人生是人生,打作兩橛。

禪宗有個故事,一位和尚問大珠慧海禪師,和尚修道還用功否?大珠禪師答到,當然啦,飢來吃飯,睏來即眠。那和尚就問,這和一般人有什麼不一樣嗎?禪師便答道,一般人吃飯時不肯好好吃飯,該睡覺時不好好睡覺。這樣說來,現代人連吃飯、睡覺都不會囉?確實如此。佛法就是這麼地簡單平實。大珠禪師是個悟道的人,尚且還要回頭照顧修行,何況我們?現今社會上充斥着不會吃飯、睡覺的人,出來管事,保管也讓大家吃不下飯,睡不好覺,如此世界會不亂,恐怕都很難。也是感嘆!

李教授一直把開悟當作一件最重要的事。不悟,未免是在夢中大作佛事。願大家都能勤修自己的「人間佛教」、「人生佛教」,把佛法與生活融為一體;愈來愈多的人開悟,那麼社會也愈來愈安和樂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