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印順導師學德深厚地位崇高
wymba
作者:星雲法師

(摘自人間福報,2013/5/1,第9版)
印順導師浙江人,光緒三十一年出生於農商之家。他曾經研究過道學、習過中醫,也曾做過小學教員,一生經歷過很多的學習過程,最後信仰佛教。

二十五歲在普陀山福泉庵,禮清念和尚出家,同年依天童寺圓瑛和尚受戒。曾就學於閩南佛學院及武昌佛學院,得以親近太虛大師。後來應命前往四川漢藏教理院教書,並於民國三十年受聘為法王佛學院最高導師,一九四七年在奉化雪竇寺主編《太虛大師全書》。

這時候大陸快要解放了,大概過了一年他就到上海,後來戰事緊張,便隨民眾住到香港,再於民國四十一年到了台灣。我當時正和演培法師在新竹台灣佛教講習會教書,因為演培法師的關係,他也經常在講習會小住,讓我有機會和他多所請益。

其實印順法師的學德在我們心目中,真如泰山北斗,是難以仰望的境界,但是他也很隨和,不時的坐下來和我們閒談。

我覺得他對佛學的理論、對佛教的看法都很精闢,只是對他個性太過謹慎,不肯為眾服務,覺得不以為然,感覺他還是原始佛教的性格,不像中國大乘佛教,具有菩薩開展的精神。

不過他的著作《佛法概論》、《成佛之道》,以及他在各地的講說,如《中國禪宗史》、《平凡的一生》等,可以說印順導師的出版著作,我都無有不讀。

印老雖然無法在中國佛教會擔任什麼職務,但由於李子寬的關係,做過善導寺的住持;另有大同公司創辦人林尚志和其子林挺生的因緣,捐獻他土地,創建慧日講堂。甚至也因為信徒的熱誠,他在新竹建設「福嚴精舍」,表示福慧雙嚴的意思!

那時候他的一本《佛法概論》,被人密告說內容歪曲佛教意義,有為共產黨宣傳之嫌疑。經呈警備司令部,拘提審訊,認為思想有問題;後來幸虧李子寬居士以黨國元老的身份,為他說項,才免於災難。

過去,我經常購買印順導師的作品送給有緣人閱讀,我辦理壽山佛學院的時候,也用他的《成佛之道》當教學教材。我自信對印順法師的思想,略有認識、了解,我佩服他對原始佛教的研究,對佛教理論的剖析,都有獨到的見解。(上)



(摘自人間福報 2013/5/8)
太虛大師曾經把佛法分為「法性空慧學、法相唯識學、法界圓覺學」,後來印順導師再把它改為「虛妄唯識系、性空唯名系、真常唯心系」,我覺得各有見解。但後來他有一些弟子,過分的把印順導師歸類到人間佛教裡,說他是人間佛教的創始人,幾乎凌駕太虛大師之上,我深不以為然。

因為人間佛教是佛陀的。我認為,如果說印順導師是一個原始佛教的論師,或者說他是佛教大小乘的論師都可以,但是跟人間佛教並不相契合,硬要他來做人間佛教的掌旗者,實在不是非常尊重。

所以我主張人間佛教不應把它歸納於經論,或說是太虛大師所提倡,乃至再往前推及到六祖大師,其實都不是,人間佛教應該是人間佛陀所提倡的。

說到人間佛教,在過去太虛大師確實是說過「人生佛教」,後來東初法師編《人生雜誌》,也倡導「人生佛教」;但是比「人生佛教」這個口號更早的,是民國三十五年慈航法師在南洋就編輯了《人間佛教月刊》。

印順導師由於學德深厚、著作豐富,對佛教產生巨大的影響,所以我希望今後研究印順導師的人,應該把他歸於一個「論師」的地位,以示尊重。

印順導師於民國九十四年,以一百零一歲的高齡圓寂。本來體弱多病的他,所以能活到百歲高齡,據他曾經跟我講過,他是靠香港的一種核桃粉末,才得以維持生命的。

其實,我想印順導師的高壽,可能是核桃粉末的功勞,但是他一生潛心於佛學的淡泊人生,他的修養與佛法資糧,更應該是他長壽的主因。(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