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由缅甸“佛教暴徒”极端行为说起
wymba
李思宇
2013/7/10

去年5月28日缅甸若开邦一名“佛教徒”女性被三名“穆斯林”青年奸杀,引起两个宗教的暴力冲突,事件蔓延缅甸其他地区,短时间“佛教徒”与“穆斯林教徒”敌对升级,许多民房以及寺庙建筑被毁,近十万人流离失所。更可怕的是“佛教徒”要“清洗”来自异域的“穆斯林教徒”罗兴人。西方主流媒体如是说。

这是极端事件,由一群激进分子引起而爆发愈演愈烈。它让世上所有佛教徒惊讶之余,提醒大家及时“自我反省”的必要性。反观自省,本来就是佛教徒修持的一门日常功课,尤其缅甸“佛教徒”群体暴力,容不得其他教徒,不是丧失自省功夫,以及毁坏佛教“大包容”形象么?

极端,源自人对外界感官的极端反应,它折射出人的一种根深蒂固的思想与观念。极端,实际上由过度执著而产生的偏激主张,然后化为猛烈行为。思想观念的的源头是什么?如果以善恶道德标准来衡量,“极端行为”,可以利益人类,如同人类谋求福祉,那种择善固执,强烈坚持,何尝不是“激端”?但极端行动更多的是给人类带来灾难。

缅甸若开邦地区两种族群的冲突就不是善的。罗兴人来自紧邻孟加拉国,两群族裔世代友好,和谐相处。至于罗兴人何时涌入若开邦?姑且不论西方与缅甸学者各持己见,何时进入若开班的历史记载并不重要,种族怨恨几时开始才是我们所关注的。1942年罗兴人对若开邦人进行一场血腥大屠杀。大量史料记载,那场屠杀,在英国殖民者示意之下爆发,在本来平静共处的土地上,埋下一个大祸根。并非如今西方主流媒体所渲染的纯粹“佛教徒”与“穆斯林教徒”的冲突。如今的“种族清洗”事件,显然是殖民时代留下仇恨祸根今天破土而出。

佛教,给人的印象首先是包容和与世无争,坚守清规,它是温和的,尤其是南传佛教如缅甸。因此,与其说缅甸僧人的“暴力”与“清洗”主张是违反教规,不如说这些行为的源头来自根深蒂固的种族危机感。

宗教来自个人信仰的升级。 先民依赖周遭环境而生存,产生超自然崇拜。因此信仰有地缘局限。而宗教,有组织,讲制度,可以泛世界。群体组织产生力量,力量产生冲力,犹如海水,在风的吹逼下,其势难挡。这风,就是宗教团体的精神与主张。

由此看来,宗教团体容易沦为种族复仇的一种工具。佛教修持有深有浅,我们姑且不论一般平民百姓的修行程度如何,但缅甸一些高僧一定是执掌方向的人。他们面对种族存亡与修持的关键时刻,内心深处经过一番针扎。正如佛陀本身修持的经历,眼看五百商人性命即将无辜遭难,在拔刀杀强盗前,佛陀内心绝对不会平静。如今缅甸僧人所处的情形一样,种族与修行必然同等重要。他们可能在两者间摇摆,但必须作出抉择。

缅甸的诺贝尔和平得奖者翁山苏姬先是谴责佛教徒众的暴力行为,后来竟然改口。显然,在翁山苏姬心中,民族存亡才是关键。

佛教认为只要有过度执着,世界就不得安宁。即便人类进步与繁荣的今天,种族矛盾,宗教冲突,以及观念主张的对抗也如影随形而来,这些都是对某种过度执著的产物。就宗教而言,它早已沦为一种工具,除了被种族主义者利用之外,也被政治所利用。政治的背后连着经济利益。因此极端的政治主张,才是最可怕的。

历史上,西方仗船坚炮利征服世界,但它的急先锋还是宗教。十字军东征,背后难道不是经济掠夺和种族压迫吗?这类似的惨痛历史也在中国发生,所有的国人应该记忆犹新。

刚发生不久的911悲惨事件,你说是宗教仇恨还是种族矛盾? 当年魔头“宾拉登”怒号“美国人去死”,并且更渲染对西方人进行“圣战”。再来最近发生的波士顿炸弹恐怖袭击,又作何解释? 是宗教矛盾还是种族冲突? 谁说没有“政治与经济利益”的丑恶内容?

同样,美国式的“普世价值”强势灌输给世界其他国家,何尝不是一种自以为是的极端主张?其效果如何?最近的“棱镜”窃听事件不断发酵,不是过度行为么?当然,也许你会说,“棱镜”行动,是一种防范“恐袭”手段,它并不“极端”。奈何!

由缅甸佛教徒事件,还让我想起中国出家人悲壮抗日的历史一幕。当年日军铁蹄肆无忌惮践踏大江南北,神州大地一片焦土,百万家庭流离失所。在民族存亡关键时刻,高僧大德如太虚大师,登高振臂,呼吁抗日。即便僧人救护队在后方,但后方连着前方。恢复伤势重新上前线的战士,必然更加神勇,这些高僧大德不会意识自己等同间接开杀戮之门?在修行与杀戮之间,他们内心没有经过摇摆与一阵痛苦的利害权衡?

然而,国破僧何在?“上马杀贼,下马学佛”,是切实的历史纪录。最令人感动的是五台山三十位年轻比丘尼,毅然从军杀敌,给佛门留下凄美一页。

严重种族主义、偏激思想主张、乃至过度宗教行为, 都是极端暴力的启发点。这些可怕行为,无非是对一己之私的过份执着,如果能够削减一分这样的执着,世界就和平一分;如果人人能彻底不执着,地球就和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