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生命与暴力
wymba
念清

众所周知,所有人类所追求的财富、权力、快乐、自由、信仰等都是生命的附属品,人的生命才是最值得珍惜、最该宝贵的东西。虽然绝大多数的人都知道这样一个事实,但就是有人为了这些附属品,甘愿借助暴力,不惜伤害他人及自己,甚至提前结束宝贵的生命。媒体报道暴力致死的事件层出不穷。究其原因,就是人对生命真相的不如实了解造成的以客为主的“颠倒”。

事实上,人的生命就是由种种所做才能健康存在的现象。我们每天要呼吸新鲜的空气;要保持不冷不热的体温;要吃营养、卫生的食品;要确保足够的睡眠;要及时排泄,搞好个人及环境卫生;要适当运动和休息;要防止身体受伤或染病;一旦有疼痛,就要及时有效地进行医护;要解脱烦恼,让内心充满爱和喜悦。一般来说,能做到这些,我们的生命才能正常运转,也才能“人尽其寿”,而“享受生命”。

然而,我们人类正因为对生命需要的不如实了解而导致了诸多的贪欲。比如,在饮食方面,尽管营养丰富,若不合口味,宁肯饿肚子;纵然里面有各种化学添加剂会影响健康,只要味道好就会大吃特吃。在穿着方面,为了摆酷,大冷天还要穿夏天的时尚装,以至于冻得嘴唇发紫、感冒发烧也在所不惜。为了气派地装修房子,掏空自家的存款不说,还要求爷告奶到处借钱,甘愿勒紧裤腰带,做房奴。为了攀比,为了满足消费欲,不分白天黑夜,拼命地赚钱攒钱,直到有一天突然病倒,钱跟着人一起被送进医院……这种为了满足贪欲而伤害自己的例子举不胜举。

我们可以推想一下,为了满足贪欲连自己的生命都可以任意糟蹋的人如何面对他人的生命呢?若贪求不到就起瞋恨,甚至使用暴力伤害他人只是一种“自然”。

另外,以为使用暴力就能解决问题的人,殊不知暴力的反生命性及反作用力。暴力的结果可能暂时会得到什么,可是遭报复的恐惧和患失心理如影随形。谁又能保证那个暴力的反作用力确实不会落到施暴者的头上?希特勒能吗?本·拉登能吗?日本和美国能吗?或许因缘巧合,在短期内我们看不到施暴者的任何“果报”,但是从长远来说,一定会的。

我想,在充满暴力的人间,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过施暴和受暴的体会吧。而我的体会是施暴者心里的难受程度绝不亚于受暴者的痛苦,因为在暴力的当下,生命本有的喜悦与安宁被嗔怒之火焚烧殆尽。由贪欲引起的暴行不但不解决问题,反而会制造更多的问题。

从珍惜生命的角度来说,暴力就是反生命的行为,故当慎之又慎。但是,用暴力来保护生命免遭杀害是仁者的行为。真正能看清生命与暴力真相的人一定不会滥用暴力,因为谁的生命不是生命呢?我们一般人都觉得“我的生命最重要”,可是如果每个生命里面都有一个“我”,那么哪个生命的“我”最重要呢?

我的体会是把生命放在主要的位置上,那个“我”就显得微不足道,没有立足之地了。“我”不在了,谁能暴力生命呢?

人类若能透过觉观而见到生命和暴力的缘起性,进而见到暴力背后的极端主义及我见、我执,并远离种种执著,从暴力到非暴力就是一个可实现的目标了。而此目标的达成才是“人类文明的开始”,因为人类终于可以超越动物的野蛮性了!

那么,如何觉观?如何远离?请参考苟嘉陵的著作《做个喜悦的人》、《觉的宗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