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佛教徒乎?回教徒乎?
wymba
二愣

還是就筆者所能看到的,嘗試着從最基本的方面說起吧!為什麼世界上的暴力這麼層出不窮呢?生存競爭,是永遠也避免不了的。物競天擇,適者生存,這是達爾文的進化論所說。除了動物的為了生存,激起怒氣獵殺,以及正當防衛外,還有什麼原因呢?如果心中沒有怨懟、憤怒等的各種負面情緒,心平氣和,怎麼會產生過度的暴力呢?四聖諦中說到苦因中的「集」諦,不只是財富的積聚,觀念思想的積聚,還有情緒的積聚,包括怒氣、仇恨的積聚,儲藏到唯識宗所說的藏識中,成為暴力的種子。

怎麼會積聚這麼多的種子呢?由於分別心,也是基督教所說的原罪。有了分別心,就有了分化,分化造成對立,對立的極端化,就產生鬥爭、爭戰。分別心不是問題,問題在於偏執,大家靠邊站,給自己跟別人定位——你是回教徒,我是基督徒,或誰誰是猶太教徒。幾次大的宗教戰爭,不是因此而引起的嗎?不過宗教只是引子,隱藏在背後的,則是複雜的意識形態,及利益的衝突。緬甸的暴力事件,不也是如此嗎?

雖說是複雜的意識形態,可是基本的道理,並不是這麼複雜。《易經繫詞傳》上說,「一陰一陽之謂道」,陰陽可以衍生出萬物;陰陽是同時存在的,而我們卻習慣把它切割。道理看上去很簡單,可是實行起來,卻異常的困難。為什麼呢?總是因為自覺性不夠。理上是這麼講,可是卻沒有體會到自己其實在走着相反的路,也沒有看到不當行為給自己身心所帶來的戕害。人的習性,真是非常的令人頭痛,即使像是阿羅漢這樣的聖者,還是餘習未除,天女散花時還是要被天花沾身。就以筆者來說,是個很挑剔的人,吃點東西,太甜太鹹都要抱怨,可不可以改呢?當然可以,不過轉個頭又忘了,故態復萌,就像馬克·吐溫說的,「戒煙有什麼難?我已經戒了好幾十次!」所以要靠不斷的熏修,而且斷根很難。

佛家的一個重要課題,是徹底解決根本的生死問題。沒有人不愛惜自己的生命, 也是分別心使然,只想要生,不想要死,不止是生得健康、富裕,還要長命百歲,福祿壽喜都要俱全,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命最要緊,如果命都不在乎了,生死平等視之,那還起什麼爭端呢?因緣要我死我便死,因緣要我活我就活,多灑脫?可是幾個人做得到呢?

每一個人都是很複雜的組合體。為什麼不能說,我是佛教徒,也是回教徒?到最後,把這些

表面的名相都丟掉呢?佛教中不是有「不動明王」這號人物,持着火龍寶劍到處砍,這不是暴力嗎?回教中,又何嘗沒有慈悲施捨的教義?為什麼要受到分別心的左右,屢犯原罪,說你是佛教、我是回教呢?對立方是必定存在的,二者相依相存,不可分割,殺掉了對方,就無異於殺掉了自己!

每一件外界發生的事物,都可以是我們的鏡子,我們怎麼看事情,就顯示了自己此時的心態,所謂仁者見仁,智者見智。批評別人總是比較容易的,可是是否自己犯着同樣的毛病,或者更糟糕呢?筆者認為這才是修行人該要注意的——反觀自省,迴轉到自己的心上來。「佛語心為宗」,佛青會過去提過一個外道的議題,外道的一個定義,就是「心外求法」。《心經》又是一切修法的總則。起了分別心,起了執着,那麼離開「道」就愈來愈遠了。願大家都能勤修自己的法門,最後打破這分別心的執着,進入不二。

?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