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政治改變的權力和勇氣
wymba
楊士慕

曾聽說過這麼一句話:政治智慧的困難之處,並不是在於反抗挑戰主政當局者的權力,而是當真正擁有政治權力時會如何使用。

剛剛從中東的會議中回來,研討論壇中的主辦單位邀請了許多民意領袖,民間人士,草根抗議團體,異議份子和政府官員,對於政治現況陳述其不同的意見和立場。中東地區的許多國家,政治發展上還有許多限制和言論壓制還相當強大,民主意識和人民的聲音,基本上還是取決於專制政府的單方面意向(有點像台灣戒嚴時期的一黨一人獨大的威權政治氛圍)。政治上的言論尺度緊鬆,仍然還沒有一定可以遵循的制度模式,大多取決於主政者的個人意願。今日大鳴大放,很可能導致明日的殺身之禍。

但是。在歷經阿拉伯之春(Arab Spring))的震撼洗禮之後,許多反對異議聲音百花爭鳴,對於政治社會上的不公不義,貪污腐敗,開始勇敢發出聲音,不顧一切的走上街頭示威抗議,挑戰執政當局獨裁專制,反抗對於自由和平權的壓榨。

印象深刻的是一位年輕的在學青年,長的清秀方正,滿臉鬍渣,二十出頭歲的巴基斯坦籍熱血青年,已經是許多反對抗議團體的草根領袖。他聲音高亢激昂,對於獨裁專政當局的指責侃侃而談:學費不公,男女歧視,貪污腐敗,言論管控‧‧‧,無不聲嘶力竭的痛加指責(也讓我不禁想起大陸天安門和台灣野百合的學運)。

在場的巴西籍教授,問了個有趣的問題:「如果你所不滿反對的獨裁政府,當真的如你所願的被取代推翻,你願意接受新政府所帶來的代價嗎?以巴西的經驗來看,新的民選政府雖然帶來經濟繁榮,但是貪污腐敗不但和以前一樣,甚至還更糟。而且許多以前獨裁政府不曾發生的問題,如暴力猖狂槍支氾濫,反而一發不可收拾?」

是的,阿拉伯之春的怒吼讓阿拉伯人民的不滿聲音能夠被正視聽見。但是,倒台政府之後的社會動盪和經濟不安,真的會讓人民的生活比以前更好嗎?

回想千年的華夏中國,歷朝歷代的皇帝君權,推翻前朝不也是高舉正義旗幟而揭竿而起,取得權力之後依舊也是問題叢生。紛擾不堪的中國近代史:軍閥和國共的相互征伐,到底真正是為沒有權力的平民百姓而努力,還是為了奪取自己的政治權力利益而鬥爭?台灣的阿扁政府,不也是如此:因反對國民黨的獨裁貪污而政治變天,卻也因取得權力後貪污而哴噹入獄

巴基斯坦的學運領袖也回答的好:「除了抗議示威之外,難道我們對於壓迫和苦難逆來順受的束手就縛?」

處理政治上面的問題,有時需要的正是勇氣。執政當局勇於接受變革,草根異議不畏威迫敢於挑戰。

人類深層心理的底蘊,其實基本上是充滿不安和惶恐的,也因此想要藉著外在權力的取得,試圖掌控內在心理的對於無常變化的不安全感。也可以的簡單說:我們就是害怕改變,更害怕改變之後不可知的後果。

佛法修行原則的一個重要方向就是能夠「無懼」。佛陀當時所提出的修行方法和見地,遭受許多婆羅門的反對詆毀,佛陀並沒有因為想要討好門徒信眾而改變自己的說法。想要無懼無畏,就要相信自己的智慧,保持決心面對改變,而不能東牆西倒的討好群眾。

在政治層面來看,沒有權力而遭受痛苦時,會因生存條件受到壓迫起而反抗;取得當政權力之後,卻又因為內心的貪欲和不安,想要掌控擴張既有的權力。政治權力更迭所代表的意義,其實人心思變期待生活有所改善。

回過頭來談廣大興號漁船的槍殺事件,以我來看是敢不敢使用政治和外交權力的問題。

現在台灣政治風向反覆不定,通常是西瓜偎大邊的往權力中心靠攏。因為擔心選票和權力的瓜分流失,政策方針好像失去航向的游離搖擺,有識之士不敢講出真正的話,有前瞻的眼光,做出勇敢的決定走出困境。

台灣的民主風氣已經蔚然成氣,兩岸政治宏觀方向逐漸成形,經濟和軍事也在國際舞台具有相當實力。然而,政治上面卻是小鼻小眼的只敢操弄島內民氣,在自家裡面說大話,而不敢大膽宣示國家未來方向和主權,提出未來兩岸三地的百年春秋大計。

政治權力的智慧展現,重要指標正是敢於帶領普羅大眾前行前衝的氣魄。如果只是故步自封,畏首畏尾的在自家裡面喊口號式的政治宣示,在國際社會中沒有人會認真當成一回事的。

不敢站在前面,就只能尾隨在後。唯有善政者具有大氣魄大雄心,才能真正大膽運用權力帶領國家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