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由廣大興號遭攻擊看台灣
wymba
苟嘉陵

台灣漁民遭到外國船艦射殺了。消息傳來,不勝悲憤唏噓!

死者是台灣屏東廣大興28號漁船的漁民洪石成。時間是在今年五月九日,地點則是在巴林坦海峽。行兇者竟是菲律賓的海巡署公務船。理由是取締廣大興號越界捕魚。但對於取締為何要殺人,菲方的說辭竟是廣大興號對其公務船做衝撞攻擊。但廣大興號並無武裝,自殺式的「衝撞」想來並無可能。菲國政府至今也提不出證據,能證明台灣漁船對其衝撞。至於越界捕魚,因為台灣和菲律賓很近,該海域實應屬於經濟海域的「重疊區」。所謂越界捕魚,應也只是菲方自圓其說的遁詞。

馬英九的態度,應是台灣歷來總統中對類似事件表現最強硬的了。但仍為部分媒體評為軟弱。我並不認為馬英九軟弱。但我瞭解他及台灣所面臨的處境,確有實際存在的難度。基本上台灣真正面對的,是夾在中國與美國兩大強權間的矛盾。台灣一方面不願現在就被中國「統」了過去,但在面對與外國產生的諸多摩擦時,常會感受到一種就算有武力也難伸展的壓力。除了此次的洪石成被殺事件,最近的釣魚台主權事件也是一樣。馬英九在這種大環境下,可以想見也蠻難有什麼更強勢的作為。原因很簡單,就是台灣必須在兩大強權間取得平衡,以求生存。無論是藍是綠作總統,情況其實都差不多。以佛教思想來看台灣面對的局勢,倒是可以提供些思考方向和建議。下面是我個人的管見,提出來希望能拋磚引玉。

佛法面對一切事物與問題,最主要的立場是「如實觀」,也就是要面對真相,不自欺欺人。有了如實觀,尚要進一步「深觀」,要對事物的形成因緣有透徹的了解,才會知道如何舉措,才能把力量用在該用的地方,而得到最大的效益。

我以為台灣第一個需要如實觀的,是美國為什麼要關心台灣,及會關心到什麼程度。我看那是因為在與蘇聯的冷戰結束後,中國已經成為美國的第一號假想敵。美國當然明白世界及美國的經濟,都需要中國這個伙伴。但在政治及軍事上,美國是在想盡辦法抑制與防堵中國。這才是美國關心台灣的原因。也就是要確定自己在西太平洋所設「太平洋防堵島鏈」的完整性。台灣人如果以為自己是「民主陣營」,所以美國就會為台灣伸張正義,那只是自我感覺良好,並非事實。美國在海外從沒有以民主為先,一向都是以自己的戰略利益為優先考量。所以台菲有漁事糾紛,美國的底線是不打起來就好。至於到底誰是誰非,美國並不關心。所以台灣必須認清只有仰賴自己,才可能在南海爭到任何權益。美國的立場,甚至也可能會是希望抑制台灣。台灣人的習性是有事就看美國,唯美國馬首是瞻。這是一種對台灣沒有任何好處的依賴習性。

如果要問台灣的存在對美國而言重不重要,我以為毫無疑問也很重要。但只是因為台灣是其「太平洋島鏈」的一環而已。因為這個島鏈一旦有缺口,島鏈就不成其為島鏈了。而且相對而言,台灣如在此時站到中國的一邊,那將絕不僅是如虎添翼。這當然絕非美國所樂見。所以以如實觀來看,台灣也應如實瞭解自己的「相對價值」,才會明白自己有多少份量,及對未來許多事物能掌握到何種程度。佛法大開大合的自在,對台灣而言就是絕不能有對美國「一廂情願」的心態。當台灣讓美國感覺台灣永遠是其「最忠實的盟友」,就是一種一廂情願。這應該是台灣的大忌。

而對中國大陸的了解,我以為就是台灣該有的第二個如實觀。這其中包括中國的現況與發展,在未來世界裡的角色,與其對臺灣的認知等等。過去李登輝說過日本某某人的「幾塊論」理論,認為中國會自動地分崩解體。這就是把頭埋在沙裡的自欺。這種看法嚴重低估了中國執政黨的能力。中國有自己的問題不假,但不會自動地分裂消失。台灣如果有任何政黨,還在以這種白日夢作為前提假設,我看該政黨才會自動消失。今天就連民進黨都能務實了,了解中國共產黨不會自動消失。所以不少人也在接觸中國,甚至包括獨派色彩較濃的陳菊。我以為這是可圈可點的進步,值得稱道。但光是這樣,我以為還不夠。以佛法來看,台灣面對中國除了要能如實觀,還需要深觀。否則還是未能為自己開創新局。

所謂深觀,其一就是要能明瞭自己的體質,與潛在的影響力。講的具體一點,就是台灣要改變美國很難,但要改變中國,相對而言就比較容易。台灣人對兩岸問題最大的迷思,就是一種「靜態」的政治思維,以為自己能單獨存在而獨善其身。但事實上這是不切實際。這一點算是我對馬英九及台灣朝野的建言。我肯定馬英九的兩岸政策,也承認他對突破兩岸僵局的貢獻。但以佛教思想來看,我以為台灣還該做得更多。最主要是台灣人有沒有「影響巨人,轉動中國」的企圖心。這不是逐鹿中原的野心,而是為台灣自身前途謀劃必須具備的決心。一般人都以為大陸太大,臺灣太小,台灣的力量實在微不足道,不會對大陸有多少影響。以佛法來看,這是妄自菲薄,也沒有如實觀。台灣能發揮的影響力,其實很大。如若不信,只要看看大陸每一個有卡拉ok的地方,有多少人在唱台灣的流行歌曲就知道。以佛法來看,台灣能發揮多少能量,將決定於台灣人對此事上多少心。台灣人若能多做些努力,促進中國各方面的良性發展,台灣的將來會是無限光明,命運也將掌握在自己手裡。但台灣如果覺得自己可以置身事外,對中國的發展聽之任之,以為中國無論是民主專政還是專政民主,反正事不關己。那台灣人就要有心理準備,將來有一天,這個專政巨人就會來收拾你。這就是佛法的緣起觀。我相信中國懂唯物辯證法的人,也都會明白這個道理。真懂佛法的人,會知道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明天的和平,要靠大家今天的努力。

有好友向我表示憂心,覺得台灣的下一代缺乏方向感與國際觀,也擔心台灣的競爭力會愈來愈。我則笑稱台灣沒有法眼,不知自己正處在可以影響人類未來的位置。美國本身國債高築,國力事實上是在日衰,又深陷中東泥沼。世界不大可能仰賴美國而得到根本的和平。中國會是新世界新一代的領導者。但它是否會走上有益於全人類的「王道之途」,將決定於今天台灣,中國及全世界所有華人共同的努力。我的看法是投入中國儒家的王道文化,並經由佛家而走出「我見牢籠」,人類才有可能走向和平。這條路需要中國人引領,但也會是路途多艱,走起來並不容易。台灣如果能覺醒,意識到自己在全人類文化環境裡的位置與意義,人類的到和平之路,走起來將會比較容易。

好友也告訴我台灣有台灣的問題,也就是「藍綠惡鬥」。我就告訴老友,那是因為台灣人還沒有睡醒。也就是佛家講的尚未開悟。尚未認清「自家本來面目」,當然也就不知道如何做才對自己和大家都最有益。目前台灣所謂的藍綠,基本思維其實都一樣,都還是在抱著美國的大腿,也都缺乏自己到底該如何的確定。

孔子說:「君子不器」。當台灣因欠缺安全感與自信而自願當別人的「器」,做別人的棋子,當然就會感受到苦與失落。因為一切要仰人鼻息。以佛法來看,所謂藍與綠其實不是台灣問題的要點。要點應是台灣人能不能在「如實觀」和「深觀」之後,看清自己到底要走什麼樣的路,做什麼樣的事,及扮演何等的角色。

這局棋到底該如何下,要看臺灣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