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慎終與追遠
wymba
林建勛

記得九嵗那年,父親逝世七周年忌日,母親在「十普寺」做法會,細節已忘,最後燒金銀紙錢、紙衣褲,還有手槍、大砲、汽車,似乎還在地下與共軍對壘,儘管家境窘困,三两年內法会還是不可少。每年的清明、中元及除夕,家中定有祭祖的儀式;菜餚九大碗,老酒三巡,随著嵗月的流逝,先父的袍澤部屬隻身在台者,日漸凋零,母親会在戶外或陽台上,另置小桌,同樣的酒水,並要我持香招呼:某某伯父、叔叔,今日清明,請來受供。一年三節,從未間斷。至於為何要在戶外另置一桌,母親說:祖先在堂享用血食,外姓人是進不了正堂;焚燒紙錢,也是另備一袋,免生爭端。

出國前,母親從香爐中包了香灰,我也在家中設置香案,初一,十五,香果不斷,母親往生後,除夕,也按母親規矩,備置酒菜,即便後來信佛,也從未對祭祀祖宗,存有一絲疑問?西洋人以鮮花掃墓,對中國人酒肉供祖的習俗,覺得可笑,某日問胡適:你們的祖先,吃得到這些酒肉嗎?胡適答:當你們的祖先聞到花香之時,我的袓先也享受到酒菜。這則笑話未必是實,而祭祀先人的習俗是超越宗教,如同美國人的感恩節,猶太人的逾越節,不能以迷信視之。因此,基督教牧師對祭祖大加撻伐時,我曾站起抗議,雖然當時我才初中生,也不容他們汚辱先人。

傳統中國佛教有午供的儀規,備置的疏果供品十分豐盛,並非傳之於印度佛教,而是融合中國習俗;至於在台灣的送葬習俗,有孝女白琴代為哭泣濠叫,或是電子花車跳脫衣舞,是畸形發展,會逐漸淘汰,目前臺灣出殯告別式,大都用笙、笛、胡琴等伴奏,非常肅穆,是一項進步。中國區域廣大,不同地域,無論用何種方式表達,都是對先人的尊敬,儘管形式不同,意念為善,不可用迷信的觀點鄙視。如同淨土思想,先撇開有、無的爭議,雖然我非淨土宗,但我堅決捍衛淨土的存在,因為淨土是衆生信仰的最後底線,在緬懷祖先之時,有誰不希望他的祖先在天堂,在淨土呢?能不能享受到供品,或是金銀紙錢,既然禮物已送出,何必在意收到與否。

?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