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宗教與快樂
wymba
楊士慕

佛教(或是廣義的宗教)平常談論的比較多,但是快樂(這看似人人易懂的情緒),卻是不太容易真正了解。

心理學家早就透過實驗和自我報告評估發現:有宗教信仰的老年人,不僅相對比較快樂,而且也活的比較長壽。然而應該注意的是信仰宗教能得到快樂,這是任何宗教信仰之後的普遍結果,而並不是只有信仰或修習佛法,才能夠有的特殊專利。

為何如此?難道是因為虔誠的信仰,而得到諸天菩薩的保佑,佛力加持?還是耶穌基督,聖母馬利亞,阿拉的恩寵?要回答這個問題,其實得要反問什麼是不快樂的原因,反向的探究才可能會找到點蛛絲馬跡。

不快樂的原因很多,佛法是用「苦」來形容不快樂的感受,也常用八苦(生老病死,怨憎會,愛別離,求不得,五蘊熾然)來描述生命當中常會遭受到痛苦折難的情況。但是,這樣的分類也只是概括性的方法,很多時候不快樂也可能單純是來自:不知道,不確定,失去熱情,找不到生命的目標意義。也就是,不知道人生的下一步該怎麼走的徬徨?人類的渺小和限制,常常會在複雜和未知的生命因緣中,不停的受到挑戰碰撞。

宗教信仰,基本上提供三種快樂的來源:減低對生命中不確定性的惶恐,勾劃出生命意義目標的藍圖,開出痛苦解除的藥方,也可稱說是「信生喜樂」。

姑且不論是佛教聞思修,戒定慧,還是基督教的信望愛,天父聖子聖靈,透過信仰和俢習的力量,都可以達到前面三個目的。因為在任何的信仰中,都可以產生歸屬感和依怙感,藉由在認同團體當中薰習,進而升起安定的,專心的,投入的快樂。因「信」而起的快樂,常是由於追隨跟從比自己偉大的祖師聖賢,先知典範的腳步,也因此在心理程度上面,藉由其經驗和指導,降低人類與生俱來的渺小和惶恐的無力感。根據宗教典籍(經律論佛典,聖經,可蘭經)的指示,可以在生死害怕中得到先賢所提供答案和方向,這是信仰所得到的普遍快樂,而且無分哪種宗教的。

「定」也可以生起快樂,佛教中稱之為「禪悅」。「尋伺(或稱為覺觀)喜樂定」是南傳禪法中的五禪支,也是通向四禪八定的必經之路。由於安定和專注的力量,在禪定中不斷被加強,所以不愉快的感受會被壓鎮制伏,而不會影響到心理狀態。「定」,是通於外道的,也就是說祈禱,靜默,讀經,或從是宗教儀軌,都可以產生這樣的快樂感。這有點類似老莊的「坐而忘化」,或是彈琴,讀書,長跑,專心一致到渾然忘我的「忘神」境界。「忘」字用的十分的好,因為「定生喜樂」的快樂感,沒有真正解決心理問題,而是轉移到另外的心理專注狀態,而導致模糊甚至暫時忘記煩惱的干擾。

佛法不共其他宗教的智慧,也叫做「慧生喜樂」。以佛法來看,其實徬徨無助,生命飄蕩無依,苦痛持久難耐,還是來自「身見」,也就是「我見」。如果以道教來看,老子亦曰:「吾有大患,為吾有身」。把身心上面變化無端的身體,感受,情緒,想法,認知,當成是「我」或是「我的」緊緊抓住,誤以為身心五蘊變化就是自己(身見)時,就會想要不斷擴大自己喜歡的,不斷想消除自己不喜歡的。

也可以簡單的說就是:想要用掌控的方式,讓想要的快樂極大,極久,極致。所以,當有所希求時,會想抓住一定要如何。當希求滿足時,卻又希望滿足長久,永遠如此。當好像什麼都有了的時候(如中年空巢期),卻又不知道怎麼樣讓自己更快樂。

舉例來說:如果喜歡吃巧克力,就會以為不斷吃巧克力就可以得到快樂,想要吃巧克力的感受可以長存不變,只要有巧克力什麼都不需要。其實真正抓住的不是外在的巧克力,而是腦袋中巧克力美好味道的「記憶」。真正巧克力口味可能改變,腦袋中習慣巧克力的記憶卻是不會改變的。

不會改變的「想法」碰撞到一定會改變的「事實」,就必然產生痛苦。所以,快樂的根源,不在死命的追求快樂,而是完全接受痛苦,也可以換句話來說,就是調整心態接受無常無我的因緣實相。講起來好像很高深,其實就是不斷的找出自己把什麼當成由永遠不變的,當成是自己,當成是必須要保護捍衛的。

自我意識抓住的愈少,就愈會快樂。朗朗上口的「助人為快樂之本」,其實也有異曲同工之妙。但是,若不先找出自我意識的來源,恐有治標不治本的轉移之虞。放下一分煩惱(自我抓取),就多一分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