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告別3集:(上)不想死,別質疑圍繞你的愛 (3-1)
wymba

告別(上)不想死,別質疑圍繞你的愛

釋開照比丘 寫於美國 Ohio(註:此文轉載於馬來西亞星洲日報副刊)

結束了西雅圖二日禪修課程,從美國西部飛到東部ohio州,7時的航程也不短,主要是為了出席死囚的告別會。這位死囚懇求再生的心願未了,企盼得到州長的寬恕免一死。今天也是美國大選日,奧巴馬與挑戰者激烈角逐,以期續掌大權。

此告別會是死囚執法前一星期特別的福利,當日取消外來探監者,以留出一個大空間,讓死囚與親友團聚共餐、合照留念。在場者自備節目,共陪死囚渡過生命最後時光。這一天,死囚的手與腳都不上銬,可以隨意在大堂內走動與來者互動。這一餐可由監獄從外選購,也可應死囚要求而安排。

經過十三道鐵門及嚴密安檢來到死囚室,他正等待我與翻譯員到來,室内僅我們三人,四周顯得更安靜,偶爾傳來獄內鐵門的開關聲。

感動的是他因為我的出現,給了我一感恩的擁抱;震驚的是我,他說:沒準備要死,不想死,我要活。

他拿出兩本私藏收集的照片,一一為我講述獄后發生的點滴故事,這一生在獄中是如何渡過。

為了解自己的案件與權利,在獄中苦修法律係,並在基本常識考試中考得近滿分。對自己的案件不曾放棄,原因是他要為自己辯護。

38歲的他熱愛藝術,在牢中十五年,自學彩繪,在他的印象中共畫了百幅以上的作品,每一幅伴他渡過等死神到來的日子。這期間義賣部分作品,報酬做為慈善捐款,更得到教會支持、朋友的欣賞與收藏。如今一些作品已印刷成明信片。剩餘的後期作品,也會全捐贈出去。

他本是基督徒,愛探索不同的宗教,也結交廣泛,一些來探訪慰問的朋友或筆友,難免會在生活上遇到生命的困惑,這時刻,反變成由他來輔導、引領對方了。

為了深入基督教理,他苦修與研讀經文,通過了考試,獲得近於牧師的資格。當獄官傳來這好消息,他卻向獄官提出想要認識佛教的願望,以此因緣開始與佛法接觸。

近幾年,認識了佛教,尋求安心方法,對禪修產生極大興趣,雖身邊囚友、獄官、朋友,個個都難思難解,並擔心他的信仰轉移方向。他承認他有一定的壓力,但並不因此與他們有敵意。他常回應其他人的詢問時,都告訴對方那是因為佛教的禪修有助於找到安心之處。

今日的告別他親手作了一蛋糕送給他女兒,也請大家分享。說著說著從口袋裏拿出一張於今年十月廿一號在獄中与他女兒的合影。此時臉上露出一副悲喜交集的神情:女兒能來,是遲來的相聚,但心里多了一份親情。

原來:此廿歲女孩,未曾見過父親,而父親也不知有一女兒。

因緣來自數個月前,一日該女孩的外婆在公車內與牧師閑聊,正當牧師在翻閱報章頭版新聞,並說他最近在支持即將行刑的死囚,外婆看到死囚的照片,驚訝、肯定的說:這不就我孫女的父親嗎?牧師也很驚訝父女倆不曾相識。為了核實關係,牧師幫助在最短時間內通過DNA的檢驗,證實是父女。

可以了解死囚此刻的感受,多了一個女兒,可說是告別前一份意想不到的禮物,卻也造成悲喜交集的兩父女更為不捨。

一個剛圓滿了心願,就快要失去親情;另一個得到遲來的禮物,卻刑期已近,無法履行父親對孩子的愛。

手中握緊與女兒唯一一張合照,他說相框是他親手制作的,然後無言地凝視著照片。

昨日獄中囚友為他舉行一個模頭儀式,給予他祝福祈求奇蹟早點出現,這是死囚之間另一種告別儀式,隨后他將与囚友隔離而住。他說:總有人先上路,不捨又何奈。</span>

其他死囚還在等排期,而他的行期迫在眉睫,或許他們也只能同命相憐、同路同心、淚往心中流吧。

赴這一場告別會,感動與感謝死囚給我機會,讓我更了解他的處境。

告別會從早上八點至睌上八點,死囚要求其它親屬朋友延后兩小時才來,當時費解有何用意。

我趁人潮未來時,直接引導他如何守護心,如何應對探望者及在命終前應要注意的事項。

隨著他的親戚及朋友到來,死囚一一為我介紹,從他親戚朋友口中得知,死囚把我放在他會見名單中第一位,先求心得安。此時觀察他忙著接見來訪客,從容不慌,女兒又陪伴寸步不離,多了一個話題多了一項祝賀,氣氛和樂,少了那份不捨与傷感情景,人人為他那穩定的神情而感心安。

如今了解他的用意所在,安穩的心才能面對許多人的到來,心才不為所動,讚歎也。

時間不允許大家逗留太久,總有一別,不然不名為告別會了。

即將彼此分離,死囚特要好的教友,是一位黑人,特要為他歌唱,同時請全體配合向神祈求与禱告。死囚並介紹:她熱愛唱聖歌,在教堂里少不了她的歌聲。

她那宏亮的音聲、懾心的聖歌,籠罩了整個禮堂,但掩不住那不捨悲傷的神情,一度幾乎哼出聲,強顏帶笑,難掩悲泣,眼中涙光伴他唱了幾首歌,感動了在場的人。

坐在前排的我,感觸是最清楚不過了,我不時回頭看看死囚的神情,他那無奈的眼神投向為他歌唱的好友,嘴唇微顫欲哭,而唱者不時閉眼轉身流淚以免被死囚看到。此情又如何躲避得了,在場四十人的顧盼相望,又怎能不共鳴涙流呢!

這一場告別,帶動在場每個人一心向上帝傾訴與禱告,以表達對死囚不捨的心情。

死囚情緒亦受波動,站在眾人前面說,08年的告別會,我宣讀州長暫緩刑法的信,但今日的告別未收到任何訊息,說到此失控痛哭,幽默的他又說:

上一次聽判決,得到好消息,他們判了緩刑,這次他們應該判的更好才對 引起笑聲一片。

再幽默也無法掩蓋心中的不捨,他說:我多麼希望能在這世上多活幾天呀,有時間來陪你、了解你,做你的爸爸。話未完兩父女衝上前擁抱。此刻,大眾無奈亦無助,心無言,目光集中在兩父女久不分開的情境,耳中傳來兩父女哭泣。</span>

時間到了,眾人與他們兩父女彼此擁抱,心貼心,含涙貼耳邊留下最後的話語。彼此都要告別,不同的仍是死囚的死近在眼前,其他人帶著不捨回家。

接下来,死囚又如何渡過這未來幾天呢?難想像了‥‥‥對他而言,如經中言:「是日已過,命亦隨減,如少水魚,斯有何樂呢!」

約定了這幾天還會見面,至1113日陪伴他走完最一程。

這場告別會,給我的感受是:

告別;談的是過去事,未來的事未肯定,未到盡頭,也不放棄盼奇蹟出現。</span>

告別;暫時再會,還是會再見面,只要緣未斷心未了,輪迴路上還是再相會。

告別,不意味不能再見面,而是作好心里準備,聚散躲不了,誰先上路,各自還要珍重。

告別;重提昨日的種種,不是錯,讓彼此間莫忘記曾走過,各自還得繼續上路,不同,這一別意味著要去迎接與挑戰新的路。

告別:也意味著未來的路、來世的希望,沒有昨日之死,沒有今時的告別,又何來明日或未來的重生呢!

告別:提前來送一程,雖觸情深處心不捨,但死囚感到一點欣慰,他並沒被遺棄,還有親友對他的重視,不再感到孤單。

告別:始終還是一別,這就是真相,何必要去迴避。

告別:如人生一面鏡子,寫下生命的功過,警勉一生已做未做,要三思而做。

回程路途中,腦海里在思維著:

其實每一天,每一次,每一秒,就意味著告別一次。再說昨日己死,此時生也剎那滅。有如此信念,便能不住而捨過去,隨緣不拒未來的到來,專注護心活於當下。

過去己滅,未來將滅,現在即滅,一次次的告別,次次不會再空過,活得自在灑脫,死時心甘、情也願。就少來嘆息了。

明天還會与他再見,一起禪修,會與他分享這一信念來看待告別,以平常心看待一生終結。

「沒準備要死,不想死,我要活」這句一直浮現在我腦海中

我也告訴我自己:告別不意味時鐘就停止,而是警覺到只要還有呼吸,還會有明天。告別也意味著必要放下昨日,意味著開始要開始新的嘗試和挑戰。

接下來這幾天我与死囚也要面對新的挑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