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自由女神的火炬
wymba
記得大學時代我是個標準的搖滾樂迷(事實上今日猶然),喜歡聽嬉皮士的抗議歌曲。有一首歌寫得很認真,是以自由女神像為題而寫的。歌的作者是唱 American Pie 的 Don McLean。歌名是 The Statue (自由女神像)。他是在對自由女神說話。還記得頭兩句歌詞是這樣寫的:

在妳的家裡,陌生人一度是受歡迎的。
妳也曾和善地對待所有站在妳火炬下的人們,
在那一個個黑暗、颳風、通往自由的妳的走廊的夜裡。

而這首當時訴求民權的抗議歌曲,在今天聽來竟特別地叫人感到難過。因自由女神是美國精神價值的象徵,不但代表著美國夢,也是全世界人民追求自由與平等的精神堡壘。而今天居然有美國總統下令,不讓特定地區的人民進入美國。雖然美國法院暫時廢止了這個行政命令,但這個作為已然象徵著一個時代的結束。而且這個動作事實上已經不能只是用「孤立主義」或「保守主義」來形容。我只能說,這代表著美國人已經逐漸失去了他們立國的精神與價值。是因為這個原因,美國人會長期地和徬徨與苦悶共存。正如 Don McLean 在歌尾唱道:

火炬沒有傳承下去,
也沒有放光。
但我們仍然等待,仍然等待 . . .

本期般若廣場嘗試用佛法的眼光,來討論美國即將走入的孤立與保護主義。歡迎有興趣與意見的朋友一起共同關注點閱本月「自由女神的火炬」議題。

有感於「美國優先」
wymba
苟嘉陵

新當選的美國總統川普先生,將大刀闊斧地施行「美國優先」的國策。他認為目前的美國沒有護衛美國人的利益,因為美國對「外國人」太好,也因此而花了美國太多的金錢。所以他要貫徹競選時「美國優先」的政策,要美國的跨國企業們把生產線遷回美國,否則它們就將受到政府的「懲罰」。同時川普也認為美國對貿易夥伴們過於寬大,造成外國商品在美國市場的充斥,使美國的製造業蒙受嚴重打擊,也使得美國工人因此而失業。所以他將對外國商品課徵高額的進口關稅,藉此來「保護」美國的製造業,使美國商品至少在國內能有市場,也希望因此而使得美國工人能重新拾回丟失的工作機會。

我想任何總統要以自己國家的利益為第一優先,這個願望當然是正常的。川普也正是因此而當選了美國總統。但問題是他的作法,真能保護美國人民的利益嗎?在我的腦海裡,這是一個很大的問號。

川普幾乎是以為美國工人之所以失去了工作機會,絕大部分是因為中國是擁有大量廉價勞力的「世界工廠」,再加上中國政府長期以來一直都在「操縱匯率」,造成美國商品失去競爭力。但事實是這是極為狹小的視野,因為這個世界已然和二十年前大不相同。首先是機器人及人工智慧的發展,已經使我們的世界進入第四次工業革命。許多傳統產業的工作已經被機器人取代。據我所知,美國最大的網上購物公司亞馬遜,絕大部分的後勤作業系統,都已經是在依靠機器人操作。要把美國工人失業的帳都算到中國的頭上,這種思維本身就是沒有面對事實。更何況全球化是人類社會新的趨勢,允許也鼓勵資本與生產資源在世界上自由流動,使生產達到最大的生產效益。換句話說,美國工人之所以被其他國家的勞動力所取代,是因為他們的生產效益已經不如其他國家。今天是中國,明天是越南,後天甚至可能是非洲。美國人動不動就把自己的問題怪罪給別人,這種心態本身就是沒有面對真實的傲慢。強迫蘋果把生產線移回美國的結果,會使得蘋果產品進一步地失去在全球的競爭力,也會更進一步地傷害美國在高科技產業的領先地位。而這個全球化的趨勢浪潮,根本就不是蘋果或微軟能左右的。又豈是美國總統能夠扭轉?堅持孤立與保護主義的真正結果,我看會是美國加速失去它在新世紀裡的領導地位。

講到領導地位,我想大多數的美國人到今天才知道,許多美國國防工業的科學家與數學家,都是中東的伊朗人。拒絕伊朗人入境的真正結果,是這些科學家將來都會被迫轉投其他國家,因為美國不再歡迎回教徒。那他們都會去哪裡呢?

美國人在「自我防衛」的同時,也在分分秒秒流失自己的國力。川普哪裡知道美國迄今之所以會如此強大,正是海納百川的結果。而這一切都將在他的任內實質性地改變。因為那些傑出的各國菁英,將無法再認同美國價值。那他們都將到哪裡去呢?如果我是俄國的普京,當然會高度評價川普的政策,因為那將是百年難遇對俄國的機會。而中國呢?中國執政黨有做好這個「人類新局面」裡的充分準備嗎?事實上「川普效應」的真正受益者,極有可能會是他所竭力貶損與打擊的中國。因為川普已然為中國鋪好了路。所有川普丟棄了的美國價值,中國只要照單全收就行了。很簡單!

如以佛法來看川普要走的「美國路」,最大的危險是他不相信科學,也就等同於不尊重知識。而我們知道得很清楚———不尊重知識就是愚昧。其果報將不只是美國國力的流失,也會加劇人類環境的被污染與被破壞。而最糟糕的,是他似乎不了解在當今之世,一個國家已然無法獨自存在,而必須顧及人類全體的共同命運與利益。如果一切只看得到自己國家的「優先」,最終的結果,極可能反而是加速了美國的衰落。

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wymba
金刚剑

不被看好的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了,这让许多人感到意外,各方媒体虽然分析了诸多原因,但其中决定性的一点,是他受到美国白人蓝领阶层的广泛支持。时至今日,美国社会的贫富不均已经非常严重,住在城市里的主流精英阶层过着优渥的生活,而生活在乡村和小镇的以白人为主的蓝领阶层却是生活拮据,许多人甚至打了三份工都很难维持一个家庭的基本温饱,据说不到六岁的孩童,有一半是在饥饿线以下!这些收入已经不足的打工者,还受到海外劳工以及移民的冲击而面临失业的威胁,他们对美国现行的制度已经是极度的不满和不信任!但如果西拉里当选总统,他们看不到现行制度有实质性改变的可能性,所以他们支持了特朗普,虽然特朗普也未必能行,但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去年11月般若广场的文章《蓝领白人的愤怒》也表达了相同的观点。特朗普上任不足一个星期,便签署了一系列新的行政命令,其中有“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协定”(TPP)、“加强对非法移民限制”、“在墨西哥边境筑墙”等等,这些政令引发多方批评如潮,但不可否认的也有不少人支持,特朗普认为这些政令是为了让“美国利益优先”,般若广场则称之为“孤立与保护主义”,那么以佛法的观点该如何看呢?以下便是个人浅见:

佛教的核心理论是“缘起”,即认为任何事物都是因缘聚合而成,这就是释迦佛发现的宇宙间的普遍事实。因为一切都是因缘聚合而成,所以任何事物都没有“实在性和不变性”,但人类因为没有看清这个事实,便以为存在着一个实在的不变的我,这个见解产生了“自己和他人”的强烈分别,并导致了一切思想和行为都强烈的以“我和我的”为中心,佛教称这种思想行为为“我执”,并认为“我执”必然会导致错误行为和痛苦,因为如果一切都以“我和我的”为中心,以“我和我的”利益为第一考量,便很容易伤害到他人,而伤害他人便等于伤害自己。我看特朗普总统的政令中便存在着相当程度的“我执”(对我的国家的执着),以佛教的观点来看,这当然是对美国有害的。“缘起”不但指出了所有事物都没有“实在性和不变性”,还指出了所有事物都没有“独立存在性”,无论是个人还是国家,都不能独立存在于他人和他国之外,我看特朗普总统的政令,其中便存在着能独立存在于他人或他国之外的思想,以佛教的观点来看,这当然不会成为事实,自然也不会对美国有益。

佛教虽然认为“我执”是人类痛苦和烦恼的主要原因,但也承认“我执”是人类最为普遍、最根深蒂固、最难以放下的现象,所以佛教并没有要人一开始就能放下“我执”,而是要人以关爱他人和利益他人开始,慢慢的放下“我执”。基督教的“上帝爱世人”也有相似的观点,大家都认为爱人就是爱己,因为“大家好才是真的好”啊!

心理圍牆
wymba
楊士慕

很老實說,來美國將近三十年,從來沒像現在這樣「關心國事」,不但廣泛閱讀報章媒體和學界的政治評論,而且還天天注意川普的政治動態。

談論政治,雖然在重視解脫和離苦的佛法原始經典中被視為「旁(畜)生論」;但是,不可否認的是:政治的確是影響現代人苦樂的最重要因素之一。舉凡與我們切身相關的經濟,生態,移民,司法,安全,無不和政治息息相連。

我們可能不管政治,但是政治不可能不管我們。

或問為何川普引起我大量的興趣?正因為,「川普主義」代表著一個微妙的心理現象在社會的逐漸展現,也是個非常有趣(但可能危險)的社會心理傾向與認同。

先問個簡單的政治心理問題:為什麼不管世界任何的一個國家都存在:左─ 右 (保守 ─ 自由)不同兩派政黨的強烈分歧與對立?而且,這種政治的對立和堅持,就像不同信仰一樣,往往是超乎理性、思惟,討論,即使親如家人,也可能會因政治主張不同而反目成仇?

人的腦袋是很奇怪的:常常存有固定不變的二分法,如:男女,黑白,好壞,陰陽,天地,善惡,生死,危險或安全。「簡單主義」會讓我們在心智操作上面,變得容易而有效,只要在信念上面貼個絕對的黑白標籤,馬上就可以不加思考的運作自如。

其實,只要仔細觀察自己每天的心念,就會知道我們每分每秒都重覆再做一件很簡單又無聊的事情:看(或感覺)到什麼,就會馬上作出「喜歡這個,不喜歡那個」的直覺反應。

這心理過程的重點在於「直覺」,也就是說:我們根本不到知道為何會如此反應。更多時候在被問起時,為了避免內心的認知失調和混亂的狀態,會不自覺「編出」很多看似理性,又似乎很有道理的理由,拼命來捍衛自己的主張。孰不知只看到是白的,就會通通挑出白的證據;只看到黑的,就想要找出黑的理由。選擇,早在心理可以找出理由之前。箭已射,靶就看射中哪裡再畫。

簡單的說,我們根本不知道,自己下意識為什麼會作出如此反應?

發展心理學家認為:在人類思考理性的皮層頭腦發展出來之前,就已經先有幾個至關生存的重要直覺感的生理機制早已放在意識之中。其中,最重要的兩項直覺反應就是:安全與合作

「安全直覺感」主要作用是保護自我,捍衛安全(常會不惜使用戰爭,權力),透過統一,純淨,熟悉,服從和秩序等方式,達到保護安全的目的。相對的,「合作直覺感」,主要作用是透過互相幫助,以適應和調節新的環境來繁衍後代,常透過博愛,寬容,互助,同情,接受等方法,來達到適應的目的。

這樣天生的心理直覺特質,其實大多人自己本身是不知道的。直覺感的成因也是眾說紛紜,有人說是基因,有人說環境,教育,也有人說是家族或經驗。以我自己的「佛教偏見」來看,極可能是業力和四大不同的比重組合(有空再聊這個)。其實,更關鍵的重點在於:嘗試知道(1) 自己為何堅持如此直覺,(2)什麼條件會造成直覺感的左右擺盪,(3)堅持如此想當然爾的直覺主張有何利弊得失?

人心是千變萬化的,其實心理直覺也並非僵硬不變。只是,如果我們完全不知道也看不到自己的直覺堅持之所在,就非常容易被外在的影響所煽動,挑撥,或激發,頑固又不自知的捍衛自己的直覺感,攻擊其他不同的極端。被人賣了,還幫人數錢。

心理學上很多社會實驗證明:授予無限權力,播放街頭暴力不安影片,強調高犯罪率,恐嚇低經濟成長,惡劣的居住條件,促使我們的心理直覺很自然擺到「安全直覺感」的一端。相反的,播放人類的苦難,幼兒難民溺死在逃難的海灘,飢荒,無助,地震海嘯,就會自然挑起「合作直覺感」想要伸出援手幫忙。

也就是說,只要不斷的鼓吹害怕和恐慌,我們會自然的想把權力交給「有力量,有擔當,敢衝撞,敢挑戰現狀」的鬥士來恢復秩序和安全,也傾向使用孤立,種族和保護主義,來責怪和我們長得不同,或是說不同語言的人。另一方面,如果強力的播送博愛和共容,自然會想要大家都一起好,全球化互相幫助,組織世界經濟,軍事,經濟合作同盟,互求利益和成長

然而,「安全直覺感」揮之不去的根本問題在於「權力濫用」。而「合作直覺感」則很難處理「分配不均」的社會公平問題。

姑且不論川普的政治主張你同不同意,川普尚未在美墨邊境築起阻擋移民的「移民圍牆」,但是已然造成全世界極端分歧的「心理圍牆」和彼此的相互攻訐。也不論你支持什麼政治主張,反問自己,捫心自問:我們真的知道自己的善惡喜好從何而來的嗎?

如果渾然不知,幹麼抓得緊緊不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