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31st, 2012

吸毒法談

苟嘉陵

人為何要吸毒?吸毒就一定會上癮嗎?對於毒品氾濫的問題,佛法能提供幫助嗎?

其實若真以佛法的角度來看毒品氾濫,會以為問題的本質仍然在人,而不在毒品。這就像有人把歷史上昏君的無道,歸罪給女人。說昏君之所以無道,是因為身邊有個狐狸精是「禍水」。對這種謬論,有句俗話其實說得蠻好,就是「色不迷人人自迷」。君王自己未治理好國家,那怪得了別人?同樣地,麻醉品也一樣。是人自己沈迷,用它作逃避的港灣。麻醉品本身,是沒有好與壞的。醫生甚至用它入藥,或幫助患者減輕痛楚。把這一點弄清楚,才算掌握了毒品問題的要點。

人之所以要吸毒,簡而言之,是因為空虛苦悶。一旦吸了,可以暫時忘憂。這就是它引人的地方。事實上所謂的人類文化,相當部分都可被用來減輕苦悶。像音樂,文學,美術,乃至哲學,宗教都是。但坦白講,它們不能讓苦悶完全終止。而麻醉品可以讓苦悶暫時終止。毒品氾濫,其實是反映了人間實相:眾生的空虛感,苦悶感強烈,但卻又無可奈何。

而佛法,就是徹底了卻空虛苦悶的方法。

佛在世的時候,大約有五百人,徹底斷盡一切煩惱,不再空虛苦悶。這些人被稱為證了「阿羅漢果」。他們不再需要娛樂來減輕苦悶。當然,他們也不吸毒。他們只是活著。一天吃一頓飯。很開心。

要能像阿羅漢這樣,雖不容易,但人並不一定要證阿羅漢果才能喜悅。其實人只要能有少分法的體悟,就會在生命裡有喜悅。在生命裡有「喜」的人,就算嘗過毒品,也不會沈迷。而喜的生命品質,才是真的杜絕毒品之道。人類如果無法讓自身具有喜的品質,緝捕毒梟只是防堵,不是解決。由佛法的觀點來看,人類目前的反毒,只是在果上用力,而沒有在因上下工夫。故收效甚微。因為要點在人,而不在毒品。只要有人吸毒,就永遠會有人販毒。光是靠禁,是禁不完的。故佛法主張提升人「喜的品質」。只有當人有了「喜」,毒品問題才會解決。

別的宗教裡,當然也有喜。正如佛法裡未證阿羅漢果的人,也能有一個程度的喜一樣。信仰純實的人,可以有「由信所生喜」。禪定工夫好的人,則有「由定所生喜」。大乘教特別強調菩薩要修習禪定,要能「禪悅以為食」。其實「以為食」的意思,和吸毒的吸是一樣的,都是攝取。另外像不少宗教裡的閉關,僻靜,都可讓人感受到一種喜。這些方法,雖都不是徹底的解決,但只要有了它們,就都能在生命裡有相當的喜悅。我就聽總編輯楊士慕說,曾在緬甸見過有人曾吸毒成癮。但學會打坐之後,就不再吸了。其實這並不奇怪。因為他有了更舒服的東西,叫「定所生樂」。

總而言之,是佛法主張要強化人的內在,令其有喜。最好是大家都開悟,皆大歡喜。能歡喜,自然就不用吸毒。這就是佛法能由因上對毒品問題提供的幫助。

论毒品的感受

李思宇  
                     
佛门强调五戒,最后一项是戒酒。现在许多法师在解释“五戒”内容时,把戒酒延伸为“戒毒”。这不得不说是因应时代变迁而作的明智调整。佛教也在改革,毒品的危害,看来远胜于酒。


人们谈毒色变。中国近代史因鸦片而几乎国破族亡,于是发生一场惨烈的“鸦片战争”。毒品,不止于损害人们健康,更可怕的是麻醉人的精神。这是致命的祸害。

吸毒的人都有这样经验:当第一口吸进去的时候,那是前所未有的舒服!顿时觉得眼前的世界改变了,空虚,痛苦,烦恼随着口中吐出的烟雾而飘散消失。然后接着第二口,第三口、、、、、、明明知道它的害处,人们却甘之如饴,这就是毒品的最大危险所在。可是,毒品何以魅力无限,让人无法抗拒呢?说穿了,它只是给人一种“畅快”的感觉。

畅快,是纯粹的感官享受,由此而得到心灵上的慰藉。尤其当人在无奈的浮沉中,烦恼和痛苦煎熬里,感官爽快可以逃避一切不如意,以为那是永恒的快乐,“但愿长醉不愿醒”。即使回到现实,即使痛苦没有丝毫减轻,而是加重。愈是痛苦,就愈变本加厉追求舒心与解脱,以致在所不惜。

实际上,人的一生都活在感官的贪爱中。连续剧的情节,让你“思君忆君,魂牵梦萦”,任凭双眼艰涩,仍然坚持一节一节往下看去。孩子把着电玩机过十字街口,即使气车响起警告的笛声,也充耳不闻。恰如你思念酒香,不必喝它,只要闻到就浑身来劲。

当贪爱的感受达到“无我”的境界,乃至无法自拔的时候,必定化作无休无止的追求行动。“贪爱”难道不是毒品么?

贪爱的感受在渐渐中升华,势不可挡。我们用指甲抓痒,甲到痒除,是那样痛快淋漓。可是,我们竟然发现,后来却不停地抓,直到抓到皮肤渗血,也心甘情愿。暴怒斥人的时候,那种一针见血,排山倒海气势,岂能一时罢休?感受的升级和追求,就像黄河决口,无法阻挡。这种巨大的危机,原来都由对微小的“过瘾”念念不忘与重复开始。

器官感受是生命的本能,本来无可厚非。但问题是人们对这种感受所产生的过度反应。过度,是走向偏激的根源。美与丑,动听与刺耳,香与臭,甜与苦,冷与热,乃至好与坏,都决定于个人对它们的内心取向。生长在阿拉斯加的人来到佛州,即使天气乍变,突然“寒冷”起来,他仍然觉得温暖。感官对世界的反响,有千差万别,我们何必那么认真与执著于其中某一种呢?

毒從心生

林建勛

鴉片是最早流行的毒品,十八世紀,大英帝國用大砲打開中國門戶,頃銷鴉片,美其名為[福壽膏][ 神仙丸] 。滿清皇朝,上從王公大臣,下到販夫走卒,一桿煙槍,一盞煙灯,吞雲吐霧,賽似活神仙。那個時代,中原大地是全世界吸毒人口最多的國家,也是可以公然開店賣毒的國家。

從鴉片,大麻及從其他植物提鍊的毒品,純度高,价錢昂,從經濟角度來看,己經不是一般吸毒者所能負担, 但為什麼各類毒品,仍然在全世界各角落暗中流通呢? 這些癮君子們, 難道不知道毒癮的可怕嗎?其實,人人皆知吸毒後果之慘烈,仍然如灯娥撲火,前仆後繼,值至死而後已。近代的吸毒者,除了貪圖感官上的快感刺激,更多的是把毒品當做避難所,沉浸在短暫麻痺裡,暫且忘了苦悶與煩惱。什麼是他們的苦悶與煩惱? 就是不斷追逐[名] [利] 的誘惑,就像邱吉爾的名言:「Successful never final」 一條永遠沒有終點的目標,一顆永遠驛動不安的心,只好躲進安穩的毒鄉.

世界各国打擊販毒的源頭, 取締販毒的管道,不遺餘力,對吸毒者的勒戒亦大費苦心,却成效不章,究其原因,這些防範,打擥,取締,勒戒等等措施僅能治標,不能治本。佛陀時代,修行者無法克制性慾的衝動,於是把男根割掉,佛陀喝斥說慾念起於心,應從心斷。吸毒者,或是貪圖感官的舒暢,或是逃避苦惱的壓迫,每個人吸毒的原因不盡相同,表面上看似毒癮在身,事實上毒根從心滋長。因此,一般的勒戒所人犯,出而復進,永無止境,除非面對自己,從心領悟,心安定了,才能徹底與毒斷絕。

毒品與人類未來

毒品問題不是新鮮事,但最近又因惠特妮休斯頓的猝逝,而被掀起討論的高潮。如此有才華的傑出藝人,卻沒有辦法不吸毒。曾有報導,說她在死前6個月內,竟吞下了近8千顆迷幻藥丸。這個匪夷所思的數字,令人咋舌。事實上歐美演藝圈內,因吸毒過量而身亡的例子,比比皆是。遠有門戶合唱團的主唱 Jim Morrison, 搖滾電吉他大師 Jimmy Hendrix, 比較近的則有 Nirvana 樂團的主唱 Kurt Cobain,  他們的死都直接或間接和毒品相關。

曾聽來自福州的友人說,福州的販毒集團曾有人稱他們賣毒品給西方人,其實只是報當年列強在中國強行販毒的一箭之仇。佛教不能支持這種說法,會指出當年的販毒和今天的販毒,都是造下惡業,也都會有各自的因緣果報。但因果法則畢竟是絲毫不爽。今天西方人吸食的毒品,的確大部分來自東方,而且包括了不少被視為恐怖主義溫床的地區。美國人殺了賓拉丹。但對支持賓拉丹的人遠在世界的另一個角落種植鴉片,卻是莫可奈何。西方國家是全世界毒品的最大消費市場。如今對海洛因的吸食,最厲害的剛好就是鴉片戰爭時代的販毒諸國。排行第一就是英國,然後是法國和意大利。歐美有人要吸毒,這些「恐怖分子」就販毒。這一場戰爭最後倒底誰輸誰贏,恐怕尚難論定。因為世界上就是有那麼多人「不能不吸毒」。

人為什麼要吸毒?毒品氾濫的問題,倒底是有解還是無解?佛法對此一人類共同的問題,能提供幫助嗎?這是本月般若廣場關心的話題。歡迎讀者諸君共同思索,提出自己的經驗及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