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中)遺憾的痛,沒回頭路 (3-2)
專題討論
wymba

告別(中)遺憾的痛,沒回頭

釋開照比丘 寫於美國 Ohio(註:此文轉載於馬來西亞星洲日報副刊)

11月08日至11

從死囚身上,感受到:遺憾不只是痛,而且是沒有了回頭路。

他在一個不健全的家庭里成長,雙親嫁的再嫁,娶的再娶,他找不到一個有歸屬感的家,心中常有怨。從小就經常離家出走,從小監獄(感化院)住到大監獄,從小錯犯到大錯,從輕罪到死刑罪。

他的生活離不開酒色財氣,至23歲時因醉酒與嗑藥而犯了殺人命案,捅了一位萍水相逢女友138刀,死者喉嚨切斷手也被斬斷。隨后還親自報案及協助查案,結果在短時間内破案,其關鍵就在現場找到與他有關的痕跡,也在最短時間内被判死刑。

直至如今,他仍不承認是他所殺,千辛萬苦找出許多疑點為自己辯護,證明他不是兇手。但州長拒絕的緩刑申請並拒絕翻案。在行刑前一個月記者採訪時,他再次的講述與受害者當日接觸過程,提出自己是清白的證據,此錄影已上傳youtube及個人網。

他很堅持:縱然一死,此案還要继续追蹤,還我清白,也讓女兒知道「父親不是那樣的人」。

這几天的會見,死囚特安排在上午與我見面,直至臨刑的時刻,最後再讓我陪他走完最後一程,所以這星期内的出現我可說是「包頭包尾」,而他的用意是需要安穩的心,來面對監獄的探望者,以及能安穩走完最後一程,這方向他很清楚。

今天,他再一次怨州長再三拒絕他的寬赦,也不看他所準備好的資料,對此,他感到非常的不服氣。

還有三天,若無奇蹟出現,必死无疑,有心理準備否,能接受否?我直接的問。他回應說:沒有人愿意如此死,若必死,我也接受。接著他又再重複抱怨對州長,政治與政府等等的不滿。

美國政治與法律我不懂,也不知如何處理。我能處理的僅限於如何讓心得到平靜與安穩,了解与體會他的處境,與他分享如何看待這一事。

不想死或想死,是痛苦的事;想您死或判您死,也是件痛苦的事。

爭取求生,祈求寬恕,盡力用不同管道申請,是應該的,關鍵就在不要抱著敵意、懷仇恨。否則,苦上加苦更是痛。

體恤、諒解、悲憫州長的處境,並非認同死刑是人道的合理性。實情是,必須面對政治,社會,文化、宗教大環境,受害者與法律的多方面考量與壓力。決定一人死、必死,心情也是錯綜複雜,也不好受。一些死囚能否得寬恕,關鍵就在他手中的筆簽下一紙免死令。若簽,對他而言也會留下一生的陰影,或劊子手也是不好受。可見死刑的執行牽涉多方面心里的不安。

無敵意可以化解心中的瞋恨,讓心里比較不會那麼痛苦。無敵意也並非認同死刑,還是要盡力去爭取;另一點,心要懷體諒與了解在大環境的條件不足下,隨緣接受,心無嗔才是得安穩處。

讓后人繼續去跟進及關注死刑,是應當癈除的運動。

他用心聽我分析,氣氛也變得稍為不那麼緊張,也不再繼續專攻州長的不是。

死囚室不會讓他久住,他也不想多住,但他不想死,但行期已近,所以必提早退房,轉移至另一獄內特殊「保安房」,準備過最後的一夜,第二天便是一生的終結。

他說:收拾了房間,一些陪伴我十多年之物,有點不捨,此時感受極深即是執著帶來之苦,平時感受不到。整理出來的物品全都分配給其他囚友,歡喜來自囚友喜爱我的東西,此刻,體會到捨的心,讓心少了牽掛。

他還說:當初會覺得很遺憾沒有自己的親生兒女,如今,知道了,特將自己喜愛的一些親筆畫、親手制作的一串唸珠、信件与照片,還有一些錢留給女兒。我父親離去,留下的錢我沒好好善用,如今我身為父親,我願我的女兒好好珍惜,用做教育費用

現在的心情跟以往不同,因為有了親生女,有了目標,即為她未來路著想。以前的我很自我,只會考慮到任何事情都只有自己,此時我的言行都得謹慎,這會影響她心智的成長,更多考慮他人的感受了。

回想我對父親,充滿著討厭、憤怒,不滿他的所作所為,而導致我與他的關係很惡劣。我不願看到我與我女兒有這種結局。

女兒這幾天到獄中陪伴,我將自己的人生經驗與她分享,我要讓他在心目中有一個好印象、有一個好爸爸。

我直言再問他:有了女兒有何感想?什麼話最想對他說?

一份遲來的禮物,欣慰一時,也是多了一份悲痛,心很不捨啊!我對我女兒言:不要質疑父親對您的愛。我還告訴她:父親是寃枉,雖今必一死,此䅁件還得追查下去,至還我清白。

此時,死囚心情與說話的語氣有些激動了。

廿歲的女兒今相䛊,與他相見的互動也只限在死囚室,時間有限,探監方式,就在一小圓桌面對面,何來真正的天倫之樂,彼此真心交流,坦誠相對,只為了別讓心有太多的遺憾。

也讓我更震驚與感動,莫過於死囚能讓女兒為有如此父親感到驕傲。死囚帶著錯綜複雜的心情與我分享,他如何化解了心中的痛。

「女兒對我說,她的男朋友在獄中」。當時聽在耳,絞痛在心,瞬間,轉念提起無敵意祝願,體諒興寬恕的心生起,去除心中之痛,也感動我女兒,更拉近父女情懷。

這幾天與死囚的互動,我的感受是:

「太多的遺憾」,一旦被牽動,一時難消心中的痛。「不想死」,對州長拒絕再翻案,他心里難消這口氣。

「慈心無敵意」拉近父女情壞,建立起彼此的信任女儿不再質疑父親對她的愛。

「因果與業」深信不移,來世得安心,有了目標寄託。他很想「捨而不執」,可是有心而力不足,但會努力。

隨著帶領他誦經,發露懺悔,用慈心禪方法來調柔內心,一起禪坐。他感到心特安,時間也過得特快。

再引導他如理作意:沒有人能陪您終日,不能陪您一生,有的也只能送您最後一程,「捨而不執」才讓心自由。四周一切亦不能隨您而去,同樣也得把女兒放下,對州長別再懷敵意,對師父也不得不去執著,各有自己生命自護安心的功課,這是無人所能代替的。相信背后所有的人給予您支持、祝福,即意味著「安心」及「放心」去迎接新的挑戰。

 

這死囚的領悟特快,吸受能力極強,他說會盡力往這方向下功夫。

他說:這天心情稍為平靜,由於把慈心祝福一旦提起,無敵意,柔軟的心看待一切而不易被外境搅動。

又一天的別離,死囚總少不了來一個擁抱,不同往日,這一抱不只用心還用力,以表對我的尊重與珍惜。

死囚開始倒數計時,再過三天便與才相認的女兒永別。這種生命不可承受的重,留下還是遺憾的痛。千言萬語,外人也只能化作一聲祝福。我也只能伴他一段路而己。

業果不虛,還是自己生命的功課,無人能代替。無敵意心才得安穩,願他時時提起這一念。遺憾是避免不了,別再讓身心再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