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告別3集:慈心安渡,期待再相會 (3-3)
wymba

告別() 慈心安渡 期待再相會     

釋開照比丘 - 寫於美國 Ohio(註:此文轉載於馬來西亞星洲日報副刊)

這是死囚此生最後一個夜晚,只有3小時半的探望時間。死囚的人緣特好,相送的人也特多。但時間有限,且讓死囚自行分配時間,每一組只有15分鐘,讓人人有機會見他最後一面。此時,千言萬語皆化為肢體言語,一聲問候一個擁抱,與黑夜預先來個告別吧。期待明早的黎明到來會有奇蹟報喜出現。


可是探望者並不曉得死囚對「奇蹟」這兩字不再感到興趣

對一個一直生死不定的囚犯而言,確實是很挑戰人性,15年的上訴一一被駁回。如今這判決,明早上路,他說有點失望,但不驚訝。

時間到了,這條路我必須走。雖然這很困難,但不會壓倒我。如此的堅定。

38歳的死囚,渡過了15年的鐵窗生涯,前來探望者皆多數都上了年紀,他們有同感與我分享,接觸過死囚,都把他當著如孩子一般看待,但他的人生與修心這方面,反而為我們解除許多疑惑。確實,若從外貌來看死囚,應有50多歲

夜裏冷風細雨,伴我穿過獄中小道,死囚已在等候著我的到來,明早便是他這一生的終結。此時保安極爲嚴格,囚室内外有八大獄卒守護,有別於前幾天的會見。

我要他謹記兩件事:無敵意與捨心,不只是能令己慈心安渡,還能化解來探望者的傷心。只要信心加盡力,沒有不可能也。他點頭以表接受,接著,跟隨我一句接一句誦三皈依,

這一晚我的聲音特宏亮,他的音量也夠響,大堂內聲音巡繞令心更為専注。

獄卒或許首次聽到吧,他們也配合低頭,彷彿伴此誦經聲共同為死囚祝福。

陪伴他最後一夜見最後一面,時間雖短,話也不多說,保持那安穩的心才最重要。

死囚要再與我合照一張讓我留念,我隨喜。外面還下著細雨,不捨的家屬親友們還得回去。

願他今晚能安眠。

1113

女兒承受不起要親眼目睹初相識的親父親,在這一天被終結生命,所以選擇「眼不見,痛在心」,留在家里為父親祈禱。熱淚滿面的親屬朋友到來送行,見死囚最後一面。

死囚做到了無敵意接收一切,穩定的心情,平靜的語氣,安慰前來探望者不捨的心。

死囚也留下這段話給他們:

「這一輩子得到很多人的愛戴,如果不是遭遇這一切,也不會有今天的改變。自認自己不完美,以前迷失的少年,曾經在垃圾堆里找食物,曾經被人用槍指著頭。過去的種種不管好壞,感恩回顧這一生,也沒有什麼好遺憾的。世上還有很多痛苦的人,我不願做任何評論了。」

最後輪到我進去。

清晨霧氣、冷風依舊在,再穿過獄內小道,不同的地點再與死囚會見最後一次。還有一個小時,他即將對我說聲再見了。

他緊握著我那雙手,從我溫暖的手心能感受到他那雙手是冷涼的。不過,他的精神很好,心情穩定。偶爾會抬頭眺望牆上的大時鐘。

我告訴他:別被時間奪取了我們的心,時間本來就是為了方便世人辦事的概念之一,而我們這顆心能超越時間,倘若想放下時間,只要我們願意將心投入專注禪修,活在當下,即能離不安。

我感恩他給我更多的學習機會,也向他說聲對不起,在這期間有時說話太直接,及還有許多我也幫不上忙的事務,請他原諒。

「時間雖不允許讓我學更多的東西,但我會記得。」然後他微微的笑,拿出一封信,這是昨夜寫下最後一封信, 有話要對我說。我感動,臨刑會見這一封信,我說會記得這段因緣。

這次他說他準備好了,沒有什麼放不下,只是時間不允許他學習更多的佛法。也沒什麼遺憾,想要的都有了,不該出現也呈現,只要無敵意,何有太多不必要的苦惱呢。

爭取剩餘的時間,咱們再復習悲心無敵意及強化捨心訓練以活在當下,安穩放下的禪法。隨后接著進行簡化的宗教儀式,三皈依、懺悔、發願、祝福、迥向。

臨別的一刻再次叮嚀他:放慢腳步,如行禪般的專注,選一個眼見能心安的對象,也讓對方能安心。躺在床上,全身要放鬆,接著慢慢將眼閉上,臉帶著微笑,猶如平常一樣回到床上,要好好睡一覺,明天能醒否,從不擔憂。不同之處先許個美麗的願,再懷著捨心祝願伴您入眠。

他帶著這堅定的信念,我懷著祝願,願他離恐怖無畏懼安渡。此刻死囚開始要步上那不遠的走廊。

其他的人都得离埸,回到等候室。

這封信也與來探望死囚的親屬朋友們當場分享,我也來不及看内容是什麼。震驚莫過於大家看後喜極而泣令我不解。

隨後得知令他們感動與寫在臉上的心安,源自于死囚信中内容闡述了他的轉變和經歷,紛紛前來道謝。

大家也產生好奇,更感到有興趣,請示了一些有關何謂無敵意安心之法,我分享一點如何與死囚互動的經歷,以及此刻我們如何為死囚祝福,他們都很專注聆聽。

隨著政府人員、刑法人員陸續進來。見證死囚注射的整個過程,大家被一片玻璃相隔離,彼此能互見身形,卻聽不到聲音。

這一針的注射,決定一生的終結。

伴他步上注射床的獄官出來報告,死囚很堅定地說:這一切都不會打倒我。

我很好,繼續上路」。這是毒針注射完後,他留下的最後一句話。

他微笑舉起拇指,脸轉向隔著玻璃窗的姐姐。臨死亡前的那一刻他向他姐姐投以燦爛的微笑,最後把頭轉回,緩緩閉上雙眼。

十六分鐘後,正式宣布死亡時間為早上1015分。

最後,親屬朋友,以基督儀式迎接死囚的遺體,彼此手牽手圍繞起一個大圓圈,我也隨喜參與,此刻大家的心情皆因死囚的安詳離去共沾法喜。

他承擔与承受一切責任,請前來探望者別因他再哭泣,而要安心地回去。

死囚安渡,探望者安心,死囚他做到了,我敬佩在心。

悲心無敵意的威力,捨心生起,心安的效力,從這看到佛陀的真實語,我五體投地感恩佛陀

感言:

藥是有價的,躺在床上的生命是無價的。有情無言面對面,時間是無心,藥是無情,人為的死刑是有情。

無需多少分鐘,遠看似安樂死,掙扎生死的過程不是您誰能證明說:這不會痛,不會影響轉世‥‥‥

國家合法的殺人,讓死囚心臟就此停止。把人當物質來對待,忽略了有情生命是有血涙的感動。

我要死囚謹記二事:

無敵意與捨心,不但能令自己慈心安渡,還能化解探望者的傷心。但只要信心加盡力,沒有不可能也。死囚做到了。

踏出監獄大門,反對死刑的非政府組織還在外抗議著。辛苦他們了,雖仍未成功,「反對死刑,廢除死刑之聲」,要繼續下去

道場、刑場、墳場,皆是另一個人生旅程的省思。對死囚而言,視監獄為修行道場,談何容易,他曾說:「監獄的環境是惡劣的,我們都是生活在自己的小世界里,助緣太少」。由此可見,當死囚一旦對修行激起興趣時,助緣對他們來說是何等的重要。

刑場可以讓您我他看到眾生的業與果報的呈現,也考驗著您我他的悲心與捨心的修養。

墳場即是這一生的終結,在一個小墓碑上撰寫几行字而己。世上又少了一個人會記得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