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我的死刑觀
wymba
苟嘉陵

人類自古就有死刑。以佛法的思想看,死刑到底意味著什麼?佛法支持死刑嗎?還是主張廢除?

我不敢說自己能完整地提出佛教的死刑觀,只能略陳己見給大家參考。但我的看法也是根據法念處的覺觀。這個問題牽涉到佛法對生命的根本看法,也牽涉到修行人的人生觀。

死刑是用公權力把一個生命強行終結。其目的一般來說,應是維持群體生活的安全與群體心靈的和諧。這個看法被現代許多所謂的人道主義者挑戰。他們認為死刑不人道,太殘忍,是不文明的表現。並且提出種種學術論證,來證明死刑不能嚇阻殺人犯行凶,也就是「死刑無用論」。於是不少「先進國家」就立法廢除死刑。這個風潮延燒到全世界,也包括最近的台灣。我看過親人被殺的台灣藝人在電視上接受訪問,指出廢除死刑是對死者及死者家屬的不公,社會也將因廢除死刑而陷入混亂與暴力。受訪者聲淚俱下,的確令人動容。

我想人道主義者會希望佛法的「戒殺」能為他們廢除死刑的主張提供奧援。這個希望當然不是完全沒有根據。但我要指出佛法的戒殺不是教條式地不殺,也不是絕對地不殺。因為佛法的根本思想是緣起論。所以會主張一切事物並無絕對的對錯,而是要看情形。也就是任何行為的意義應是「因緣而制宜」。在佛陀的本生事跡裡面,就有他在因地菩薩時為了救大多數人的命,而在一條船上殺了惡人的記載。可見佛家的立場並不會把殺視為絕對的惡,而是要看情形。在某些情形下,殺反而是慈悲。所以佛法應不會一定要主張立法,去強制廢除死刑。以佛家來看,當初如果有菩薩能及早殺了希特勒,不但可以救了數以萬計猶太人的命,也可以讓希特勒本人在今生少造點殺業。這會是對大家都好的殺,大乘佛法的菩薩道不會反對。只是佛家並沒有主張這種殺就不會有因果。雖然佛家的因果業報也非絕對,也會因緣而有不同。菩薩的殺應是為了眾生而不顧自己的因果業報。就算是有業報,菩薩仍會義無反顧,不會為了果報而有遲疑。

但對於死刑,佛法雖不會絕對地反對,但一定會主張不濫殺,也會主張儘可能不殺。因為佛法主張要給犯錯的人反省,也就是修行的機會。佛法的生命觀主張看三世因果的流轉。一個人犯了錯,也許是罪大惡極。但如果只是殺了他,而沒有給他機會至少看看自己到底做了甚麼,以緣起觀來看,將來那些惡因緣還是會冒出頭來。到時候情況還是一樣,甚至可能更糟。因為沒有能在生前智慧增上。這就是輪迴。所以以佛法來看,事情的重點不是殺不殺,而是有沒有創造機會,使犯者反省而能智慧增上。只有智慧增上,才是對他及大家都有意義的作法。這就是佛法三世因果的生命觀。佛法不會在這件事上一定要去主張甚麼才是正義,甚麼才是公平。正不正義,公不公平,往往是各執一詞各懷主見。人的行為自會有其因果,但佛法不是因果的仲裁者。佛教主張對所有的人類慈悲,當然也包括犯下罪行的人。只是佛法的慈悲,並不一定就是不殺。慈悲的表現,有時也可以是怒目金剛。如果真有那種只有面對死亡才能悔改的人,所謂「不見棺材不流淚」,佛法也不排除死刑正是對他的慈悲。而對這一切不同的人生場景,到底應該怎樣?以佛法來看只有靠智慧。也只有智慧,才能讓人在人生裡走中道,知道如何舉措才是對大家都最好。面對自己親人的生死,人很容易激動。這是很能理解的。但佛法主張激動不能解決問題。面對生死尤其需要冷靜。不當的殺會把事情弄得更糟。以世法因緣看,一個人如果躲不過死刑而必須殺,佛法會主張在其死前創造機會,讓犯者有機會反省,面對自己的所做。閱讀幫助反省的書籍,或與自己認同的宗教師做心靈對話。這些事以佛法來看,都要比殺不殺更重要。目的是日後不會因不平及憤恨而犯下更嚴重的罪行。大家看看那些殺人魔王,像張獻忠,希特勒,他們的心裡似乎都有無盡的恨。而那些恨都由那裡來?要不是多生累積,應是不會到如此程度的。

當然最好是能不殺。以整體的流轉看,儘量創造機緣而讓人能改過自新,方為最佳。許多人認為「殺人者死」乃天經地義,也以為對那些罪大惡極的人講慈悲﹐其實是一廂情願的痴人說夢。我想台灣大部份反對廢除死刑的人,最主要的立場也在於此。大家都覺得對那些殘忍冷血惡性重大的人,不殺實不足以平民憤。一定要見到惡棍伏法方才覺得天理昭彰,否則無法平息心中的義憤。這種想法當然是能理解。但大家在保護對這些人用死刑的立法時,往往忽略了一點,就是對那些窮凶極惡的人而言,死刑其實是他們最方便的逃避與解脫。這些人如此兇殘,大都是不怕死之輩,沒有太多感覺。死刑對這些人來說,其實正是遂其所願。中國人不是說「殺頭不過碗大的疤」?「二十年後又是一條好漢」?處死他們反而增加他們的悲壯感,令其覺得自己還真是視死如歸。我倒覺得若以覺觀來看,不如讓這些人多活些日子。最好讓他們天天看看自己所殺的人的相片。活着時候和死的時候的照片﹐都讓他們看。最好掛在牢房的醒目處。這樣才能讓他們有些感覺與啓發,也才有可能讓他們面對自己與自己的所做。面對自己會令他們覺得難受,但這才是真的懲罰。以法眼來看,這樣做是對他們的慈悲。

至于死刑犯如果真的能反省而悔過,佛法主張不主張不殺?我想並沒有標準答案。佛法提供的只是思想和修行原則,並未主張應和世間法律抗衡。但佛法肯定生命的價值。緣起論的終極思想的確是世間實無惡人,但的確有被無明遮障的人。人只要能衝破無明遮障,一切眾生本都是佛。所以對真能悔改的人,如果我是總統,我會行使特赦權。但我不會認為死刑就該廢除。毫無條件地廢除死刑,只會增益那些人的無明遮障,助長其惡行。

我並不認同「先進國家」的廢除死刑。我以為那是對民權的誤解。既不是佛法講的慈悲,也不是基督教講的愛。許多西方國家的監獄,福利好到足以令開發中國家的罪犯「志願入獄」。這些都不合乎佛法修行的精神,也幾乎等同鼓勵犯罪。我希望台灣及全世界所有的國家,都不要跟着這股「人權歪風」亂跑。好像沒有在司法上緊跟着西方廢除死刑就是落伍。佛教思想不是法律,也不可能在法律上完全得到伸張。但佛法的修行思惟與精神,應是死刑問題背後的思想骨幹。我頗希望台灣的司法,能有自己獨立的「法格」,能找回自己失去的司法文化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