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死刑啟示錄
專題討論
wymba


林建勛

楚漢相爭,劉邦先入咸陽,約法三章:殺人者死;傷與盜者罰。這大概是最簡捷明瞭的法律,殺人者償命,古今中外,皆如是認知。

随着文明的進步,神權、君權到人權,法律學者探索每一件殺人案,都由不同因素所造成,而非單純的致人於死,其中家庭;社會都必需担負部份責任,這樣的觀點與佛法的[因緣觀]相似,因此,殺人者,不應該判唯一的死刑,而應深入追究其殺人的动機、原因、情況。演變至今,許多先進國家如瑞典、挪威等,不但沒有死刑,反而對殺人入獄的受刑人照顧得無微不致,甚至還有個人書房的待遇,讓人啼笑皆非,

矯枉過正的作法,除了法律學者外,不但得不到一般民眾的支持,反而模糊對死刑問題的焦點。前幾年王清峰出任內政部長,因為不執行死刑,引起社會譁然而辭職,去年却又因執行死刑而倍受西歐人權組織的撻伐,中華民國政府對死刑犯的處置,動者得疚,一個國家的刑法,竟然被外力干涉到左支右絀,除顯現這個國家公權力的軟弱無能之外,更突出在島上的二千多万人民,在刑法的觀點上,簡直忘記中華民族的傳统律法,一味抄襲外國法典,其結果有如邯鄲學步,只能跪地行走了。


如果以佛法的觀點,我認為佛法的戒 [殺],乃是建立在個人的行為上,而非指世間國家社會的法則,不同地域有不同的習俗與傳統,構成的行為準則當然不盡相同,因此世尊說:「世間說有,我說有,不與世間爭;世間說無,我說無,不與世間爭」,如果硬要把廢除死刑的觀點,作為橫量一個國家的文明程度,不但只是齊頭式的平等,更是昧於緣起法則。大同世界,烏托邦,民吾同胞,物吾與也,是人類理想的世界,有如西方淨土,心響往之,但現實的五濁惡世,豈皆能行此理想中善法?

世間的悲歡離合、傷痛別離,何止萬千,判人於死,檢警法官以及社會人民皆不忍有此結果,如果從另一面受害者的家屬來看,必定是相反的態度。筆者認為各個國家,因應習俗傳統所製定的法律,必然不同,如美國的陪審團,他國無法引用,有死刑的刑法,就應該如法實踐,有朝一日,因緣具足,全民共識,可以修改,大概那個時期是轉輪聖王統治世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