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是誰殺了 Newtown 的孩子們?
wymba
苟嘉陵

美國的校園槍響又大作了。這一次發生在康乃狄格新鎮市(Newtown)的珊迪虎克小學 (Sandy Hook Elementary School)。連同自殺的行凶者,共有二十八人喪生。20名遇害的兒童均是6到7歲的小一學生。有一人甚至身中十一槍,死狀慘不忍睹。沒有人知道行兇的動機是什麼,因為兇手已經自殺身亡。其次最可能明白真相的人,應是兇手的母親。但她也被兇手的兒子擊斃。歐巴馬說,今天我們的心都碎了。美國 2012 年的歲末歡樂蒙上了血的陰影。


驕傲的美國人納悶了。大家都不明瞭這一切到底是為了什麼?到底是什麼殺了這些天真無邪的孩子?對於這個問題,部分的美國人似乎已有了答案。

全國步槍協會(NRA:National Rifle Association)是美國主要支持「公民擁槍權」的遊說組織,也是主要反對槍支管制的團體。其勢力之大,足以影響許多政客的政治前途,甚至曾企圖影響美國大法官的任命。由於NRA反對美國限制槍支使用的立法,於是就有人認為 NRA 是校園槍擊案真正的罪魁禍首。Sandy Hook 的悲劇發生後,不少人重提禁槍,NRA 就再度聲稱管制槍械無助於阻止類似的事件再次發生。並呼籲國會「安排武裝警衛進駐全國校園」,認為「持槍的好人才有能力制服壞人」。結果當 NRA 的執行總裁韋恩‧拉皮埃爾在華盛頓露面時,就有人拉開了巨幅的抗議標語,寫著 「NRA is Killing Our Kids 」。(NRA 殺了我們的孩子。)

在這一個問題上,美國人的思想存在著嚴重的矛盾與分歧。對於無辜孩童被槍殺,佛教思想不會認為NRA就是兇手,但會同意他們是幫兇,也會支持槍支管制。因為在當今的美國,的確存在著相當多的精神疾病患者,缺乏自我控制的能力。槍支管制只是基於實際的需要。但佛教思想同時也要指出,光是靠槍支管制,的確無法真地解決校園槍擊的問題。而想要真正解決問題,美國人需要更深刻地省思,而有洞察自己及所處環境真相的智慧。美國人需要一種「悟」,而能徹底改變自己。否則校園槍響將沒有了期。

以根本佛教四諦的修行法則來看,天下任何問題的解決,必須要能見到問題產生的因。否則只是敲敲邊鼓,無法掌握問題的要點。校園槍擊雖是零星事件,但已經在美國多次發生而絕非偶然,必定有其存在於生活與文化裡的因。不把這個因找出來,問題不會解決。而以佛法的覺觀來看,會認為美國人普遍地相信暴力,才是問題真正的因。

佛法並不會教條式地把暴力視為絕對的邪惡,而一定要對所有的暴力予以譴責。我個人就肯定自衛的暴力,也認為反侵略的戰爭合乎公義。美國當初就是因受到宗主國的壓迫,而用革命得到獨立。這種暴力正如中國當初的革命一樣,都是有理想的「不平則鳴」。並非濫殺無辜,也不是為我自私的帝國主義。就算二次世界大戰時美國在日本投下了原子彈,史家及佛家也不會因此就譴責美國的窮兵黷武,而會把美國的參戰視為珍珠港事件之後正常的自衛。並會把原子彈的投擲看成是美國希望早日結束戰爭,以避免更多的人類的傷亡而採取的「以戰止戰」策略。

但在二戰結束後,美國擁有了絕對優勢的武力,卻似乎在用武上「剎不住車」而捲入了全世界的政治。過去在冷戰時代,動機是對共產陣營的圍堵。但在蘇聯解體後,冷戰思維已經無復需要,美國卻仍不斷地介入國際事務。中央情報局在許多地區按美國的利益左右他國政局甚至元首廢立,早已不是新聞。美國在中東地區捲入了巴勒斯坦和以色列的戰爭,立場未見得公正。又為了石油利益而多次在中東發動戰爭,更加深了美國與阿拉伯世界的對立。美國大兵肆無忌憚地到任何地方去「反恐」,去除掉凱達基地組織的頭目,如入無人之境。但美國無法平息阿拉伯世界多少生靈對美國的仇恨。依我看,我們這個世界宗教與種族的對立在升高,在紐約你可以感覺得到。我天天坐地鐵到曼哈頓上班,一路上到處都是手持重武器的軍人,及一群群檢查背包的警察。我知道他們是在反恐,也是在保護乘客。但在心裡我不得不問:「美國到底有多少人曾問過,自己的國家為何會走到今天草木皆兵的地步?這種現象是健康的嗎?誰能告訴我這些會對幼兒的心靈有何影響?又會對成年人有何影響?」我乎然發現,自己竟希望美國能回到珍珠港以前,不再那麼愛管它國的閒事。果能如是,我看美國的問題會少得多。其實愛管他國的閒事,也不一定壞,問題在有沒有以他國的利益為前提考量。沒有以他國的利益為前提考量而出兵發動戰爭,就不是「王者之師」。就算戰爭勝利,以佛法來看卻是輸,因為實質上是提升了他國國民對美國的仇恨。當這些仇恨累積到一個程度,就會發生諸如 911 之類的悲劇。

任何的暴力,其實正如愛因斯坦質能不滅定律對物理世界裡力的描述一樣,必會以一個方式回來。這就叫業力。以佛法來看,美國人需要覺知的,是如果自己在國際上擁護並支持暴力,卻想在國內禁絕暴力,可以說是緣木求魚。自己在外面帶槍作大哥,一天到晚喊打喊殺,就不可能教導家裡的子弟愛和平。這就是因果,也就是解脫道裡所講的「四諦」(注釋一)。四諦說解脫需要八正道(注釋二)齊修,這其中包括正業,正語,正命。在國際上濫用武力,就不是正業。掠奪他國的石油資源,也就不是正命。對國際爭端沒有表達公正的立場,就更不是正語。沒有正業,正命與正語,以佛法來看美國的痛苦才剛開始,無法妄談解脫。而如果要回答到底是誰殺了那些可憐的孩子們,我想答案應是美國人自己。不能只是歸罪給 NRA。雖然 NRA 亦是幫兇,同樣要負道德上的責任。

我愛美國,因為我認同這個國家立國的基本信念,也就是全人類的平等。但我也必須指出目前這個國家,正陷入基本信念與方向的混亂。例如政治家及民意代表都不敢開罪像 NRA 這樣的團體,竟連合理有效的槍支管制法都無法通過。所謂民主,竟只是所有個人追求最大私利之後的妥協。老百姓選出公僕為他們做主。但面對利益集團,公僕到底有多少空間與良心去為民做主?槍支管制無法完成立法,實在是美式民主的一大諷刺。NRA 竟然要美國全國皆兵,建議國會在所有校園都設武裝警察及崗哨,包括小學,中學,大學,甚至幼稚園。如果照這個思路走下去,是不是所有的小學生每天在臨睡前,除了要檢查自己的作業,也要檢查一下自己的隨身武器是否仍有子彈?是否上了膛?否則就無法保護自己?我知道以色列在高度壓力下,的確是全國皆兵。NRA 是否也要美國走同樣的路?

校園槍擊事件雖不是國際事件,但它的解決事實上牽涉到美國人的自我定位,與美國文化價值的整體。要真的解決這個問題,恐怕會比解決美國政府的財政赤字還要困難。全世界都在看,美國是否有能力突破這個困境。

注釋一:四諦為苦,苦集,苦滅,苦滅道。

注釋二:八正道為正見,正思惟,正業,正語,正命,正定,正念,正精進。


?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