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佛眼看中国
wymba

李思宇   

《金刚经》里面说佛有“五眼”,除了“肉眼”外,其余四眼对我们凡夫俗子来说,可能是天方夜谭。不过,如果以“佛眼”看现代中国的话,我们还可以试着探讨一番,当然这里的“佛眼”绝对不是经典里的“佛眼”,而是借佛教的观点来看现实。

然而,更切实一点应该是:如何运用现代“人间佛教”的角度,衡量今天中国的国情,民情,以及发展的大趋势。

国家的基是人民。国情如何,看民情怎样展现代西方倚重“民意”,在国家大事面前,往往先推民意如何,才下布决策,即便民意有被政客用。不,我们还可以看出,民意能左右国家政策的走向。

民意来自无数个人的合。因此,无如何,世界要“以人本”。代的“人佛教”,走出“修行的深山”,要“不离世间觉”。所以,只有“人佛教”的点看中国,才是最恰当的。

中国,有着五千年的悠久历史,“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组成了一个绚丽多彩的中华文化。可是,自从汉武帝采纳董仲舒建议“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之后,国情与民情发生了巨大变化,从此历代帝王莫不以儒家为主体,以孔老政教主张为中心,乃至历史上有“半部论语治天下”的奇迹。如果说现代科学发现人类的DNA,那么儒家思想无疑是中华文化的DNA。

儒家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主张,一气呵成。它的最基础由“修身”开始。如何“修身”礼记·大学》里又说: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修身之前,必须“心正”。至于:格物,致知以及意诚,都是“心正”的过程。它最根本的应该是“心正”。难怪现代佛门大德一再强调,要学佛,必先学儒,不无道理。儒家提倡一切从如何“做人”开始,后面的发展端看怎样先做一个“正人”。这与人间佛教宣导的“人成即佛成”,显然是不谋而合的。所谓“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根本在于清净这颗心。

由于儒家著重“建功立业”,那么整个中国历史成了无数英雄豪杰的大舞台。“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竟折腰”。于是,刀光剑影,笔诛口伐,铸成了一幕幕惊心动魄的场面。当然,也创造了辉煌的中国历史。

儒家的思想如同一座巨大无形的硬体框架,历史舞台就铺展在这个大框架上面。这舞台够宽够大,它可以无限容纳,世界任何主张和价值观,都可以成为这个舞台上的一个亮丽布景。它在过去,容纳了佛教,变成所谓“中国特色”的汉传佛教,并且发扬光大。当然今天也掺和了“矛盾论与实践论”,走上了“中国特色”的道路。

如今,在民富国强策略上,“先让一部分人富起来”,然后以先进带动后进,做后的目标是“平等均富”;在国家外交策略上,先“搁置争议”,力求“和而不同”,和气生财;有时在你我竞争渐渐激烈时,说,“太平洋这么大,足够容纳得下你我在一起”;至于人家耽心“逢强必霸”时,解释说:“中国一不输出革命,二不输出饥饿,三不折腾你们”。不管如何,这显然是儒家思想的现代版。

儒家的终极目标“大同世界”,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佛家的“极乐世界”。

儒家看透了今生,鼓励顷毕生之力,搏一番事业,这时,不幸的是往往也让一些人误入歧途而不折手段。在佛家看来这又何必呢?尤其“人间佛教”这样说,“人信心、喜、人希望、人方便”,这就够了。

儒家毕竟是肉眼,没有穿透的眼力,它只能看到 今世今生,今生却充满了残酷与无奈;佛眼拓宽修长了人生道路,不但看到过去的经历,它着眼今生,还看到了未来。佛说今生无法成就时,还可以积极争取机会,打好牢固的基础,为了将来。

因此,在佛眼看来,儒家有边有角有局限,它实在,但不够圆满。


?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