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放生与护生
wymba
李思宇    

        老三从小就怜爱小动物,哪怕走在路上看到一只蚂蚁,也要小心翼翼地蹲下来保护它,生怕被粗心的脚踩到。我和内子有时还责怪,说我们正在赶时间,耽误了事。再说,蚂蚁本来就生活在那儿,我们哪里有这么多的空闲管它呢?

        那时候孩子小,说不出爱护小生命的所以然,只是一心不让蚂蚁被人误踩。纯洁的心灵,让我们渐渐不再对他责备,有时倒给他支持。

        后来有一次,门前老树上的鸟巢中,两只刚刚出生的知了不知怎的掉下来,恰好跌在草丛上,被内子检起来藏在家里,等孩子放学回来后交给他保护。儿子看到草窝里无助的小鸟,有气无力地张合着嘴巴,旁边杯子里的水,仍然满满的。

        “你们的手碰过它们的羽毛吗?”
        “当然呀,不碰鸟儿它怎么躺在草窝里呢?”
        孩子握起拳头狠狠地向下一击,“坏了!他们活不成了!”
        我们顿时不知所云,“这、这、怎么会?!”

        据说鸟类也有它们生存的规则,雏稚一旦被人触摸,母鸟会从它的羽毛上嗅出怪味。这样,母鸟就选择抛弃,甚至要将它“处死”,非常可怕。儿子不知从书本里还是课堂上学到这一知识。
        “既然如此,我们就试着把它养大,你不是爱护小动物吗?”

        这显然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差事。后来,只好把整个窝托到外面草丛中,一面希望它们的妈妈怜悯,一面暗中观察。如果不被接受,我们也好护理和喂养。然而,事与愿违,两只雏稚没有逃出厄运。

        人类的盲目爱护,反而断送了动物的生命。

        后来开始学佛,经常看到佛门信徒买了成箱的鱼倒进海里,热闹非凡。所谓放生,无非两个目的。首先是借“放生”而表白“慈悲”。但还有另外一个目的,那就是“放生得长寿”。前者强调“功德”,后者著重“利益”。功德与利益,这都是无可厚非的。

        前些日子,北京一群人“发愿”放生。别出心裁,他们竟然放出一千条蛇,这下震惊一方。人们自古谈蛇色变,这一千条蛇浩浩荡荡,蜿蜒在一片土地上,难道不让人毛骨肃然吗?即便此蛇无毒,但阵容仍然庞大,难道不会对其他“天敌”造成毁灭性的攻击吗?
        佛教徒的随意放生,反而破坏了生态平衡。

        放生,是把动物“放”出去 —— 在大自然中,让它自己寻找生存的机会。这时候,如果考虑周全,在适合的环境,放适当的动物,的确是一件美事。护生,是把一些动物保护起来 —— 不让它从地球上消失,当然也不容其践踏别的物种。如同现代“野生动物自然保护区”那样的乐园。濒临绝迹的东北虎,在那些特定的区域里悠然地活着,既不会伤害别的动物,又让它自然繁衍。

        放生与护生不同。放生的对象有限,功效也微。护生,可以大范围,全方位;可以动物,可以植物。护生,实际上保护了人类的大自然。

        这地球本来就是一个相互依存的大乐园,只是利欲的烟熏笼罩不能彰显。我们佛教徒肩负这个使命:拨云驱雾,要让这大乐园既有百花盛开,又有不同动物的悦耳嘶喊,更要有人类欢悦的呼声。这是筑建一座极乐世界,但它须要大智大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