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甚麼是放生?
wymba
苟嘉陵

佛法裡有許多修行的法門,其實都很好。尤其是中國的大乘佛教,特別地強調慈悲與護生。許多修行法門的施設,雖不見得是原始佛教裡佛陀所立,但它總是與佛教的慈悲相應,是能讓人修行增上的。放生就是一例。這原是一件皆大歡喜的事,是沒有甚麼可非議討論的。但偏偏因某些原因,皆大歡喜的事每每也會弄得美中不足,甚至遭人詬病。這就需要我們予以討論了。許多中國佛友的放生,就是這種情形。

據聞某寺廟裡有個人工小湖,裡面原來有不少蟲魚生物。但因中國的佛友相信放生有「功德」,不少人就買了市場上的活魚活蝦,到這個小湖去放生。有趣的是大家都知道烏龜活得長。為了使自己的功德能得到「最大最長的效益」,買烏龜來放生的人就最多。有的人是為了給先人超度亡魂,也有的人是希望自己能健康長壽,又有的人是為了自己的媳婦能早得貴子,大家就都去市場買隻烏龜,然後把它丟到這個小湖裡去。到最後這個人工湖是「龜滿為患」,廟方都不知道該如何處理。湖裡湖外到處都是烏龜,嚴重破壞了湖裡原來的生態,許多原有的蟲魚都不見蹤影了。中國和尚素食,故不能吃烏龜。但也不能把它們捕捉再賣回市場,那會遭人指責。到最後也就只能默默忍受這種龜滿為患的情形。覺得早知如此,當初乾脆就不造人工湖了。但對於有人對烏龜的偷偷捕捉,廟方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因為那其實是幫了他們的大忙。但捕捉者的下一站,就是烏龜所來自的市場了。在這個例子裡,所謂「功德」的真正結果,大概就是促進「經濟流通」罷!

其實那裡僅僅只是廟宇受到放生的害。我就在美國的電視新聞裡聽到,美國目前的許多河川,原本充滿了各種魚類。但自從有人把亞洲鯉魚帶到美國的河川裡放生,很快地就嚴重破壞了河川本有的生物鏈,最後造成只剩下亞洲鯉魚的現象。原來的本土魚類竟然全部不剩,都被亞洲鯉魚淘汰掉了。而這個結果,可能也是當初放生的人沒有想到的。放生原是為了護生,但結果竟然等同於殺了其它的魚類,而且是大規模地殺。生物鏈竟是如此的複雜而不可思議。你以為自己是救活了一條生命,把它從唐人街的食堂帶到了河裡。但其結果竟是造成對其它魚類的危害。如果是這樣,我們仍能說此類的放生是有功德的嗎?只是以「動機論」來講人的行為與因果,這種思維仍站得住腳嗎?我以為這些問題,至少都是值得佛友深思的。你當然仍可以說那仍是有功德的,說放生者的動機是善的。但面對如此的結果,如果還要說功德思想沒有流弊,恐怕也會有自說自話,自欺欺人之譏!

我不願整體地否定傳統中國佛教的功德思想。但我要指出唯我獨尊而只顧自己功德,其實並不合乎大乘法義。大乘教真正的功德應是利益眾生,而不是只算自己功德簿上的那筆賬。所謂「有心為善,雖善不賞」。無論做什麼善事,只要是以自己的福報為中心,而不是以所利益的生命為考量,其所謂的功德實是小的可憐。放生的人如果真以所放的生命為考量,就該考慮這個地方到底合不合適放生,所放的生命能不能在此長期生存,及它是否會為其它生命帶來危害。這些考量其實都是大乘佛法裡面的「如實觀」。在大乘教法裡,如實觀不能祇是觀個人的我執,還要「如實觀諸法」,看看放生行為在整體流轉裡的作用與位置。例如放生環境的歸屬,當地是否有關於放生的規章,湖裡有何既存生物,及它們和所放生物的相關性等,都該如實見到。這也就是法華經裡講的佛陀觀世間,是包括了「如是相,如是性,如是體,如是力,如是作,如是因,如是緣,如是果,如是報,如是本末究竟等」。這是佛陀「等正覺」裡法界的宏觀。故菩薩行者做一個動作,也應該有法界的宏觀,而必須對流轉的整體有所考量。否則就不是如實觀。由此處我們也就可以見到,為什麼一個人斷了我執,而能「了生脫死」,但以大乘教的立場來看,此人的解脫尚未究竟。沒有見到幾尾亞洲鯉魚會為其它眾生帶來的危害,雖是「無心為惡,雖惡不罰」,但若以菩薩道論之,這當然是菩薩行者的過失。而菩薩道的功德思想,也應是以眾生整體為中心,而不是以自己功德多少為中心。祇關心自己功德的多少,正是所謂的「小法」,也是會為諸佛如來所責備的。

以菩薩道來說,伯夷,叔齊當年寧願餓死在首陽山也「不食周菽」,這就是「小法」,也是泛道德論。沒有以眾生全體的幸福為所依。這是執著。周武王順天應人,取商紂而代之,符合大乘佛法的真義。因為這樣做是對天下蒼生有利。如果純粹只是以佛法五戒的立場來看,有人會說武王奪人天下是「盜」,而發動戰爭則是「殺」。但若以菩薩道的眼光來看,會說殷紂殘民以逞,設酷刑,虐百姓,害忠良。誰能取而代之,才是救萬民於水火的仁王聖君。故武王伐紂,以大乘史觀來看,不但不是殺生,反而是放生。武王的歷史定位,不但不是竊據天下,反而是出自利天下的公心。所以到底誰是殺生,誰是放生,以大乘法義來看,不能以任何既定的形式與標準定之,而是要靠般若智慧的覺照。而般若智慧,既不是宗教,也不是教條。

我頗希望將來的佛法修行人,都能有法界的覺觀,而能在三界裡自在與智慧地放生。